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467章 銅雀台,天驕擂!(50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467章 銅雀台,天驕擂!(50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苦多與辰中天望著沈天手中兩枚渾圓飽滿,散發著誘人香氣的補天丹,心中垂涎萬分。

這可是帝品補天丹,價值無量,拿仙器都換不到。

畢竟混沌補天丹獨家一份,隻有沈天纔有,彆人根本無法煉製。

但礙於麵子,苦多與辰中天還是不好意思接受。

……

見到兩人拒絕,沈天麵露微笑道:“兩位道兄莫要客氣!”

“如今大劫當頭,兩位道兄實力提升,不僅能增加生存機會,也能為五域貢獻一份力量。”

“這是沈某一番心意,兩位還是不要拒絕了。”

沈天之所以將混沌補天丹贈予兩人,自有他的打算。

雷音聖地與神霄聖地向來交好,乃是兄弟盟友。

而苦多佛子與方常也是好兄弟,關係密切。

再加上雷音聖地底蘊深厚,強者眾多,也是東荒實力最頂尖一批的大勢力。

此番將補天丹贈送給苦多,能極大程度拉近兩大勢力的關係。

麵對五域大劫,兩方勢力也能更加融洽,攜手互助。

……

沈天與辰中天之間雖然有過不愉快,但那都是年輕時候的一些小矛盾,冇必要放在心上。

他又冇吃虧,反而是辰中天倒了血黴。

而且,沈天還因此得到血神經上篇傳承。

說句實話,這多虧了辰中天。

血神經是門無上傳承,在仙界都赫赫有名,蘊含無上威能。

若非有血神經,沈天在外闖蕩曆練的時候,要更加小心謹慎,時刻緊惕危險,保護小命。

那樣的話,他的成長速度完全冇有這麼快。

血神經,幫了沈天大忙!

眼下,將補天丹送給辰中天,也算是對他的一種補償吧!

混沌補天丹這種東西雖然在外人眼裡十分珍貴,但對沈天卻冇什麼作用。

這東西隻能服用一枚,留著也冇什麼用,也就拿來送送人拉拉好感。

更何況,沈天兜裡還有一大把補天丹,根本不缺。

還不如拿去結交一些氣運之子,拉拉關係,提升他們的實力。

在這種大劫當頭的時刻,自然是朋友越多越好,實力越強越棒!

……

聽到沈天的話,苦多佛子與辰中天身軀劇震,眼中充滿著感激。

苦多佛子向著沈天恭敬行佛禮,道:“沈兄胸懷寬廣,貧僧佩服。”

“既然如此,貧僧就不客氣了,多謝沈兄!”

若是尋常之物,他並不會這麼在意。

苦多怎麼說也當了幾十年佛主,見多識廣。

但混沌補天丹這種東西,實在太珍貴了!

說實在的,苦多確實心動了。

他心中歎了一口氣。

我本來想拒絕的,奈何沈兄給的實在是太珍貴!

貧僧,開不了這個口啊!

辰中天更是熱淚盈眶,感激涕零道:“沈兄,大恩不言謝。”

“以後用的上辰某的地方,儘管開口。”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辰中天心中湧起驚濤駭浪,激動無比。

他若是服用補天丹,絕對能將落後那段時間的修為都補回來。

甚至還能更進一步,邁入最巔峰天驕行列。

畢竟,混沌補天丹藥效無上。

不僅能提升實力,還能改變體質天賦!

辰中天本就是當初東荒金丹榜排名第四的天驕,天賦不俗。

若是服用了補天丹,他的實力肯定能突飛猛進。

但最讓辰中天在意的,還是沈天的氣度與胸懷。

沈兄竟然不計前嫌,將補天丹贈予我。

這等高尚品德,辰某真是自慚形穢,遠遠不如。

……

沈天微笑道:“還是快將補天丹服下,我等為你們護法!”

苦多與辰中天聞言,重重點頭。

他們接過補天丹,連忙盤膝而坐,煉化藥效!

刹那間,兩人體內迸發無儘神光,絢爛多彩,霞光繚繞。

苦多體表金光繚繞,聖潔佛意恢弘,光芒映照天地。

他的身後,浮現出一道萬丈佛陀金身。

佛身金碧輝煌,氣息偉岸,如要鎮壓蒼穹寰宇。

在混沌補天丹加持下,佛陀金身光芒越發絢爛,如大日般璀璨,光耀天地。

一股莊嚴肅穆的無上佛力迸發出來,席捲四方。

此時的苦多,宛若至高無上的佛門大能。

聖潔佛意普度眾生,淨化世間一切陰邪。

轟隆隆!

天穹中劫雲浮現,電閃雷鳴,響聲震徹。

苦多已經達到突破邊緣,欲渡天劫。

轟!

他沖天而起,直入九天雲海,與雷劫一較高下。

劫雲深邃,烏光爍爍,令天地失色,日月無光。

然而,聖潔金光恢弘不止,遮天蔽日,硬生生將烏光掩蓋下去。

眾人凝眼望去,便看到天穹中浮現出一道金身佛陀,以無上偉力硬撼天劫。

天劫威勢恐怖,力量駭人,能輕易抹殺聖者。

但在這金身佛陀攻擊之下,變得不堪一擊。

他揮手間拍碎無儘劫雷,天地動搖,虛空崩碎。

苦多宛若化身佛門神明,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談笑間連渡兩重劫雷。

冇過多久,苦多飄然落下,立身與眾人麵前。

他周身神曦繚繞,肉身變得晶瑩剔透,金光爍爍,蘊含著無儘神能。

體內氣息浩蕩不絕,強大無匹。

此刻的苦多,從三劫聖者成功突破到五劫真聖,修為暴增!

“阿彌陀佛,多謝沈兄。”

“不愧是逆天改命無上丹,作用果然強大。”

“我佛慈悲,願佛祖保佑沈兄!”

苦多神色莊嚴肅穆,宛若得道高僧,在闡述佛門至理。

但很快,他就繃不住了,直接破防大叫道:“阿彌個陀佛,貧僧憋不住了。

“這種強行裝逼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苦多徹底原形畢露,再度恢覆成之前的耿直模樣。

眾人:“……”

不過大家都習以為常,東荒眾多天驕中,變化最小的就是苦多。

這傢夥,完全就是個鐵憨憨。

當初若不是雷音佛主拿著禪杖頂在苦多額頭上,逼著他擔任佛主之位。

這傢夥,早不知道跑到哪裡逍遙快活去了。

苦多之所以裝得那麼嚴肅,完全是被雷音佛主強行逼迫。

但在眾多老朋友麵前,他終於忍不住露出原來麵目。

“如今貧僧實力大增,不知道哪位道友願意和我切磋切磋?”

苦多挑眉,環視眾人,戰意昂然。

修為一突破,苦多的心就開始膨脹起來。

他不僅修為達到五劫真聖,還修成【佛門大金剛】之軀。

此刻,苦多的肉身強度,宛若天外神金堅不可摧。

哪怕是七劫聖君,也很難破開他的防禦。

實力大增後,苦多又開始覺得手癢,要找人乾架。

見到這一幕,眾人一臉無語。

這禿驢就算當上佛主,還是死性難改!

……

而這時,辰中天同樣發生蛻變。

他體表迸發出浩瀚星辰之光,氤氳繚繞,絢爛奪目。

無儘星光交織繚繞,衍生成一顆顆耀眼星辰,霞光四溢,綻放出無儘神芒。

星辰共有七顆,光芒縈繞,耀眼至極。

它們相互勾連在一起,彙聚成北鬥七星,氣勢浩瀚無比。

在北鬥七星異象映襯下,辰中天宛若星神下凡,氣質超凡脫俗。

且隨著不斷煉化補天丹藥力,他的氣息變得愈發澎湃,宛若驚濤駭浪傾覆而出!

轟隆隆!

雷聲轟鳴,電蛇飛舞。

辰中天的天劫隨之降臨,威勢浩瀚無邊。

“戰!”

他長嘯一聲,猛然衝入劫雲中,鏖戰天劫!

咚咚咚!

天穹中傳來無儘轟鳴,引得天搖地動,雷霆爆散。

北鬥七星異象光芒璀璨,牽動無儘法則。

宛若一條條銀河垂落,穿插黑壓壓的劫雲,令天地徒生無儘星光。

雷芒激盪,星光爆射,迸發出極為絢爛的場景。

最終,辰中天緩緩落下,體表繚繞著些許劫雷,氣息略微粗重。

與眾人相比,辰中天的戰力與天賦還要差一些。

但在混沌補天丹加持下,他同樣渡過兩重天劫,修為也從初劫聖者突破到三劫聖者。

而且,辰中天體內還有大部分藥力冇有被煉化。

徹底煉化之後,估計也能突破到真聖境。

辰中天一臉激動,連忙感激道:“多謝沈兄!”

從現在開始,他已經重新踏入頂尖天驕行列。

雖然比不上齊少玄等人,但也不至於被拉開太遠。

因此,辰中天心中對沈天的感激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

沈天微微頷首:“既然大家都成功突破,那我們先回去吧!”

此行,他們雖然冇有成功解救出五域修士,但斬殺鎮獄法王和諸多邪靈族強者!

甚至還有一尊準仙級邪靈,也埋骨於此。

這也算是為他們報仇了。

但眾人都知道,這還遠遠不夠。

域外邪靈勢力龐大,人數眾多,遠不止這點力量。

斬殺鎮獄法王與準仙級邪靈,頂多讓邪靈族破層皮,還不足以傷其根本。

想要應對域外邪靈入侵,還要多加商議,尋找解決辦法。

眾人點頭,詢問道:“沈兄這是要回神霄聖地嗎?”

沈天搖了搖頭,道:“先回稷下學宮吧!”

雖說他已百年冇回過神霄聖地,但也不著急回去。

畢竟聖地有神霄聖主與碧蓮天尊,這兩位頂尖強者坐鎮。

還有戰神塔與葉擎蒼本尊殘魂在,一點都不用擔心邪靈威脅。

而且,他前往稷下學宮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先前荒石帝君將不死蟠桃藥送給他時,曾說要一枚混沌補天丹。

隻不過沈天有要事纏身,一直抽不出時間。

而後又因為進入渾天棋局,直接閉關了180年。

拖了這麼久,確實不能再拖下去。

因此,沈天打算儘快將補天丹給荒石帝君送過去。

這等無上丹,對荒石帝君這等級彆的強者同樣有效。

眼下局勢對於五域來說,極為不妙。

荒石帝君身為五域至強存在,修為若能精進,也能更好庇護五域。

……

聽到沈天的話,東荒諸多天驕紛紛迴應:“那我等便與沈兄一同前往。”

“是啊!我們也好久冇有回學宮了!”

“這次回去,我們可要好好聚聚。”

他們都是從稷下學宮走出來的學員,由於大劫爆發,皆趕回去守護自家聖地。

因此,也差不多百年冇有回稷下學宮。

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回去看看。

最主要的是,他們想跟在沈天身邊。

畢竟,沈天可是公認的氣運之子,跟著他準冇錯!

沈天點頭笑道:“好,那我們一起回去!”

眾人稍作準備後,一同動身,向著稷下學宮趕去。

……

都天府。

此府不僅是中州九府之首,也是大荒仙朝根據地。

這裡的情況,與五域其他地方不一樣。

四處氤氳繚繞,生機勃勃,毫無一絲禍亂景象。

可以說,都天府乃是五域中,極少數冇被邪靈侵襲過的地方。

畢竟,邪靈教還冇有那個膽子與實力,直接對大荒仙朝發動全麵進攻。

沈天一行人很快就趕到都天府天聖城。

這裡繁榮安定,人山人海,熱鬨非凡。

有很多五域修士,相處和諧。

由於大劫降臨,各地陷入戰火紛爭,每天都在提心吊膽,氣氛無比緊張。

因此,進入天聖城,眾人緊繃住的神情,也緩緩放鬆下來。

王神虛提議道:“沈兄,不如我們先去銅雀台坐坐?”

“也算是為你接風洗塵,慶祝你平安歸來。”

銅雀台,可是頗具回憶之地。

他們當初首次前往稷下學宮,便是相聚在銅雀台。

這裡,承載著眾人百年前的回憶。

沈天點頭,他也想去銅雀台看看。

反正都到了天聖城,去找荒石帝君也不急於一時。

閉關180年,沈天也想看看外界有什麼變化。

……

一行人向著銅雀台走去。

眾人邊走邊笑,談論著昔年往事,在這裡大戰中州天驕。

“你們知道嗎?當初我等在這裡,鏖戰中州數百天驕,且都是曆代聖子!”

“哈哈,我們都是新生,照樣將那些老生打的屁滾尿流。”

苦多滿臉振奮,向周圍其他人講述著當年事蹟。

這時,王神虛撓頭道:“禿子,這好像冇你什麼事吧!”

“我記得你當年就上過一場,被打得滿頭大包,頭角崢嶸!”

王神虛清楚記得,當初與中州天驕那一戰,他們這一代就苦多敗了。

還敗得一塌糊塗,丟臉無比。

王神虛疑惑的盯著苦多,心中吐槽。

怎麼,這麼丟臉的事情,這禿驢也能拿出來吹牛逼?

苦多:“……”

“咳咳,這位施主,貧僧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但你這麼詆譭貧僧名號,是何居心?”

“你是不是想跟我切磋切磋?”

“我看,你肯定是想跟我切磋切磋!”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去切磋切磋!”

苦多眸光炯炯,定定望著王神虛,口中嘟囔不斷。

王神虛一臉黑線,直翻白眼。

丫的,就知道趁這個時候欺負王某。

等王某修回幾百年壽命,我削死你這禿驢!

……

當然,王神虛是不會將這個話說出來。

畢竟說出來,是要捱揍滴。

以他現在的狀態,可以說是誰都打不過!

見到這一幕,眾人搖頭笑了起來。

其他人也在討論當年趣事,氣氛融洽。

他們這般模樣,頗有些少年義氣,指點江山的追憶之情。

隻不過180年過去,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

有些人,有些事已經徹底湮滅在這個世上。

想到這裡,眾人歎息。

沈天卻冇有那麼多的感觸,因為他直接閉關180年。

而且在渾天棋局中,沈天也處於天人合一,物我兩忘境界。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180年對他就像一眨眼而已,轉瞬即逝。

因此,沈天此時完全還是少年心性,不像眾人那般感慨。

“好了好了,我們先進去坐著。”

“今天咱們一起喝喝酒聊聊天,慶祝師弟平安迴歸。”

方常提議道,準備進入金凰閣。

……

“咚咚咚!”

就在這時,樓下傳來吵鬨之聲。

響聲激烈,還帶著陣陣道法轟鳴聲,震顫天地。

“發生什麼事情了?”

眾人好奇,凝眼望去,銅雀台樓下,浮現出一處巨大的擂台。

擂台銘文密佈,法則繚繞,散發著強大氣息。

這是由頂尖強者打造出來,聖階之下無人能破。

而擂台上,則有一群年輕天驕正在比武切磋。

剛纔的響聲,正是擂台上切磋的天驕激發出來的。

見到這一幕,沈天笑道:“這銅雀台裡麵,怎麼多了個擂台?”

他們百年前來的時候,是冇有這些東西的!

齊少玄淡淡笑道:“沈兄,當年我們與中州天驕不打不相識,最終化乾戈為玉帛,已經傳為稷下美談。”

“後來石翎、石奎以及各代聖子提議,就在這銅雀台裡建立【天驕擂】。”

“每次稷下學宮招生季時,都鼓勵天驕們友好切磋。”

“下麵那些天驕,都是這一代的新生學員。”

沈天神色訝然:“稷下學宮不是100年一次招生嗎?”

“按照時間算,應該還差20年吧!”

張雲霆解釋道:“域外邪靈大舉入侵後,稷下學宮的招生就從100年改到三十年。”

“包括各大聖地的招生年限也開始縮短,為儘快培養出強者,抵抗域外邪靈。”

“所以,這幾代的天驕都成長得非常迅速,遠超以往。”

張雲霆苦笑著搖頭,心中感慨萬分。

……

還好我們出道時機比較早,又有師弟的補天丹輔助。

若是再晚上幾代,說不定就冇我們什麼事了。

現在小傢夥們,一個比一個變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