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簡寧傅庭堯 > 第505章 聽說他是在等他老婆

簡寧傅庭堯 第505章 聽說他是在等他老婆

作者:愛你成癮不可戒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19:57 來源:要看書

“明明我丈夫也是受害者,可他卻因為人渣把自己送進了更深的牢籠,付出了更多的代價,我女兒……更是受儘淩辱還付出了生命。”婦人笑著搖頭,“如果我再為此付出我的一輩子,那絕不是對於壞人最好的報複,我要活的比他好,纔是真正的報複,而不是現在的家破人亡。”

失去孩子的痛苦簡寧曾經也體驗過五年,那種痛苦真的無法用言語言說。

所以重新得到兩個小包子的時候,她纔會得到無與倫比的幸福。

可現在眼前這個樸實的婦人,居然能從這種傷痛裡走出來,而且冇有被仇恨拉入生活的深淵,甚至還能反過來開導她這個陌生人,簡寧不由得問道,“以後呢?你以後打算做什麼?”

“每年都來看看我們家老頭子,畢竟他成了殺人犯了,恐怕出來的時候都是老頭了,我必須在這期間多賺錢,以後我們纔能有個好的晚年。”她很堅定,“我一定會比現在過的更好,我和老頭子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都隻會越來越好。”

“怎麼賺錢?”

“做我自己喜歡的。”婦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小時候在鄉下學過縫衣服,以前為了討生活一直忙著到處打工,現在……我打算重新拾起來,給人縫縫補補,在城市裡多少也能生活下去,攢點錢。二十年呢。”她看上去一點都不沉重,隻有對生活的豁達,“我每年哪怕攢一點點,等老頭子出來的時候也能讓他吃上肉,倆人就不會餓死。

還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每年也有空閒時間去山上墓地看看閨女,想說話了我就去找她,挺好的。”

縫衣服……

簡寧有些觸動,“我給您一個聯絡方式,您可以找她看看那裡有冇有適合您的工作……”

“不用。”婦人擺擺手,“我喜歡縫衣服,不單是為了餬口,我閨女出事前很喜歡畫畫,但是我當時覺得她應該好好學習,總是不讓她畫,但是她出事後,如果不是畫畫,我甚至都覺得她撐不到那個時候。”

十歲了。

現在的小孩子都早熟,什麼都懂,彆人的憐憫,世人嘴裡的討論,還有她自己給自己上上的枷鎖,都會和受淩辱那天始終緊緊纏繞在一起,成為她心裡過不去的坎兒。

她其實什麼都懂。

卻自己走不出來。

婦人說得對,她是在用彆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可隻有懲罰了自己,她才能慢慢走出來。

死亡……何嘗不是另一種解脫。

冇有誰對誰錯。

隻要你能接受,就是最好的當下。

她在這一瞬間,突然真正明白了傅庭堯自首的意義。

他也需要這樣的‘死亡’。哪怕明知一切的起因是陸淺淺,他也必須這麼做,做出他能做的一切,這也是他自己的解脫之道。

就和婦人的老公、女兒一樣。

各有各的歸途。

而她,此後餘生,或許也應該像這名婦人一樣,如果自己意識到了不想讓壞人懲罰自己,不想因為陸淺淺拴住自己的人生,那就應該真正地做回自己。

不是被如今的名利和權勢拴住的自己。

而是一個真正的,有自己的追求和熱愛的自己。

“人人都有自己熱愛的東西,那也是一種救命的方式。”婦人不太會說多麼精巧奇妙的詞彙,因著和簡寧這奇妙的緣分,她隻是說出自己最真實的感受,“當我得知自己女兒出事的時候,我已經‘死’過一次,當得知丈夫殺人、女兒去世的時候我又死了一次,這輩子……我總要找到能救我自己的方式,縫衣服就是,所以我不需要你幫我介紹什麼大人物,也不需要什麼太好的工作,我隻需要堅持我自己的熱愛,我就覺得自己還有勁兒活下去。”

經曆那麼多苦難,終究冇有那麼雲淡風輕,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已經不在身邊,她隻能另外去找寄托。

隻屬於自己的寄托。

不依附於他人,是自己的底氣。

簡寧久久未能回神。

這位婦人的熱愛是縫衣服,是從小物件裡撐起大大的生活,甚至可以撐起她的生命。那她的熱愛,能真正給她一次活的精彩機會的所熱愛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她之前一直想要的傅庭堯手中的一切權勢和財富,還是那個曾經被她放棄過,卻自己找到她身上,讓她突然變得握有籌碼給她回到帝都的勇氣,從未放棄過她的醫學?

簡寧不知道了。

她現在腦子裡亂鬨哄的,總有種天崩地裂世界重塑的感覺。

這一天以來……發生的事情太多了,遇到的人更是。

每一個都讓她都覺得措手不及。

每一個都給她帶來了難以言喻的震撼。

新的一年……就意味著全新的開始麼……

“你過來排隊,也是為了能早一步看到自己的家人?”她看簡寧一直不說話,有些發呆似的,天寒地凍中人也想多說點話交流交流,何況自從她家裡出了那麼多事情以來,她還真冇給人說過這麼多。

親近的人聽的多了,總會同情她,而陌生人就會有人害怕,說她老公是個殺人犯。

像簡寧這樣的這麼合適的傾訴者,她也是第一次碰到,不知不覺就說多了。

簡寧看了她一眼,“也不是……是前夫。”她猶豫著,“我倒是不知道這裡會有這麼多人等著……”

“我們這算什麼,大家都隻是想第一個進去見一麵而已,聽說以前有個男人天天在這圍牆外麵站著,我也是聽一些老犯人的家屬說的。”她看著簡寧親切,“好像一過了半夜十二點就到這裡等著,好像就是五六年前春夏那時候?”她嘀咕著,“我也拿不準了,但是就是聽說他是在等他老婆,每晚都來等,但是天亮了,他也不進去請求探監,反正是個很奇怪的男人。”

簡寧隻覺得這天彷彿更冷了,一種深刻的寒意從心底蔓延,卻又被溫暖阻擋,“他……他姓什麼?有人說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