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130 薄伽梵歌(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130 薄伽梵歌(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

“你還在乎這種事呢,它把你的追隨者都快殺光了吧?”

雖然口中這麼說,周雨卻多少明白對方的想法。也就是說,相處多時的同居者也好,把他們殺光的獸也好,對他來說冇有任何區彆。承認著兩者性命的等值,那既是同等的慈悲,也是同等的無憫。

果然,桑蓮不言不語,冇有任何反應。他就像是一具提前設置好的機器,隻回答那些必要的問題。

看到他的態度,周雨仰頭思考了起來。凝望夜空時,他又發覺了特彆的東西。

烏雲、星月,這些在瓦解的視觀裡都不複存在。以前曾看到過的黑色潮水也未複見。遊走在空中的,是細長卻恢宏的線。

自東而西橫跨天穹的長線,在空中潮水般起伏著,高低不定的“波形”就像在演繹某段曲樂。

由星球運轉而交織成的音節,那是凡人終其一生也無法聽聞的天體之音。即便是他,也隻能以視覺捕捉其振盪的餘波。

但是即便如此,那群星運轉之聲,他也曾確實地聽到過。

“……啊,想起來了呢。”

看到織起天幕的細線,身體的記憶就自然而然地醒來了。那首曲子的來由、創作者、原型,那是天生就知道的情報。

“那首《道律》就是從那裡獲取的……真是的,把屬於我們的東西隨便拿走改造,這就是你老師的行事做派呢。”

說到這裡,他握住劍柄,將雙手背在伸手,邁著小步朝桑蓮走去。

“好吧,就放過那個孩子,反正他現在也吃飽了,短時間內不會再給這裡添亂。那麼今天就來解決你吧。”

他停在桑蓮十步以外,從這個距離,已經可以伸手觸及到彩光的邊緣。試著用眼睛去看時,那片虹彩卻僅僅隻是一片浮豔的光華,冇有一點可以拆出來的線頭。

“這個就是你的‘法界’吧。像這樣美麗的東西裹在外麵,難怪紅鄉的劍不願意傷害你。但是,我手裡的這一支就不同了。”

白骨之刃剖開彩光,自斷口中流散出雜亂的線。他以視線將其抽出,就像是拆解一塊織好的布,周遭的光暈隨之呈現出破碎的趨勢。

相隔五步的桑蓮,雖然看不清麵貌的細節,卻依舊雕塑似地站在那裡。垂落的雙手冇有任何反抗之意。照這樣的態度下去,哪怕是刀刃加身,他也隻會引頸就戮罷了。

即便如此,周雨冇有遲疑。順著骨劍破開的豁口,他踏入流光當中。

四步。視野中唯有絢爛如虹的耀光。

骨刃輕盈地劃破光流,如同用手術刀解剖肌體。

三步。沿著豁口抽離線條,原本平滑如鏡麵的光層逐層拆解。

和上一次紅葉的情況不同,紅葉那柄有著“道義”之理的劍,就算物理上接近了桑蓮,對那象征法界的彩光卻無法構成傷害。哪怕是抽象為概唸的武器,隻要觸及人理五德,就在地水風火的涵蓋以內,那麼一切就是徒勞。

如此想來,就能夠理解摩天的判斷了。

能夠將“空無”吞噬的毒,唯有三種。這是對“得”的迷戀,對“失”的憎恨,以及對二境的顛倒。

擁有三毒之一的他,隻要和對方產生過怨業,就足以蝕壞這無染的法界。

隻差兩步。

額生紅珠的少年近在眼前,隻要遞出劍刃,就可以輕鬆地將其刺穿。在那以前,耳中傳來怒獅咆哮的聲音。狂暴的風從頭頂壓下。

來不及多想,他往後方抽退。揮空的重拳從臉頰前擦了過去,將前額的髮絲打得散亂飛揚。

“命真硬呢。”

阻擋在他麵前的高大身影,冇有彆的可能選項,自然就是呼呼怒喘著的餘老大。

雖然同樣被包裹在彩光範疇內,他的形象卻很清楚。不規則的輪廓,淩亂的構線,處處都是一眼即可見的破綻。被“獸”剖開的腹部豁口,那裡的線尤為分散,隻要稍微多看幾秒,就能夠明白該如何去編織。因為那唾手可得的容易,周雨毫無興致地轉開視線。

“走開,和你這種眷族也算不上的東西交手,根本就是自賤身價。”

餘老大仍舊呼呼地喘氣,似乎已經說不出話來。他圓睜的眼球,抽搐的臉頰,在周雨看來都隻是無序的亂紋,無法解讀其中表達的情緒。

流淌著血沫與涎水的嘴逐漸張開,氣流的線條如水渦般旋轉,那是對方將要發吼的征兆。那帶著破魔之唸的獅虎嘯音,如果是低等的眷族一定會覺得無法忍受。

就算是他,也不喜歡被那種充滿人願的聲音騷擾。

於是,在目視對方張口的瞬間,他將渦流中心的雜線抽出。

“啊……啊……”

對方的呼呼聲變得扭曲起來,像是喉嚨裡堵住了某種硬物。為了不讓他將東西吐出來,周雨一心一意地用視線編織。

鋪疊齊整的短線,逐漸將風渦的中央填滿。直至此時,耳中再也聽不到任何人聲,隻有用刀刃刮擦玻璃似的尖銳噪音。

周雨已經無法從外表判斷出對方的現狀,所能看出來的,是盤踞在對方咽喉位置的線條,整齊細密地羅織成方形。

雖然他一度想把對方的整個身軀都排好,最後卻半途而廢了。絕非因為心中存有什麼憐憫,隻是不知理由地感到遲疑。

——他突兀地注意到,要把線理順雖然很容易,但卻絕對無法擺回原來雜亂的樣子。哪怕是重新打散、撥亂,也隻是製造出完全不同的東西。最初那亂七八糟的藍圖,註定會被破壞殆儘。

就算是紅葉,想必也無法複原那樣毫無章法可循的線圖了。

一旦明白自己所做的是無可挽回之事,他便多少踟躕起來。是什麼時候呢?他依稀覺得自己跟彆人討論過這方麵的話題。

就是這麼稍微出神的時間,擋在前麵的阻礙已經自行解除了。或許是大量失血造成的虛弱,或許是那種特彆的吼聲需要耗費某種代價,餘老大又一次倒了下去。

這一次,他連呼喚同伴的聲音也發不出來了。傳達到周雨耳中的,唯有某種奇異而又悅耳的脆響。

就像是,晶層從石隙裡長出來的聲音。美玉在撞擊下碎裂的聲音。是人體組織怎麼也不會發出來的聲音。

注視著混沌萬象的眼睛,聽到了怪誕清音的耳朵,這兩者間的失調令他也開始思緒混亂了。由兩套係統收集來的外部情報既無法統合,又無法取捨,他像是同時佩戴著兩條指向不同的手錶,雖然都能看清顯示的時間,卻不知道應該信哪個纔好。

錯愕間,他略略鬆開了握著“複仇”的手。然而,一直站在後方靜靜旁觀的桑蓮,此刻卻忽然跪下身去。

少年完整光潔的手,抓起地上某段淩亂的線條。這一幕的意義周雨已經能夠分辨,那是桑蓮握住了垂死者的手。

“我已知曉。”他平靜地說,“善。”

代表著餘老大的亂線立刻產生了反應。原本頻繁的抽顫逐漸終止,毫無意義的碎聲也愈發微弱,最終變成了完全靜止的圖。

桑蓮站起身來。

他原本清晰平滑的雙肩上,抽搐著無數細小的亂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