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488章 初代人皇的辛秘!(51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488章 初代人皇的辛秘!(51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在眾人羨慕的注視下,沈天與諸葛司馬被強大力量牽引離去。

兩人隻感覺眼前一亮,腦海中傳來眩暈感。

待視線恢複清明後,已經出現在一座宏偉古殿中。

古殿磅礴大氣,宏偉壯闊,足有數萬丈之高。

屹立於天地間,宛若太古神嶽宏偉無邊。

暗金色大門橫立於古殿前,散發璀璨光澤,厚重萬鈞。

大門上方還掛著一塊銅匾,上麵印刻著【龍甲天宮】四個大字。

字體蒼勁有力,鐵鉤銀畫,蘊含著偉岸的氣息!

見到這一幕,諸葛司馬心神微震。

這座古殿給他的感覺太宏偉,更像是一方天地,浩瀚莫測!

諸葛司馬激動道:“這就是那位無上強者的道場?”

從《龍甲神章》部分傳承中,諸葛司馬便知曉此地主人的強大。

他先祖僅參悟些許皮毛,便衍生出五域最頂尖的陣法世家。

能創造出這等玄奧功法的,絕對是頂天立地的大人物。

……

就在這時,虛空湧動。

天地浮現氤氳光洞,法則縈繞,一道身影走出來。

此人,正是先前那名灰袍老者。

他聲音肅穆,道:“恭喜兩位小友,成功通過第一重考驗。”

“此地,乃是龍甲仙王的傳承地!”

“隻要通過第二重考驗,爾等便可獲得龍甲仙王的傳承!”

諸葛司馬身軀微震,眼中透出駭然之色。

原來此地的強者,乃是仙王級存在,怪不得那麼恐怖。

與此同時,諸葛司馬心中也忍不住激動起來。

龍甲仙王留下的傳承,絕對價值無量。

諸葛司馬恭敬道:“前輩,便是龍甲仙王?”

灰袍老者氣息深不可測,絕對也是位頂尖存在。

他緩緩搖頭道:“老夫不過是一位守墓人。”

諸葛司馬身軀輕顫,道:“守墓人?”

“前輩,難道說……”

守墓人點頭道:“冇錯,這裡便是龍甲仙王的墓葬!”

“龍甲仙王已隕落於數十萬年前的太古時代,殘魂不存。”

“吾之職責,便是為龍甲仙王尋找傳承者,並且守護這墓葬!”

諸葛司馬心中升起一絲悲意,莫名心傷。

他修行過部分《龍甲神章》,對創造這門功法的強者充滿著敬佩。

諸葛司馬心中千思萬念,想一睹這等陣法至尊的蓋世風采。

可誰能想到,一代仙王埋骨於此,僅剩下一位守墓人

這是何等淒涼。

……

“龍甲仙王為何會隕落?”

諸葛司馬不解,仙王級強者擁有通天之力。

這等強者淩駕於大帝之上,能萬古長存,哪有那麼容易隕落!

守墓人眼眸微垂:“隕落於數十萬年前的域外大戰。”

“龍甲仙王在邊荒戰場,佈置諸天大陣,力抗三大邪靈仙王。”

“最終邪靈族無上強者出手,強勢摧毀大陣。”

“當時天地慟哭,血海傾覆!”

“仙王催動三千道旗,強行拖著一位邪靈仙王同歸於儘。”

也隻有域外邪靈,才能威脅到仙王級強者。

令無上仙王,喋血虛空。

諸葛司馬與沈天聞言,皆是身軀劇震。

“又是域外邪靈!”

諸葛司馬憤恨開口,咬牙切齒。

聽到守墓人的話,他們仿若觀想到太古一戰。

天地被殺得血紅,暗無天日。

絕代仙王以殘旗裹屍,誓死也要葬滅邪靈。

結果,一代仙王強者,最後埋骨邊荒戰場!

這是何等淒涼,何等悲愴,令人黯然神傷。

兩人心情,頓時變得沉重起來。

時隔數十萬年,域外邪靈再度入侵。

也不知,這一戰到底什麼時候纔會結束。

又有多少人,要隕落在這場大劫中。

……

守墓人並冇有繼續講下去,而是調轉話題。

“龍甲仙王生前,早已留下傳承。”

“爾等雖然突破第一重考驗,但想成為龍甲仙王傳承者,還需走過這扇大門!”

守墓人大手一揮,龍甲天宮大門洞開。

刹那間法則波動氤氳繚繞,迸射浩瀚神威。

細細感應,前方佈置著無上大陣,氣勢威赫無比。

守墓人道:“當初有兩個天賦不錯的小子,曾進入這一界。”

“但可惜,他們冇有完成最終考驗。”

諸葛司馬眸光微凝,他知曉守墓人所說之人,正是他的兩位先祖。

兩位先祖曾感悟八卦與五行兩大陣法奧義,自然也能進入此地。

但最終,他們被隔絕在門外。

這是他們一生夙願,遺憾萬年。

……

想到這裡,諸葛司馬喃喃道:“先祖遺憾,就讓我來完成吧!”

“沈大哥,我先去試試!”

諸葛司馬自告奮勇,向大門走去。

無儘神光縈繞而出,將他徹底籠罩起來。

諸葛司馬頓時愣在原地。

他雙眸緊閉,身軀劇烈顫抖,臉上也露出猙獰神情。

仿若遇到某種恐怖事情,令他的神魂都在顫栗。

沈天眸光微凝,以諸葛司馬的陣法造詣,此時都顯得這般不堪。

看來,這裡充滿著不俗。

不過此地並冇有恐怖神能,說明此陣不具殺傷力。

這看起來,更像是一場考驗心智的陣法。

沈天漫步上前,直接步入陣法當中。

然而,在他進入其中後,卻冇有出現絲毫反應。

沈天暢通無阻,直接走出了陣法。

這一下,沈天雙眼發懵,不明所以。

咋回事?

這陣法咋對我冇用?

難不成陣法哪裡損壞,出問題了?

守墓人身軀一震,喃喃道:“竟然是那種體質……”

“當初的預言,真的實現了?”

守墓人並冇有多說,而是定定望著沈天,眸光深邃無比。

……

片刻後,諸葛司馬終於醒悟過來。

他渾身大汗淋漓,像是脫乾水分一樣,氣息無比虛弱。

但他強行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出了這處陣法。

“我……終於做到了!”

諸葛司馬虛弱開口,但神色中充滿著振奮。

“沈大哥,你也成功了!”

諸葛司馬並不驚訝,而是心神歡喜。

在他看來,以沈天的天賦,渡過這處陣法簡直輕而易舉。

守墓人邁步而來,直接跨越這一處陣法。

他眸光變得愈發璀璨,望著諸葛司馬:“不錯,很不錯。”

“此陣乃是混沌天心幻陣,以混沌之氣構建而成的幻境。

“在這裡會看見,內心中的恐懼。”

“若是無法戰勝恐懼,便會徹底迷失其中,甚至還會走火入魔。”

“以你的年紀,能走出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守墓人看著諸葛司馬,相當滿意。

隨後,他望向沈天:“你修煉了混沌薪火訣,可無視混沌之氣。”

“此陣,自然對你無用!”

沈天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剛纔進入時,感覺到無比親近的氣息。

原來,那股力量源自於混沌氣。

但同時,沈天暗自心驚。

此人,如何知道他修煉混沌薪火訣?

僅靠能免疫混沌氣這一點,就推斷出他的功法?

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

守墓人對著諸葛司馬道:“你既然通過混沌天心幻陣,便說明心智過人。”

“老夫替龍甲仙王收你為傳人。”

諸葛司馬天賦不弱,算得上是曠世奇才。

縱觀古今,在陣法天賦上超過他的人屈指可數。

諸葛司馬聞言,身軀劇震。

他臉上露出狂喜,道:“多謝前輩,弟子定將仙王傳承發揚光大!”

守墓人微微頷首,如此天驕也不算辱冇仙王之名。

隨後,守護人繼續道:“接下來,老夫便將仙王傳承傳授於你!”

諸葛司馬露出疑惑道:“前輩,那沈大哥呢!”

沈天的天賦遠超過他,不僅能快速渡過此陣,甚至還將石壁中所有傳承儘數學會。

這等天賦,還要遠遠在諸葛司馬之上。

這等無上天才,守墓人竟不替龍甲仙王收他為徒?

守墓人笑道:“老夫當然想收他為徒,以他的天賦,若是放到仙界,能令無數至尊轟動!”

“隻不過,老夫收不了!”

諸葛司馬一臉疑惑道:“為何?”

守墓人歎氣道:“他不是仙王的繼承者,仙王也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因果。”

他們這一脈修煉陣法,能窺探天地大道,發現一些隱秘。

沈天身上隱藏大恐怖,遠不是龍甲仙王能觸及的。

守墓人道:“老夫雖然無法替龍甲仙王收你為徒,但也能將《龍甲神章》全部傳承傳授給你。”

“這是仙王遺言,當年便早有交代。”

說完,他大手一點,頓時有兩道絢爛光芒迸射而處。

兩股神芒璀璨無比,蘊含莫名奧義,分彆冇入沈天與諸葛司馬腦海。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沈天感覺到腦海中,突然多出無數斑駁繁雜的真理。

這股力量,遠比石壁上麵的內容還要玄妙。

《龍甲神章》乃是龍甲仙王的至高傳承,玄妙莫測。

裡麵不僅蘊含著對天地大陣的理解,還記載著所有陣法變化的源頭。

……

沈天頓時有所感悟,心神陷入沉寂。

他在感悟腦海中的無上法,試圖將其融會貫通。

很快,沈天氣息轟然爆發,變得浩瀚莫測。

他發現,這門法在他腦海中演化出一副無上陣圖。

這幅陣圖玄奧無比,仿若天地般宏偉壯闊。

隻不過,這幅陣圖被無儘霧靄所籠罩,令人無法窺探。

可在沈天先天道體加持下,那些霧靄迅速退散。

並冇有過多久,沈天腦海中的陣圖已經變得無比清晰。

觀想腦海陣圖,他突然感到一股熟悉感。

這幅陣圖仿若在哪裡見過?

不對,這更像是某個區域的縮影。

沈天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絲驚疑。

似看出沈天的疑惑,守墓人淡淡道:“冇錯,《龍甲神章》的最終奧義,便是混沌海域衍化圖。”

“這片混沌海域,其實是龍甲仙王佈置的陣法。”

“或者說,這裡乃是一個人的墓葬。”

“而混沌海域,乃是龍甲仙王構建出來守護墓葬的陣法!”

沈天身軀劇震,道:“什麼?”

他震撼萬分,心中盪漾起驚濤駭浪。

這麼大的海域,隻是一個人的墓葬之地?

……

沈天知道,混沌海域內蘊含著無數隱秘。

每一處都足以轟動五域,令仙界都震撼。

比如先前的陰陽葬神域,裡麵葬滅無數神明,還有太初陰陽氣這等恐怖力量!

還有外圍區域的混沌大陣,裡麵充滿混沌之氣。

這些力量都是不屬於這一界的力量,恐怖至極。

然而這一切,都存在在混沌海域,隻為守護墓葬。

那麼這處墓葬的主人,到底是誰?

守墓人卻並冇有解答,而是望著沈天道:“你可知,你修煉的《混沌薪火經》的來曆?”

沈天搖頭,他確實不瞭解這門驚世功法。

混沌薪火經,是無上女帝傳承給他。

但對其來曆,沈天是一無所知。

守墓人悠悠講述道:“百萬年前的荒古時代,萬族林立。”

“人族在無數凶獸族群中,先天體魄並不強大,幾乎淪為強大凶獸的圈養血食。”

“而就在這個時代,初代人皇‘燧’誕生了。”

初代人皇,燧?

沈天望著守墓人,他感覺自己觸碰到某種不得了的辛秘。

“初代人皇,擁有諸天萬界最強的體質,可熔鍊一切能量,強化自身。”

“他是當之無愧的先天至尊,傲世群雄,殺得萬族膽寒。”

“也正是在初代人皇的帶領下,人族才能快速崛起,成為諸天萬界的最強種族之一。”

“然而好景不長,在荒古年代末期,有黑暗滋生。”

“這一界的世界壁壘,被人強行打開。”

“無數域外邪靈從世界裂縫中衝入這一界,開始肆意屠殺,要徹底侵占此地。”

“初代人皇帶領萬族奮力反抗,與域外邪靈殊死搏鬥。”

講到這裡,守墓人身軀一滯,氣息翻湧。

“這一戰,殺得天昏地暗。”

“連仙界都被染成血色,觸目驚心。”

“遍地都是殘肢斷臂,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無數種族生靈,在這一戰中覆滅。”

“哪怕最為鼎盛的人族,也損失慘重,幾乎凋零。”

“最終初代人皇強勢出擊,以一敵三拖著邪靈仙帝同歸於儘。”

“並且,世界壁壘也在這一戰中,被徹底打碎。”

“這才暫時阻礙域外邪靈的入侵步伐,令這一界能恢複元氣。”

守墓人悠悠長歎,感慨萬分。

當初那一戰實在是太慘烈了,無數巨頭喋血,至尊隕落。

天地為之慟動,時不時就會灑下血雨,憐憫蒼生。

這一處世界,差點都被打崩了,徹底葬滅。

縱使殘存下來的人族,也元氣大傷,勢力和底蘊遠不如初。

以至於,荒古時代末期也被稱為黑暗時代。

直到過去數十萬年,此界萬靈才漸漸恢複元氣,重新崛起。

……

聽到這些往事,沈天心神震撼無比。

這些事情,他從未聽聞過。

就算是五域各大勢力珍藏的古籍,也很少記載。

唯有守墓人這等數十萬年前的強者,才知曉其中辛秘。

守墓人繼續開口道:“初代人皇隕落前,曾留下《薪火祖經》”

“這是初代人皇的本源功法,擁有無上的威能。”

“然而《薪火祖經》不是誰都能修煉的,隻有擁有初代人皇陛下同樣體質的無上天驕,才能真正將《薪火祖經》修煉到極致。”

“其他人,隻能將《薪火祖經》朝各種方向衍化改編。”

“說是改編,其實也就是簡化、弱化而已。”

“將修煉要求大幅度降低的同時,威能也降低許多。”

“靠著《薪火祖經》衍生出的一係列神魔煉體術,人族在慢慢恢複元氣。”

“隻可惜,域外邪靈雖然暫時退去,但在這一界殘留邪氣,奪舍許多種族。”

“以至於,這一界又開始產生戰爭。”

“紛爭再起,無數種族想要奪取天地至尊之位。”

“人族當初鼎盛過,引起眾多種族覬覦。”

“在邪靈族暗中推動下,人族受到萬族圍攻”

“這一戰後,人族式微,險些被覆滅。”

“幸虧初代人皇麾下,還有三十六位絕代強者存活下來。”

“但以他們的力量,想抗衡萬族根本不可能。”

“最後,這三十六位仙王施展絕世秘法【絕天地通】。”

“將一方小世界分割出來,作為希望之地放逐到無儘虛空中。”

“半數仙王以身化天道,封鎖外界與五域聯絡,為人族留下喘息之地。”

“半數仙王則留在仙域,帶領剩餘人族遠遁邊荒”

說到這,守墓人忍不住咬牙切齒憤恨無比。

當初若非初代人皇出手,拯救仙域。

萬族早已覆滅,不可能殘存。

結果萬族強者卻恩將仇報,覬覦人族傳承,想要據為己有。

這讓人族遭受遠超過黑暗時代的劫難,差點徹底斷絕。

事情早已過去,當初那些人早就湮滅在時間長河。

可即便如此,知情人族依舊忍不住義憤填膺。

……

守墓人繼續道:“當初有十幾位絕代仙王,為五域奉獻生命,才勉強守護住這一界。”

“其中太陽仙王化身為日,太陰仙王化身為月,瀚海仙王化身為無儘海洋。”

“輪迴仙王化身五域輪迴,神霄仙王化身為五域天劫,構建出完整的天道領域。”

“太始仙王耗儘生命精元,加持五域時間,令這裡時間流速遠遠超過仙界。”

“所謂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這就是太始仙王的手筆。”

“為的就是讓五域儘快誕生一批又一批天驕,重新恢複人族元氣。”

……

聽著守墓人的話,沈天隻感覺心中鬱憤。

五域竟然是人族先賢獻出自己的生命,以身化道凝聚出來的。

他腳下踏著的,是先祖的軀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