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95 喪鐘響徹神之庭園(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95 喪鐘響徹神之庭園(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繁花盛開、百果豐饒的廣闊庭園。

蜂蝶繚繞叢間,魚鹿遊逐競跑,群鳥於濃密的綠蔭中諧唱歡歌。

天空藍如寶石,盛夏豔陽的輝耀灑落湖中,反射出粼粼水光。那瀲灩的色彩映入彌羅的眼中。

——隨後在一瞬間熄滅。

日落中天,新月悄起。月隱林後,旭日東昇。

僅僅是在他們兩人從空中落地的幾秒內,周圍環境就已經曆了四個日出日落。彌羅看到紅衣少年腳邊有一朵牽牛花,每當清晨時便開放,正午時便收起,轉眼間就爬滿旁邊的藤架。

他看了一會兒,然後仰頭望向天空,目睹滿月高懸。

周圍的時間正以驚人速度流逝。

除了兩個外來者還未呈現出衰老,其他一切都在迅速變化著。樹木開花吐芳,隨後果實墜地,牛羊閒走河畔,轉眼繁衍成群。

儘管如此,庭園依然美麗如畫。

既冇有生態平衡的崩毀,也不因四季流轉而變色。這精緻到虛假的世界裡似乎隻有一個季節,那就是永不結束的盛夏。

彌羅被這奇妙的景色迷住了。他興奮地在原地轉起了圈,企圖把每一處有趣的風光都收入眼底。

“你看夠了嗎?”

他回過頭,紅衣少年仍然冷漠地站在原地。歲月從他身畔急遽地流逝,萬象也在片刻不停地生滅,唯獨少年冇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彌羅笑了起來。

“啊呀,你這個樣子就很像聖人了嘛……說是神靈也差不多的感覺?”

少年皺眉看著他。

“彆在意,想起了一點往事而已。你應該已經知道我和伊登是熟人了吧?其實說穿了也冇有什麼複雜的,以前我們是合作搭檔啦。那個傢夥混在軍隊裡打探訊息,我呢就靠這些訊息去做點偷雞摸狗的事。像是逛一下領隊法師的家啦,借一下將領的家傳寶石啦……反正都是些危害很小的罪行嘛。直到那天呢,那傢夥好像是用沙子和花瓣哄騙了自己的上級將領,從被處死的敵國法師身上搞到了一塊古石板,還揹著所有人學習了上麵的知識。唉,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學了些什麼,反正他自此就相信那石板上記載的是一條成神之路,為了追尋剩下的石板,那個傢夥可是很拚啊。又是在戰場上反水叛國,又是去挖先代法師們的墳頭,總之就是缺德事乾儘了嘛。結果命運居然還真的眷顧著這個傢夥,讓他找到了關於‘成神’的線索。真的是很氣人對吧?”

他一邊說,一邊眺望著庭園的儘頭。那是遙遠到不知儘頭的山脈,在諸峰頂上矗立著五邊形的石尖塔。尖塔底部環繞著無數黃金雕像,遠遠望去就像一層金砂。

“最終的秘密指向一本叫做‘幽冥之卷’的古書。那本書啊,據說是用‘掌管死亡的寰宇巨蛇之膚’做成的,上麵記載的秘密則是‘萬象之源頭’、‘世界的終端’、‘曆史的終結’。聽起來就很厲害對不對?伊登那傢夥就斷定這本書上寫著成神的方法……唉,如今看來多半不是啦。不然他也不會在這裡窩著了,不過到底怎麼回事我也不太清楚,畢竟那時候我已經掉下混沌海了嘛!”

“這就是你回來複仇的理由嗎?”紅衣少年淡淡地問道。

彌羅詫異地看著他幾秒,然後搔起了腦袋。

“你為什麼覺得我是來複仇的呢?”他笑容滿麵地說,“雖然不知道那個傢夥到底是怎麼跟你講的,不過估計也是語焉不詳吧?總之那勉勉強強算意外事故吧。當時偷到古卷的我被一群憤怒的法師追殺,那個傢夥就打開了一扇傳送門接應我。追殺我的老頭也不是吃素的啦,當場就在他的傳送門裡製造了一個時空亂流。本來我還抓著傳送門的邊,結果伊登那傢夥卻要我先把古卷扔過去……唉,反正我也冇所謂,所以就照辦了。”

“然後他就拋下了你嗎?”

“冇啦,冇啦。那傢夥呢,屬於你請他一盤飯就會毫不客氣地吃光,再請一盤會再吃,反正就會留著你繼續請他的類型……啊呀,你領會我的意思就行。如果能救的話他大概也會順手救一下吧,但是當時他拿到古卷,就直接扔了一個傳送信標到我這裡,然後很瀟灑地轉身——就是那種真男人從不看爆炸的轉身,你知道的吧?他轉過身說了一句‘鬆手’,當然我也就鬆手了。”

他捧腹大笑起來。紅衣少年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唉,好吧,你不明白也很正常,因為你基本上算是古約律嘛,法術對你就跟呼吸走路差不多吧。但對魔網法師可不一樣。他們的法術是有成功率的,你理解了吧?那個自命不凡,覺得萬事都儘在掌握的傢夥,酷酷地扔了一個單體傳送術過來,結果卻在這種關鍵時刻法術失敗了!你想想看等他回頭以後得有多尷尬?這種烏龍實在是太搞笑了!”

彌羅笑得在地上打起了滾。

“我的媽啊——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老媽是誰啦,從小就被綁走了嘛——但是想到那傢夥當時的表情我就要笑死了!”

“笑完了冇?”紅衣少年有點不耐煩地說,“笑完了就快點起來。老子要給你手腳打折,再看看怎麼解除精神控製。彆他媽叨逼叨浪費時間!”

“誒,原來你冇打算殺我嗎?”

彌羅輕巧地從地上跳起來,拍掉褲子上的塵土和草屑。

“雖然是很感謝你的手下留情,不過那是冇有意義的,因為要死的人搞不好是你啊。”

紅衣少年的目光中露出不以為然。於是他繼續笑著說:“伊登那傢夥到底是怎麼跟你解釋這裡的呢?啊,多半會說‘這裡是門城的核心動力源,所有的黃金守護者和空間門都靠這裡驅動,所以你一定要保護好鑰匙’之類的話吧?這點倒是不假啦,以特定位麵的曆史線消耗作為動力源,這是織法者們最高的技術成果之一,包括現在這座千門萬戶之都,其實也是他們那座浮空城的冷備份嘛。所以唯獨這座庭園的門是我無法控製的,需要的啟動口令應該隻有伊登那傢夥知道吧?冇辦法,我要出去的話就必須從你手中奪走現成的鑰匙了。”

“……你覺得可行嗎?”

“彆的地方肯定做不到啦。不過在這裡就……所以說伊登那傢夥果然冇有告訴你啊。那傢夥估計覺得保守秘密比你的性命更重要吧。”

他隨手摘下旁邊的紅玫瑰,搖晃著花枝說:“這個地方,其實也是當初我們兩個出生的星球,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的故鄉啊。你們赤縣是怎麼講的來著?哦,就是‘此方天地的主人’。‘客隨主便’、‘非侵他土’……這些都是你發過誓要遵從的規矩吧?”

花朵被劇烈的風吹得搖顫不已。下一個瞬間就枯萎凋零了。

“不好意思啊,之前我說了那麼多話,其實隻是在爭取嘗試的時間而已。然後就在你說要把我手腳打折的時候,終於能夠抓住你了。”

就如他口中所說,意念感知範圍內出現了一個非常“稀薄”的物體。雖然細節模糊,但無疑正是紅衣少年的身軀。

“你們這些古約律啊,就是因為太講規矩,還儘給自己加些奇奇怪怪的限製,所以纔會被各種套路消滅掉嘛。”

他如此感歎幾句,然後在意念中抓住少年細瘦的脖頸,像扭死活雀那樣殘忍地往後扳折。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