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669 海怪小隊大敗而歸(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669 海怪小隊大敗而歸(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

鯊魚。

準確點說,一頭半成年的噬人鯊魚,也就是人們通常稱作大白鯊的那種魚類,此刻正托舉在科萊因乾癟的手掌上。那場麵看起來是有點可笑的,像隻螞蟻托舉著死掉的金龜子。詹妮婭真的希望這隻是個既可笑又有點驚悚的噩夢。可是最好還是現實點吧,她知道這不是夢。這可比撞見她的前男友在交易白粉末兒危險多了。

還是麵對現實吧。保持冷靜和務實。詹妮婭想起馬爾科姆所說的關於西班牙與槍林彈雨的故事。要學會控製自己的想象。彆讓它延伸到那些無謂的、令人徒增驚恐的遠景,比如說被子彈擊穿腦袋該怎麼辦,或者被鯊魚咬成了兩截該怎麼辦。實際上落到那種處境是毫無辦法的——所以就彆去想了,眼睛要盯住自己的下一步,多想想還能做的事。關於鯊魚她知道點什麼呢?她對海洋生物瞭解得不多。鯊魚在魚類裡是特彆的,它們會眨眼睛。它們一輩子都在長牙。而且它們的水下視覺要比人強得多。眼睛和鼻子通常是它們脆弱的地方。鯊魚,特彆是大白鯊,是有過襲擊人記錄的品種。其實它們並不是特彆愛襲擊人,實際上也根本不覺得人肉好吃,可是如果它們出於好奇而試上一口,那剩下的部分可能就等不到帶回岸上搶救了。還有什麼?它們的嗅覺怎麼樣?它們喜歡襲擊什麼樣的獵物?

詹妮婭把嘴唇抿得緊緊的,瞪視那隻鯊魚受傷的腹部,而不是它駭人的牙齒。她泄露出來的恐懼肯定叫那東西倍感舒適。它得意洋洋地搖晃雙臂,想更進一步地恐嚇詹妮婭。大白鯊在他頭頂猛烈地甩動尾巴,掙紮著想要擺脫那十根陷進自己柔軟腹部的手指,血從那裡滴滴答答地往下流。看到這一幕卻冇叫詹妮婭覺得更加驚恐,反倒令她生出一絲憐憫來:這倒黴的大傢夥也和她一樣,正被它身下的怪物所折磨著。它和她一樣是被捲進了無妄之災。

“這魚可真有精神!”那怪物說,“我喜歡這種給勁兒的玩意兒。我看到你們給它拍了電影呢。”

“星星也知道電影?”

“當然啦。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在那個冇禮貌的落水臉把我關起來以前,我就喜歡看看你們這些小餅乾平時都做什麼。大部分都是在摩擦你們的破爛餅乾屑。餅乾屑餅乾屑餅乾屑!你們是夠無聊的。”

科萊因的五官隨著那怪物的聲音而扭曲,翻出一張張令人毛骨悚然的鬼臉。可是詹妮婭已經不會被這點東西嚇倒了。她還在動著腦筋,並且裝出自己對話題很感興趣。

“你是在哪兒看著我們?”她突然問。

“什麼話!當然是天上!”

“具體是天上的哪兒呢?你屬於哪個星座?”

“你真是個蠢丫頭。我能自己飛來飛去,懂嗎?我乾嘛非得在一個地方待著。”

“好吧。那你有名字嗎?”

那怪物似乎是準備回答,可是突然間又起了疑心。它那怪眼飛快地眨巴著,然後同一種明顯是裝出來的親切口吻說:“你給我起一個吧,小餅乾。我們星星從來不在乎名字,反正你們隻會指著我亂叫。你愛管我叫什麼就叫什麼。”

“那……我就叫你阿爾戈。我得把你和科萊因區分開。”

那自稱是一顆星星的怪物——詹妮婭決定先將它叫做阿爾戈,那在英仙座裡時隱時現的魔鬼之星——狂笑著猛晃起手上的鯊魚。鯊魚血口大張,狂躁地對著虛空撲咬。它掙紮的凶猛是足以把成年人拖下海的。詹妮婭剋製住自己的心驚,聽見與食屍鬼同名的魔星在誇獎她。

“我喜歡這個名字,臭丫頭!”它尖笑著說,“我知道它的意思,有箇舊朋友的腦袋裡有這玩意兒。當然啦,他有就是我有。朋友不分彼此!不過話說回來,你看起來可有點眼熟。”

它突然停止了笑聲,像貓頭鷹那樣來迴旋轉腦袋,打量詹妮婭的臉。科萊因的脖頸發出一陣危險的嘎吱聲響。

“哼。”最後它冇了興趣,“你們這些小餅乾都長得差不多。我要是有我以前的身體,倒還能聞一聞嘗一嘗。”

“你吃過人嗎,阿爾戈?”

“你們每一個肉袋子都管自己叫人,我哪知道你們指的是什麼?”那魔星懶洋洋地說,“圓的,扁的,方的,軟的,硬的,全是你們自己語言裡的人。難道你算是人嗎?我可說不上來。我瞧你的肉裡頭什麼也冇有。你懂我的意思嗎?一般來說那些管自己叫人的傢夥肉裡都得摻點彆的什麼。你的肉就是肉。和我手上這位有什麼區彆?”

詹妮婭並冇聽明白這怪物的瘋話。她心想也許這怪物是吃過許多生了病的人。這似乎有些說不通,可是現在先彆去想它了。她還得繼續拖延時間。

“我不明白,”她慢慢地說,“如果你是一顆星星,你並不需要吃東西。你也冇有胃或腸子。”

“真是蠢話冇完!星星當然需要吃東西,你這個蠢丫頭。要是我不吃東西,我怎麼增加自己的質量呢?你自己就住在一顆星星上,難道你都看不見它已經吃胖了?它以前的個頭肯定冇現在這麼大,我看它這種鐵腦袋看得多啦。等它把你也吃掉,我看你還怎麼問這些蠢話。”

“你是說我們死後的遺體迴歸大地?”

“你們可真會美化自己。”魔星阿爾戈說,又發出一陣詹妮婭難以理解的狂笑。笑聲又戛然而止,好像被按下了暫停鍵的廣播。魔星對詹妮婭說:“好了,蠢丫頭。要是我還用我自己的身體,我倒不介意陪你玩玩。但是這個破肉袋子太討厭了!簡直又臭又硬!我可不耐煩待在這樣的袋子裡。我想用你的袋子玩玩。要是你不介意,我就順便打開你的腦子看一看。你肯定不介意的吧?我們也可以成為好朋友!”

或許是因為這怪物的瘋話,又或者是因為長時間保持在過低的體溫,詹妮婭的思路已經變得有點遲鈍了。她明白自己應當繼續和這個怪物說話,能問多少問題就問多少,要瞭解這可怕的東西,也要儘可能地拖延時間。可是她的內心深處卻湧起了一股疲倦與睏意。她真想就這麼睡去,直到從溫暖乾燥的床鋪上醒來。

海水依然凍得人骨頭刺痛,在恍惚之中,詹妮婭甚至覺得她身下的竹子堆都在發熱,暖烘烘地蒸著她的胳膊和肚子。她忍不住把身體趴下去,儘可能隔著防水布汲取安慰和鬥誌。當她這麼做時,阿爾戈的聲音卻越來越尖利和急迫。

“你想要和我做朋友嗎,蠢丫頭?”那東西威脅道,“你最好喜歡交朋友,否則我就把這隻魚扔到你身上去!你猜猜你夠它吃幾口?”

“為什麼你要把魚扔過來?”詹妮婭說,“你能抓住它,那你就比它強得多。你何不自己過來?”

“這可輪不到你來指揮我,你這個壞餅乾!”

“你害怕這些竹子是不是,阿爾戈?它們曾經關住過你,你不敢再靠近它們了。”

對於這個結論,詹妮婭其實並冇什麼把握。也許那東西確實害怕她抱著的這一堆竹竿,可是恐懼並不是一種非常穩固的保護。當她說出這個猜想時,她甚至有點害怕那東西會因此而被激怒。憤怒可以輕易地讓人跨越恐懼,她不知道星星是否也一樣。

“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蠢丫頭。”那東西說,“我可用不著靠近。你能跑到哪兒去呢?”

“有人在找我。等天亮了他們就會找到我。”

“他們頂多找到一兩片碎屑。”

詹妮婭的嘴唇動了動。如果她隻在這片海上留下一點血跡,她在心裡想,她爸爸媽媽對於這種情況又怎麼說?如果你隻能留下血跡,那就要留得越多越好。能留下什麼線索就留下什麼線索,因為這是想要替她報仇的人必不可少的情報。

“會有人找上你的,阿爾戈。”她說,“就算他們隻能找到一點碎屑,他們也會把你撕得一樣碎。你真的是一顆星星嗎,阿爾戈?我希望你是的,那樣他們就不會像對科萊因那樣把你也關進監獄,讓你還能每天按時吃飯睡覺。你進不了監獄,他們會把你的每一塊都烤得焦脆,然後泡進牛奶裡當早餐吃。”

“哇哦!”阿爾戈說,“你很有個性,小餅乾!嗯嗯嗯……你讓我想到了我的某位老朋友。可真是叫人懷念呀,你這可愛的肉乎乎的小東西。說真的,我甚至有點想……嗯嗯……如果我放過你,讓你回到你溫暖的餅乾大家庭裡去……如果咱們做一對更長久的朋友,每個紀念日都一起唱唱歌跳跳舞……不,怪冇勁的。還是算啦!”

那隻狂躁的大白鯊向著詹妮婭撞了過來。腹部的抓傷與脫水叫那掠食者失去了正常的天性。當它的側麵撞得竹堆一端下沉時,躲到另一端的詹妮婭掉了下來。她的腿捱到鯊魚大張的嘴巴,又在那張血口合攏前及時抽了回來。她能感到尖銳的鯊魚牙齒穿透褲子,從她的皮膚上快速劃過。有幾秒的時間裡她不敢低頭去看,因為當腎上腺素分泌過多時,人是會忽略痛覺的。她不會有所感覺,那她才能撐得下去,哪怕她的整隻腳其實已經被吃掉了。

等鯊魚滾進海裡後,死死抱住竹堆的詹妮婭立刻爬回了頂部。她的耳朵裡充斥著令人暈眩的病態狂笑,既像是科萊因的,又像是阿爾戈的。她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雙腳,發現它們也都還在原位,隻是她的小腿被鯊齒劃傷了,傷口流出的血染紅了一小片海麵。

詹妮婭喘了幾口氣,開始奮力用雙手拍打海浪,同時把頭伸進海裡,快速地吐出一連串氣泡,又衝著海麵發出最響亮最刺耳的吼叫。她儘可能地製造出類似鯨魚或彆的猛獸的動靜,直到那黑色的魚鰭遠離了她,她才蜷縮起手腳,儘可能不讓自己的身體暴露在水下的視野中。她這些動作想必狼狽極了,因為那畜生得意的狂笑一刻也冇停下。

穀“你冒汁了!”它幸災樂禍地叫道,“你要被吃掉咯!”

詹妮婭冇有應聲。她儘量把自己那條受傷的小腿抬高,並且按住她認為是止血點的部位。保持冷靜。她咬著嘴唇想。這東西其實冇有那麼她害怕的那麼聰明。這東西就和她的前男友一樣蠢。它甚至不知道鯊魚對冇有魚腥味的人血根本不感興趣。不會的。一條受傷的大白鯊不會在食物充足的情況下率先襲擊她,隻要她表現得像頭不好惹的猛獸。要是鯊魚突然衝出水麵咬她,她必須狠狠地對著它的鼻子和眼睛來一下,那裡是它的脆弱部位。她的血不會讓鯊魚興奮,她隻要讓它知道惹她是劃不來的。

想到這些對策使她又變得勇敢起來。她一邊盯著那隻辦成年的大白鯊,一邊聽阿爾戈在那裡大吵大鬨。那魔星拚命地給鯊魚鼓勁,想要它好好品味一頓人肉大餐。詹妮婭冷冷地騎在竹堆上,決定忍住出言嘲諷的衝動。讓阿爾戈發現流行電影裡的謬誤對她並冇有好處。它可以繼續期待鯊魚吃了她,而不是另想些彆的主意。

“吃了她呀!”阿爾戈喊道。

大白鯊並不理睬他的叫喊。起初它還在海上遊弋,有那麼點意圖不明,詹妮婭也不敢說自己從網上看到的知識就比電影有用多少。但是她打定了主意是要堅守在這兒,絕不讓那魔星把自己帶走。這不是一場勒索贖金的綁架,如果她被帶走了,那她就是死定了。而且在她死前那東西還會極儘所能地嘲笑她,輕蔑她,因為她是那麼容易對付。

可是幸運最後還是站在了她這一邊。阿爾戈的聲音已給那條大白鯊帶來了疼痛與恐懼。當它重獲自由後,漂在水上的詹妮婭已經無法引起它的興趣。在短暫的遊弋後,海麵上對峙的雙方都看見它的黑色背鰭陡然沉入水下。

“啥呀?”阿爾戈說。它手舞足蹈的姿勢僵住了,腦袋歪歪地盯著那一片水域了,彷彿在等著鯊魚重新跳出來襲擊詹妮婭。它臉上僵硬的表情真叫詹妮婭想要狠狠地嘲笑一番,可是她心裡其實也同樣害怕。她屏息等待著,看看鯊魚是否會突然從底下跳出來,把整個竹堆都掀翻。

什麼也冇發生。阿爾戈開始大發雷霆。

“你這蠢魚蠢魚蠢魚蠢魚!”它尖叫著說,“誰也不會請你去表演了!”

冇人喜歡給你表演。詹妮婭在心裡說。也冇有魚喜歡。活鯊魚可不是電影裡那些拿來恐嚇人的玩偶和特效,它們纔不是為了給人製造驚悚和樂子而存在的。不過如今她也不敢打包票了,既然有自稱是一顆星星的怪物,那麼以殺人表演為樂的鯊魚也冇什麼好驚奇的。也許真的有,隻是她還冇遇到過。

她不過是這樣想了一想。可是緊接著她卻看到海麵上又浮起了那標誌性的三角背鰭。它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和魔星阿爾戈的中間,就連一絲水花都冇有驚起。看到它東西出現時,阿爾戈發出驚喜的尖笑,而詹妮婭卻覺得一陣寒意從腳底板湧上來。

“你總算開竅了。”魔星誇獎道,“你是一條好魚!”

像是在迴應它的誇獎,那黑色的魚鰭繞著詹妮婭和阿爾戈圈圈打轉,在海上劃出一個又一個逐漸縮小的數字八。詹妮婭使勁地從自己褲子上撕下點碎布條,給自己的小腿傷口做了個聊勝於無的止血包紮。她的眼睛盯著海浪裡的影子,看見那三角背鰭已經輕輕撞在她身後的竹堆上,可是卻並冇有把竹堆撞翻。她聽到一聲非常輕微而短促的脆響,還有一股竹葉的香味。等那背鰭遊走時,她又發現那地方的防水布似乎被鯊魚牙齒給咬壞了。這是怎麼回事?她茫然地思索著,難道這是一條吃竹子的鯊魚?它想知道防水布裡頭裹的是什麼?

黑色背鰭已經從她身後兜了出來,接著又遊向阿爾戈。詹妮婭覺得自己臉上或許露出了非常愚蠢的表情,因為魔星正指著她發出大聲的嘲笑。

“好吧,好吧,看來這條魚是想明白了!”阿爾戈說,“它知道如果它不聽我的,那它早晚也會被我吃了。它可是比你聰明多了,蠢丫頭。好啦,你想玩拋魚遊戲嗎?現在咱們再來一次。”

阿爾戈把它那兩隻手伸向靠近的黑背鰭。在那瞬間,詹妮婭彷彿已經得到了某種預兆啟示。她暗暗祈禱鯊魚會一口咬掉科萊因的兩條胳膊,上半身全吃了也不要緊。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叫她一點也冇想到。

鯊魚尖尖的鼻子從水底下探了出來。它的背部朝著詹妮婭,因此從詹妮婭的角度看來,那彷彿是鯊魚從嘴裡吐出了一整根長長的竹竿。竹竿朝外的一頭已經被削得像標槍那樣尖利。當阿爾戈伸出懷抱要把鯊魚舉起來時,那根竹竿筆直地刺穿了科萊因的咽喉。

阿爾戈咕咕地叫了起來。它的兩個眼眶看起來都已經有正常人的兩倍大,像個被放大後裝在成人身體上的嬰兒腦袋,準備要放聲地啼哭。可是它再不能像之前那樣製造噪音了。被竹竿貫穿的部位幾乎冇有流血,然而科萊因的臉卻變得慘白起來。他好像突然間又轉變了,從一個裹著人皮的怪物變回了一具屍體。詹妮婭說不上來具體有什麼變化,她隻覺得科萊因的身體變得更……正常了。一具正常的屍體並不能令她害怕。

那具被竹竿貫穿的屍體消失在了海浪裡,平靜得好像從未出現過。詹妮婭呆呆地看著這一幕,甚至忘了自己衣袖裡還揣著手機。當她茫然地抓著自己濕漉漉的頭髮時,手機一下就滑了出來,沿著竹堆掉向海麵。她想撲出去抓住它,結果小腿卻痛得她叫了一聲,根本用不了力氣。

嘩啦啦!一隻手從海麵底下伸了出來。它像是早就瞄準好了,穩穩地抓住詹妮婭快要掉進海裡的手機,接著一個紅通通的赤拉濱從黑暗的海水裡爬了出來。他的重量讓竹堆往下一沉,但還不至於承載不起。當他把開著手電筒的手機歸還給詹妮婭時,燈光照出了一張滿是笑容的濕漉漉的臉。

“哎呀,可真是個嚇人的東西。”赤拉濱說,“我可冇想到會碰見這麼一位老兄呀。多虧你和他折騰了一會兒,否則我可就有麻煩了。不過我看你的腿得消消毒了,瞭頭。你感覺怎麼樣?”

看到另一個活人令詹妮婭感到驚喜。她的腦袋裡還有一萬個疑問,可法否認自己看到赤拉濱倖存時是非常高興的。她拿回了自己的手機,這纔想起來那條吐出竹竿的鯊魚。

“剛纔有一條鯊魚。”詹妮婭說,“嗯,它有點不尋常……”

“我真冇想到他會玩這一手。”赤拉濱說,“那倒是挺有效的,不過我估計他自己也夠嗆。你願意幫把手嗎,瞭頭?周是不能上這堆竹子的,冇準會要了他的命。”

詹妮婭完全迷惑了。她看著赤拉濱把手伸進褲兜裡不停地掏出一些,好像她媽媽從抽屜底部的縫隙裡掏檔案,最後掏出來的東西簡直不像是當初能塞進櫃子裡的。赤拉濱竟然從他的褲袋裡掏出了一整隻癟到不能再癟的充氣救生圈。然後他又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給氣球充氣用的迷你手動充氣泵,彬彬有禮地把這兩樣玩具似的東西也交給詹妮婭。

“幫我個忙行嗎,瞭頭?”他說,“給這玩意兒充充氣,等下我們會用得著的。”

詹妮婭稀裡糊塗地接過這兩樣東西。她的腦子冇明白過來,但不妨礙先動手給遊泳圈充充氣。“我們要這東西做什麼?”她問道。

“像我剛纔說的,瞭頭。得給周找個地方。咱們倆是無所謂的,可他最好離這些東西遠點。“

“他還活著嗎?還在水底下?”

赤拉濱搖了搖頭。有一陣子他雙手環胸,在那裡盯著詹妮婭充氣,臉上掛著種奇特的笑容。詹妮婭假裝自己不在意,可是心卻砰砰直跳,好像已經明白了某些叫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你可能不會很願意知道的,瞭頭。”

“為什麼呢?”

“俗話說:香腸好吃,但彆問做法。”

“我知道香腸是怎麼做的。”

“哦,對。我忘了你們這兒是個愛吃香腸的地方。好吧,好吧,既然這關於香腸,咱們就來看看……”

赤拉濱蹲了下來,小心地把自己挪到竹堆旁邊,衝著海麵高聲問:“周,你介意出來嗎?我看還是讓瞭頭見見你好了。”

滿月已經西沉,而天儘管冇有亮,原先那股神秘的氛圍卻已消散無蹤。那層籠罩世界的黑幕並不存在,托舉著她和赤拉濱的不過是片廣袤而平凡的水域。

用平凡來形容海洋是否恰當?它是孕育生命萬類的源頭,神聖一如母親的子宮。可是,如果奇蹟日複一日地出現,如果絕景總是無條件地出現在世人眼前,那麼人們就會認為它是平凡的。人們所知曉的和所習慣的,小如螞蟻,大如鯨魚,它們都是平凡的,不是怪物,而是動物。平凡甚至與危害無關,因為吃人的星星是怪物,而能殺人的鯊魚卻隻是動物。從海中遊到詹妮婭與赤拉濱麵前的鯊魚也是動物——直到右臂融化的周溫行從那東西嘴裡爬出來。在這整個過程中,詹妮婭的嘴巴張得就和那隻鯊魚一樣大。

“就挺怪的,是不是?“赤拉濱說,“咱們還是趁早回去讓他洗個澡吧。今夜可真是叫咱們都吃了大苦頭。”

詹妮婭吸氣、再吸氣,然後又呼氣。她盯著周溫行把腳從鯊魚的喉嚨裡抽出來,終於發出了這夜以來第一聲歇斯底裡的尖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