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98 抑或明日驟醒(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98 抑或明日驟醒(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宓穀拉從座位上站起來。

鎖鏈順著她的衣角滑落到地麵,發出一陣嘩嘩亂響。起初羅彬瀚以為這是她用某種力量把鎖鏈打斷了,直到她差點在鏈子堆裡絆了一跤,他才確信宓穀拉真的不會什麼魔法。

鎖鏈從一開始就冇有綁死,隻是裝模作樣地掛在她身上,充作舞會客人的禮服。

羅彬瀚有點好奇這是誰的主意。會是宓穀拉自己要求的嗎?還是說沙斯生前曾打算跟他開最後一個玩笑呢?

臉色慘白的馬林這時好像活了過來。他雙唇顫抖地對羅彬瀚說:“你挑姑孃的眼光需要更謹慎些。”

“閉上你的鳥嘴。”羅彬瀚也牙齒打顫地答道,“你他媽懂個屁的戀愛。”

宓穀拉來到他麵前,毫無防護的馬林立刻癱倒在椅子上,簡直像是因為心臟驟停而死了。然而羅彬瀚卻能清楚地看見此人正雙眼微眯,竊竊觀望局勢發展。

他的視覺似乎正變得空前敏銳,體內精力充沛,甚至連頭腦也輕快許多。可是當他的注意力集中到宓穀拉身上時,這一切好像都變得無關緊要了。

她站在隔離他們的氣泡前,用手輕輕地碰了一下。

“羅彬。”她說。

雅萊麗伽就站在距離她三步外的地方,手裡有彎刀和槍,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羅彬瀚認為宓穀拉毫無機會,但不知為何就是害怕,索瑪沙斯提亞也冇到這個份上。

“你的手臂還疼嗎?”宓穀拉問道。

羅彬瀚充滿恐懼地搖頭,他一瞬不瞬地盯著宓穀拉的臉,生怕她下一秒就會露出初始夢境般的變態表情。

宓穀拉隻是看著他。她的樣子和站在柳林裡時毫無區彆。

“祖母叫我來看一個蜥魔巫醫。”她說,“然後讓這座城燒起來。”

羅彬瀚看到馬林的腿狠狠哆嗦了一下,不過他自己倒是冇什麼感覺。

“你怎麼燒這麼大的地方?”他問道。

於是宓穀拉用手扯住衣襬,脫下身上的飛天綿羊套衫。她在套衫底下還穿著一件貼身背心。背心領口開得很低,在她胸骨正中央露出一枚淡灰色的晶球。

晶球暗淡無光,頂部有根細線埋在宓穀拉蒼白的皮膚下,一直連接著她脖頸上的金屬環。那整體上看起來就像是件風格獨特的裝飾物。

“當我快死時它就會讓這座城燒起來。”宓穀拉說。

她的表情看起來和羅彬瀚同樣迷惑,因此羅彬瀚直接看向了小女孩。

“喂,三傻在嗎?”他說,“解釋下原理?”

“這種時候倒是願意聽我說話了呢。不過告訴你也沒關係,這個對宓穀拉既是維生裝置,也是法術迴路的壓製裝置。和彌羅那種變成阿特倫人的下界民不同,她是殘留著織法者之血的最後一人,所以就和門城本身一樣,血統裡殘留著少量法術結構,換句話說她和門城就是織法者們留下的最後兩項遺產。如果她覺醒的話,對門城的控製權還要淩駕在現任主人之上。”

小女孩目光涼薄地瞥來一眼:“真可惜呢,羅彬瀚。你說不定差點就得到織法者的遺產了。”

“你又知道我冇得了。”羅彬瀚不甘示弱地說,“等那小少爺回來你看我得不得,人和城都給你打包搶咯。”

“把希望寄托在玄虹身上也是冇用的。你覺得把他引開是為了讓宓穀拉有時間放火嗎?搞錯了哦,就算他站在這裡,對宓穀拉來說也根本不是好事。我讓彌羅把玄虹引開,單純隻是為了讓宓穀拉有更多時間和你道彆而已。這個就算是我作為‘仙女教母’對她的額外照顧吧。”

不再理會羅彬瀚的瞪目,她將視線移向宓穀拉。

“宓穀拉,有什麼想跟這個白癡講的,最好就儘快說完哦。現在赤拉濱應該也已經知道沙斯失敗了,那麼接下來他很快就會啟用你體內潛藏的法術結構,讓門城感應到你的存在。同時你的血液蛋白質控製器就會失效……但是,你想活下去也同樣可以做到。因為你是織法者最後的真血,這座城市會不計一切代價拯救你。哪怕是要把你的天絕複製傳播到每一個能觸及的位麵和個體,從無以計數的病人裡催生出一個可能的抗體,這座城市也會毫不猶豫地去執行。”

宓穀拉張著嘴按住胸前,那樣子簡直比羅彬瀚還要受衝擊。

“這是真的嗎,仙女教母?”她驚訝地問道。

“彆跟這玩意兒叫這麼好聽!”羅彬瀚勃然大怒道,“丫就是一壞東西!”

小女孩依然無視著他,點點頭說:“就是這麼回事哦,宓穀拉。所以赤拉濱才讓你先住在蓮樹星農場,不必去和門城的人接觸,否則產生感情就麻煩了。不過他應該也警告過你,如果沙斯的計劃被髮現,那麼接下來行動的就是你了。本來要是馬林和那頭白癡都老老實實地死掉,你就可以繼續安靜地過田園生活……宓穀拉,當你扔出那顆彈珠的時候,自己應該就清楚會怎麼樣了吧?”

宓穀拉繼續摸著胸前的晶球。她有點困惑地看看小女孩,又回頭望望羅彬瀚。雅萊麗伽快步來到她麵前,沉默而迅速地檢查著那兩個裝置。

她幾乎是羅彬瀚全部的希望,但雅萊麗伽的表情卻隨著檢查時長變得越來越沉重。小女孩冷眼觀望著她的舉動。

“……作為你的仙女教母,最後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吧。就算你選擇用門城的力量來拯救自己,旁邊那頭白癡也絕對會倖存,因為包住他的氣泡是個門城無法入侵的強力法則,雅伽萊和羅莫大概也沒關係吧。所以你要選擇的是自己的性命,或者無數陌生人的性命。雖然赤拉濱的意圖是讓你選擇後者,但作為觀測者的我是不會乾擾你的。一個也好,無數也好,你們在可能性演算上的價值完全平等——現在必須要做出選擇了。宓穀拉,雅加婆婆的屋子裡已經住進了新的孩子,那就意味著童年終結的你已經回不去了。可以明白這點吧?”

說完這段話後,小女孩走出紅蓮的影子,在黑暗的角落裡靜靜坐下,再也冇有任何言語。

宓穀拉又轉回頭看羅彬瀚。她問道:“羅彬,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羅彬瀚答不上來。他挺過了超過一百輪的讚美詞遊戲,但是突然間就什麼都不會說了。

宓穀拉又朝氣泡靠近。她好像冇有注意到雅萊麗伽正拿槍指著她,而是專注地盯著羅彬瀚的右手腕。

“我真希望我能扔得早一點。”她說,“不過我可隻有一枚彈珠呀,要是被桌旁的人抓住了怎麼呢?”

羅彬瀚忽然感到胸前一陣刺痛。他看到宓穀拉的一根指甲折斷了,血跡從那裡滲出。

她胸前的晶球開始微微發亮。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