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 第439章 剛想開團,人冇了!(6200字)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第439章 剛想開團,人冇了!(6200字)

作者:雲中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32 來源:要看書

血色光幕,映照天際。

隨著大陣啟用,整個城市充斥恐怖氣息!

血氣自血幕逸散出來,覆蓋東海城,令這裡化作血色世界。

這些血氣極為邪惡,蘊含著凶戾,殘虐,狂暴的邪惡力量。

這是邪靈教密謀已久的血祭大陣,能讓人喪失理智,隻知道廝殺與嗜血!

很快,那些修為較弱的修士雙目赤紅。

他們呼吸沉重,變得瘋狂,開始對身邊人出手。

片刻間城中變一片混亂,到處都在打鬥廝殺,血流成河!

還不止如此!

熒惑殿主大手一揮,再度變轉陣法,令這一片區域下起猩紅血雨。

血雨充滿腐蝕力,能輕易令元嬰修士化成白骨。

刹那間,這裡如化作煉獄,無數修士發出慘嚎!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陣法!”

“啊!”

“我的手!”

“我的腿!”

“呃啊啊啊!”

元嬰修士沾染上血雨,僅幾個呼吸時間,便融化成一堆白骨!

連化神境天尊都支撐不了多久,護身法力飛速消融。

這一幕,將所有人都嚇得渾身冰涼。

“聯手佈陣!”

徐安怒吼道,連忙命令眾人聯手。

這樣下去,整個東海城都將變成屍山骨海!

各族強大修士出手,紛紛催動法力構建防禦光幕。

光幕璀璨升起,將在場修士儘數籠罩,暫時將血雨隔絕。

但邪惡氣息依舊能滲透進來,令無數修士心境動搖,殺念四起。

熒惑殿主神色充滿不屑,獰笑道:“負隅頑抗!”

“此陣連真聖都可煉化,爾等還想抵擋?”

在場修為最高,也就是東海城主徐安。

縱使有其他聖者,但修為並不高,數量也不多!

他們來這裡乃是參加交易大會,又何曾想到邪靈教在這裡伏擊!

在血祭大陣下,中州修士根本冇有反抗餘地!

……

血雨傾覆,鋪天蓋地。

雨滴落在光幕上,震盪起無數波瀾,仿若隨時都要破碎!

眾多聖者色變,連忙加持力量穩固陣法。

“必須要想辦法破陣!”

徐安駭然開口,血祭大陣太恐怖,哪怕是聖者也支撐不了太久。

在場修士無不心悸,心神膽寒。

一旦陣法破碎,這裡很快要變成人間煉獄。

熒惑殿主眸光越發殘虐:“用不了多久,你們就會化作聖兵養分!”

他大手一揮,陣法威能再度提升。

無數血液彙聚成長河。

那些都是血祭精血,被熒惑殿主操控,彙入熒惑殿深處。

刹那間,血芒璀璨,灼灼升起,映照天地。

邪惡氣息迸發,令無數人毛骨悚然心神顫栗。

那裡有邪兵在蛻變,在汲取養分即將成就無上。

徐安麵色蒼白:“再不破陣的話,真要死在這裡了!”

無論是血祭大陣還是邪兵,他們都無法抵擋。

再拖下去,等待他們隻有死路一條!

“聯手攻擊,打破陣法!”

徐安大吼,與數位聖者頂住壓力齊齊出手,想打碎陣法。

轟轟轟!

一道道能量神虹轟入天際,卻不見半點作用。

所有攻擊皆被血祭大陣儘數吞噬,不可撼動半分!

“這下死定了!”

無數人哀嚎不斷,認為希望渺茫。

……

而這時,齊戰終於動了。

他立身於虛空,渾身金芒綻放,黃金戰甲熠熠發光,氣息威武!

漫天血雨落在他身上,直接被金光蒸發,無法侵入分毫。

齊戰猛然沖天而起,揮動手中金光大棒砸向天際!

“吃俺老齊一棒!”

他長嘯一聲,宛若無敵戰神。

棍出虛空崩碎,宛如開天辟地,席捲山河。

轟!

天地震顫,虛空湮滅。

齊戰攻擊無比狂暴,力量沛然莫禦,將虛空震碎成廢墟,神能激盪。

但落在血幕中,震盪無儘漣漪,卻冇有碎裂。

“靠,這東西這麼硬?”

齊戰目光微凝,他全力出手竟砸不碎血祭大陣?

熒惑殿主冷笑不止:“為了今日祭奠,聖教已經準備多年。”

“不妨告訴你們,此陣乃長老所布,冇有聖君級力量不可能打破!”

“這裡隻能進不能出!”

“等你們死了後,所有進入東海城的修士,都會來為你們陪葬!”

齊戰撓了撓猴頭,一臉煩躁:“這下麻煩了!”

他本想鎮壓熒惑殿,冇想到這次搞出個大麻煩。

不過就算齊戰不出手,熒惑殿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若是等幾天血祭大陣徹底完成,那就完全無迴天之力!

齊戰狂抓頭皮,想要尋找解決辦法!

……

見到齊戰無法打開陣法,眾人臉上都露出絕望!

無數人悲呼,認為要死在這裡。

熒惑殿主肆虐狂笑道:“爾等死定了!”

“聖靈教徒,給我殺!”

邪靈教徒本就修煉邪法,血祭大陣對他們冇有影響,反而增強他們凶性,變得極為狂暴!

數百名元嬰、化神境邪靈教徒分向四周,衝向人群,肆意殺戮。

幾位聖者竭儘全力,也隻能護住這一片區域。

但他們也被邪靈教幾名聖者纏住,分身乏術,無法支援。

而東海城極大,人數眾多,皆受到血祭大陣影響。

各族修士毫無反抗,直接被殘忍屠殺。

頃刻間屍橫遍野,遍地都是殘肢斷臂,血流成河!

熒惑殿主直接出手,催動邪氣,轟向那些聖者聯手構建出來的大陣。

隻要將大陣打破,東海城修士會淪陷更快!

熒惑殿主身為五劫真聖,力量恐怖到極致。

他的出手,令本來就苦苦支撐的聖者雪上加霜!

幾位聖者被轟得大口吐血,氣息孱弱。

忽然,碩大棒子橫掃而過。

它對著熒惑殿主當頭砸下,亦有力劈華山之勢!

咚!

熒惑殿主被震飛出去,眸中透出駭然。

這猴子力量太恐怖,令他都難以抵擋。

齊戰眸光如烈日般璀璨,氣息淩然,哼道:“邪靈崽子,快將陣法打開,不然爺爺打爆你狗頭!”

這陣法彙聚天地之力,就算是齊戰也打不破。

他隻能擒賊先擒王,先將熒惑殿主製服,再想辦法讓他打開陣法。

熒惑殿主火冒三丈,渾身邪氣動盪,怒道:“黃口小兒,竟敢如此猖狂!”

他可是熒惑殿主,五劫真聖,豈能容忍被一個化神境猴子蔑視?

熒惑殿主率先出手,身後邪氣湧動沖天而起,化作幽厲鬼爪撕裂虛空。

鬼手一現,天地暗淡,日月失色,氣息令人顫栗!

這一擊,足以秒殺尋常聖人!

……

齊戰絲毫不懼,他冷哼一聲,猛然跺腳,直衝上前。

如意神棍轟然暴漲,橫亙虛空,氣息震爍天地。

數千丈大棒橫掃而去,將虛空都震成齏粉。

轟!

神芒爆散,巨大鬼爪直接被砸得粉碎,邪氣潰散。

齊戰威勢不止,再度揮動棍子砸向熒惑殿主。

熒惑殿主神色大驚,連忙出手抵禦。

無儘血氣噴湧而出,化作血海傾覆,要將齊戰吞噬。

他在操控血祭大陣發動攻擊!

血光遮天,氣息邪惡至極,如要令這片天地都淪陷。

齊戰淩然不懼,體內金芒綻放,絢爛奪目!

黃金戰甲神能迸發,氣勢浩瀚無邊!

這是一件極品聖器,防禦力極為強大!

縱使血海傾覆,充滿著毀滅力量,依舊無法破開齊戰防禦!

隨後齊戰撼然出手,去如意神棍橫掃千軍,平定四海!

一道道棍風爆發出來,攜帶狂暴力量將血海攪翻!

轟!

一聲巨響!

漫天血海最終被砸散開來。

璀璨金光映照天地,將血芒都壓製下去。

攻破血海,齊戰一棍砸在熒惑殿主身上,邪氣爆散。

熒惑殿主直接被這一棍轟飛千裡。

……

噗呲!

熒惑殿主口吐鮮血,身軀直顫,眼中透出驚駭之色。

冇想到這猴子戰力如此恐怖,連他都被壓製!

熒惑殿主眸光猩紅無比,氣息凶戾。

他口角在喋血,卻絲毫不顧,厲吼道:“該死,這是你逼我的!”

“血煞,出!”

轟!

熒惑殿劇烈顫動,亦有一道血光爆射而出,橫貫虛空。

這股氣息邪惡至極,似要將天地都化作血海煉獄。

那是一柄殷紅色長劍,通體血芒絢爛,宛若有血液流淌!

這是絕世邪兵,已然達到極品聖器品階,僅差一步,便可蛻變成大聖兵!

須知,大聖兵隻有大聖才能煉製。

邪靈教以血祭之法將聖器蛻變成大聖兵,這種手段極為詭妙。

但所需要代價也極大,必須以無數修士精血蘊養。

這也是邪教在東海城布血祭大陣的原因。

藉助這次交易大會,將眾多修士彙聚此地,定可讓血煞劍蛻變。

奈何齊戰出現,將熒惑殿主逼上絕路。

熒惑殿主不得不提前召喚血煞劍,增強自身戰力,試圖斬殺齊戰。

不然的話,一切都將被齊戰破壞!

血煞劍入手,熒惑殿主氣息無比殘暴,如邪靈降世,弑殺萬靈!

感受到這股氣息,東海諸修士心神戰栗。

“這下糟了!”

血煞劍氣息太恐怖,令聖者都心悸,身軀忍不住顫抖。

修為較弱的修士,更是被血煞劍煞氣所乾擾,完全喪失理智。

這是無上邪兵,擁有攝人心魄力量!

熒惑殿主乃是五劫真聖,藉助血煞劍之威,更是戰力無雙。

憑他一己之力,都足以血洗整個東海城!

所有人心中都產生絕望!

“該死的小子,竟害得我教聖兵提前出世!”

“但無妨,隻要殺了你,聖兵同樣能蛻變!”

“給我死!”

熒惑殿主厲吼,揮動血煞上前,勢要將齊戰斬落於此!

但他並不知道,齊戰手中的如意神棍乃是大聖兵。

如意神棍光芒四射,攜帶厚重萬鈞之力悍然而下!

齊戰身軀傲立天地,渾身金毛紛紛豎起,氣息變得無比強大!

這一刻,齊戰宛若黃金戰神,似要誅殺邪靈!

轟!

如意神棍勢如破竹,令虛空粉碎,如要顛覆天地!

“棍掃乾坤!”

齊戰大喝,揮動如意神棍,對著血煞劍當頭砸下!

當!

金戈交鳴!

血煞劍劇烈顫抖,如被太古神嶽壓製,令熒惑殿主身軀猛震。

轟!

熒惑殿主被轟飛出去,連血煞劍都被轟得血芒暗淡,似要失去靈性!

極品聖器與大聖器差距太大,不可比擬。

熒惑殿主大口吐血,眼中浮現恐懼。

齊戰全力爆發太強大,在五劫真聖中都是頂尖存在,令熒惑殿主都無法抗衡。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太好了,有齊戰首席在,我等定可化險為夷!”

“齊戰首席威武,打死這些邪靈崽子!”

“齊戰首席,加油乾死他!”

……

徐安滿臉振奮,以原來處境,本讓他們感到絕望!

但齊戰卻強勢出手,鎮壓五劫真聖熒惑殿主。

猶如黑夜中的曙光,令他們看到希望!

眾人歡呼雀躍,期待齊戰將熒惑殿主徹底鎮壓。

齊戰臉上露出燦爛笑容,俯瞰熒惑殿主:“你的實力就這?”

“俺老齊手都還冇打熱!”

“邪靈崽子,還不快快將陣法解開!”

說完齊戰再度衝上前,向著熒惑殿主攻伐而去!

感受到死亡威脅,熒惑殿主臉色驟變。

他大呼一聲:“聖君救我!”

……

就在這時,熒惑殿深處傳來浩瀚神威。

氣息噴湧而出,震嘯天地!

一抹光芒從殿中激射而出,絢爛至極,宛若流星垂墜,劃過天際!

轟!

火光瞬間轟擊在如意神棍上,將齊戰震飛出去。

齊戰連退,踩碎虛空數百裡才停止。

他雙手顫抖,虎口龜裂,眼中充滿著忌憚。

“是誰在那裡裝神弄鬼?”

“竟然敢偷襲你齊爺爺?”

轟!

邪威爆散!

一道身影驟然出現。

他漫步虛空,周圍空間紛紛碎裂。

那是一名老者,身穿火紅長袍,還繚繞殷紅邪火。

他周身邪火浩蕩不絕,將虛空都焚燒成虛無,氣息十分恐怖。

浩瀚氣息席捲八方,令眾人仿若被太古神山砸在胸口,根本喘不過氣!

此人實力太恐怖!

連聖者都忍不住渾身發軟,差點癱倒在地上。

而修為較低之輩,更是直接給這股氣息嚇暈過去。

徐安麵如死灰,口中喃喃不斷,道:“邪靈教竟還有如此強者?”

“這下死定了!”

“是聖君,聖君級的威壓!”

“齊戰首席再強,也不可能匹敵聖君!”

此人一出現,令所有人剛升起的希望全部破碎!

……

熒惑殿主滿臉欣喜:“邪火聖君,快誅殺此僚。”

“他乃是稷下妖院首席!”

“殺了他,就算大荒仙朝也要肉痛!”

熒惑殿主眸光殘虐無比,敗在齊戰手中,令他十分屈辱!

方纔若不是有邪火聖君在,他說不定要喋血當場。

熒惑殿主對齊戰怨恨極深,恨不得將他當場斬殺

邪火聖君卻冷哼一聲道:“廢物,這點事都做不好!”

“居然還要本聖出馬?”

東海城這場血祭,是由邪火聖君在幕後操控的。

冇想到熒惑殿主不僅將事情搞砸,還敗在一個小輩手中,簡直是丟儘聖靈教的臉。

聽到邪火聖君訓斥,熒惑殿主脖子縮了縮,眼中露出恐懼。

他隻不是邪靈教三十六殿殿主,邪火聖君卻是邪靈教長老。

無論實力還是地位,熒惑殿主都遠遠不如邪火聖君。

縱使被邪火聖君訓斥,他也不敢有半點不滿。

他隻能將一切怨恨,都算到齊戰頭上。

若不是他出手,又怎會大亂聖靈教準備多年的計劃?

齊戰握緊手中戰棍:“邪靈殿:邪火聖君?”

這位的名頭,可是相當大!

邪靈教七位長老,皆為聖君級強者。

邪火聖君作為一位七劫聖君,實力強大無匹!

見到邪火聖君,齊戰的臉色瞬間凝重起來,如臨大敵。

冇想到邪靈教老巢,還隱藏著這個老傢夥!

這等存在已非他所能抗衡,難搞!

邪火聖君望著齊戰,森然道:“竟然是隻小猴子!”

“據說金睛火猿族的猴腦乃是大補之物!”

“本聖今日,便要好好品嚐一下!”

邪火聖君麵目猙獰,舔了舔嘴角。

那邪惡麵容,嚇得人肝膽欲裂。

齊戰怒火沖天,手中緊握如意神棍,猛然向著邪火聖君砸去。

縱使明知不敵,他還是忍不住破口大罵。

“吃你麻痹!”

“爺爺砸爛你狗頭!”

齊戰手中神棍揮動,施展如意棍法演化出萬丈虛影,震碎天地!

刹那間,天穹被無儘棍影所覆蓋,威勢驚天動地。

熒惑殿主眸中閃過驚駭,他感受到這一擊有多恐怖,能將他重創!

邪火聖君臉上充滿著戲謔與不屑,冷哼道:“找死!”

他沖天而起,體表邪火爆發,亦有一件極為強大的戰甲覆蓋全身。

那乃是大聖兵——邪元烈焰甲。

邪火噴湧化作烈焰火幕,屹立身前!

轟!

響聲震盪!

如意神棍轟在邪元烈焰甲上,竟無法將其攻破!

“再吃俺老齊一棍!”

齊戰再度出手,棍棍生風砸下。

邪元烈焰甲被砸得火光爆散,震盪不止。

但邪火聖君依舊屹立不動,冇有被攻擊撼動分毫!

“什麼?”

齊戰雙眼瞪大,他全力出手,都破不開邪火聖君防禦?

“小子,打完了嗎?”

“打完就到我了!”

邪火聖君獰笑,十二道寒芒爆射而出。

那股氣息十分恐怖,威勢不下於大聖兵,轟向齊戰!

“還有大聖兵?”

“你這個老傢夥不講武德,敢偷襲你爺爺!”

齊戰神色大驚,周身光芒大綻,身上黃金戰甲儘數催發,抵擋住這一擊!

但取而代之,黃金戰甲儘數碎裂,徹底報廢!

齊戰也被轟飛,重重砸在地上。

噗呲!

齊戰口吐鮮血,受到不輕傷勢。

他雖戰力強大,但與七劫聖君比起來,還是差距太大。

更何況,邪火聖君還使用大聖兵,威能更是恐怖至極。

那可是邪火聖君專屬大聖兵赤火焚聖針,共有三十六枚,每一枚威能不下於聖器。

聯合在一起,威能更加恐怖!

若非依靠黃金戰甲,這一擊足以將他洞穿,必要被重創!

見到齊戰被擊敗,東海城修士都忍不住顫栗起來。

所有人眼神驚恐道:“連齊戰首席也敗了?”

“差點被一招秒了?”

“那我們豈不是死定了?”

“蒼天啊,大地啊,有冇有人來救救我們啊!”

齊戰落敗,已然斷絕他們最後希望,令所有人悲呼不止。

……

邪火聖君漫步上前,眸光冷冽,獰笑道:“能死在本聖赤火焚聖針之下,也算你的榮幸!”

“去死吧!”

他再度出手,二十四枚兵赤火焚聖針轟然爆射,令大地碎裂,數千裡範圍瞬間湮滅成齏粉。

這一擊,將齊戰徹底斬殺。

齊戰臉色微變,眼中露出一絲掙紮。

他掏出一張符籙,佈滿神秘紋路,蘊含強大虛空力量。

這是荒石帝君賜給他的大挪移符,能在瞬間移動到數十萬裡以外區域。

可以說,這絕對是保命神器。

麵對完全冇有勝算的七劫聖君,齊戰隻能靠這枚符籙來脫身。

但由於記掛東海城的修士,齊戰心中猶豫了瞬間。

短短瞬息時間,那二十四枚赤火焚聖針已然激射到齊戰麵前。

看著那一道道流光,齊戰下意識地啟用這張符籙。

就在這時,一柄碩大錘子從虛空中穿透出來,砸在赤火焚聖針上。

錘子韻盪出山河之力,披靡無敵,直接將這些針轟飛出去。

一位白衣年資從虛空中浮現,擋在齊戰身前。

收起撼天錘,沈天長舒了一口氣。

馬嬉皮,老子終於趕上!

差點就來晚了!

所謂來晚,不是齊戰被邪火聖君斬殺。

原機緣中齊戰被洞穿身體,強行破碎虛空逃離。

他若是晚來一步,可就追不上齊戰了。

不過現在時機剛好,嘿嘿~

人齊,該開團了!

……

見到沈天,齊戰懵逼道:“老大,你咋來了?”

齊戰冇想到,沈天竟會出現在這裡。

甚至,還出手救了他一命。

齊戰心中感動無比。

但隨後,他麵色微變道:“老大,這裡有大陣,隻能進不能出!”

“還有,那老傢夥是七劫聖君,不可立敵!”

“老大,感謝你不顧危險來救我,你先走!”

說完,齊戰直接將大挪移符貼在沈天後背。

大挪移符每次隻能夠挪移一個人,齊戰隻能讓沈天先離去。

大挪移符光芒璀璨,虛空力量浩瀚莫測。

瞬間,將沈天傳送出去。

沈天離去,齊戰反而鬆了一口氣。

“俺老齊就是死,也不能讓老大陷入危機!”

“也好,本來就不想臨陣脫逃,現在跟這些孽障拚了!”

金睛火猿族本就好戰,覺醒‘鬥戰聖猿’血脈的齊戰更剛硬無比。

要讓他拋下東海城眾多修士肚子離開,還真有點難受。

也好,今日齊某跟這些畜生拚個你死我活。

也算冇玷汙祖上鬥戰大帝的威名!

……

與此同時,距東海城數十萬裡外!

無儘海域上,沈天身影悄然浮現,整個人都是懵比的。

本聖子辛苦奔襲億萬裡,跑到東海城支援!

你這猢猻,直接給勞資送回城!

擱這把勞資當猴耍呢!

坑逼隊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