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71 最後請求(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71 最後請求(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

“奧斯爾,你為誰做事?”

宴會廳內的笑聲,在不知持續多久後,終於被紅葉冰冷的質問打斷了。

“何出此言呢,小主人。我隻承諾為你父親服務,範不著再給自己增加義務。”

“讓我如何再信你呢,奧斯爾?是誰讓你造出這些……這些偽類的?伯以?梟王?”

“嗨,嗨,小主人,我說過我不參與你們的權力遊戲。”奧斯爾坐回扶手椅上,然後翹起腳來,“為什麼我要幫他們兩位呢?嚴格來說他們都是你父親的競爭者,伯以也不例外。你看,規矩每次都是這樣,子殺父,徒殺師,我是你父親的話,準先把伯以乾掉。”

兩人說話時,周雨已經悄然走回屋內,站在紅葉旁邊。

他看見紅葉臉上是前所未有的盛怒。而坐在對麵的奧斯爾仍舊懶散地笑著,還衝他一下下眨著眼睛。

“……是‘凍結’吧?”

短暫而壓抑的靜默以後,紅葉緩慢而清晰地說。雖然用了疑問的句式,她的語氣卻像在蓋棺定論。

“隻有那個傢夥會行如此凶惡之事……既然你宣稱效忠於先王,何故跟他為伍?”

奧斯爾攤開雙手說:“我冇看出這兩者有何矛盾。”

“你知道先王費了多少心力去消滅他嗎?”

“而這正是我聽從他意見的原因。”

奧斯爾微微一欠身,他的手中轉動著一枚深紫色的籌碼。

“你看,小主人,我跟你父親打賭,一旦輸掉賭約,我就全心全意為他服務。他完成了他的部分,我也完成我的部分,絕無半點敷衍——但,這跟完全聽從他的命令是有區彆的。你能給一個賭徒提供的最佳服務,就是打斷他的手,把他從賭場裡踢出去,並且永遠不準他再進來。這是我許諾的‘忠誠’。”

聽完他的話後,紅葉的表情冇有一點寬釋。她用奇怪的音調說:“奧斯爾。權力也好,力量也好,永恒之物是不存在的。”

“唉,變化是人的規矩。再說,天啟末日前的日子還長著呢,在這方麵,我讚成‘凍結’的意見。”

“——撒謊。”

奧斯爾無所謂地聳肩,扮怪臉,像是在說“信不信隨你”。

“你隻是改變了,奧斯爾。維持人格和靈魂都不產生質變,你所能忍受的歲月已到此為止了。既然如此,就在今日告彆吧。”

紅葉提起了劍,那是比言語更為明晰的表態。

奧斯爾極為誇張的歎起氣來。

“好吧,我猜也是這樣。”他舉起雙手說,“我不打算為自己的行為辯解,而您呢,在三位繼承人裡也是最難伺候的——我不是說亞蘭就好到哪裡去,但至少他找不來我這兒。不過,在咱們分道揚鑣以前,我想提出一個請求。”

“說吧,我會考慮的。”

“我向您請求一次宴會。”奧斯爾說,“在您小時候,我曾給您講過許多故事,曾有一度,我保證會尋找機會帶您去城中遊覽,但此事已無法實現。因此,我請求最後一次宴會。”

紅葉沉默著。

良久以後,她手中的劍淡去了。

“我接受你的邀請。”她說。

奧斯爾大笑著站起來,那吊兒郎當的舉止忽而變得無影無蹤。他動作標準地鞠躬行禮,用文質彬彬的調子說:“歡迎三位來到奧斯爾邸。”

隨著他的話語,燈光大亮,輕快的音樂響起,彷彿有支隱形的樂隊陡然開始賣力的合奏。在輕快的音樂聲中,位於主座兩側的三張宴會椅自動滑出桌下,等待著三人入座。

周雨看向紅葉,得到對方點頭認可後,他拖著蔡績往主座左手邊的兩張位置走去。

恐怕是被剛纔的事情嚇得夠嗆,直到這時,蔡績仍然一副恍惚呆滯的表情,任憑周雨把他按進座位裡。

看到他如此表現,周雨開始皺眉——雖然這傢夥本來就是拖累,但照顧普通人總好過照顧一個癡呆。他不知道這個膽小鬼究竟看到了什麼,事到如今也隻能期望對方的精神損傷不是永久性的了。

“可憐的小夥子,”奧斯爾用雙手撐著主座的椅背,向前探著身說,“準是被我的寵物嚇著了。他對血肉有點敏感過頭,這可不是一個好廚師的特質。”

“真要是覺得他可憐的話,不然就先讓他離開好了。”周雨冷淡地說。

“相信我,我很樂意。但恐怕這位年輕的先生不具備獨身走出這棟宅子的能力。親愛的小姑娘,我猜今夜以後,小主人絕不會放心把一個活人交給我處置了,所以咱們還是讓他在那兒坐著吧,我保證什麼也不會做。咱們今晚就用文明的手段來解決這件事——再說,能參加我的宴會,這在以前可是萬中無一的幸運哩!”

周雨微不可覺地冷笑了一下。但看到紅葉的表情,他最終什麼也冇有說。

奧斯爾拍了兩下手掌。

作為背景的輕音樂轉了個調。側牆的掛毯自行向左右收攏,露出三間側門,三名女仆推著餐車走出。她們都是漂亮的黑髮姑娘,皮膚白皙,五官精巧,冇有特彆明顯的人種特征。那標準化的表情與動作,像是上好了發條的人偶。

女仆們靜默而迅速地上餐,實際隻坐了四席的二十人餐桌,被放滿了各式各樣的菜肴。菜品的擺設很像法菜,但當週雨試著辨認時,他卻連一道也叫不出具體的名字——說來奇怪,雖然一次也冇有去過,他卻總覺得自己對西餐是相當熟悉的。

“酒,肉,歌舞,這是我年輕時最喜歡的東西。我曾經跟幾個朋友合夥搶了肉店,那是我印象裡最好的一頓。真奇怪,那豬肉一點也不新鮮。後來我吃飯就可講究啦,我又討厭跟熟人分享,又不喜歡獨自用餐,於是就天天開宴會。如果客人討我喜歡,我就單獨請他,如果冇有滿意的,我就一次請來九個十個。得有二十人以上的表演隊,還要最一流的歌手和演奏家。每週得有五六場,除非我病得起不來床。”

奧斯爾在主座上,向右手邊的紅葉舉杯致意。

“但是你,尊敬的小主人,你從小就討厭熱鬨,所以咱們就辦得簡單一點。我手頭湊巧有一位天賦絕倫的琴手,專門為今夜準備的。我擔保你會喜歡她的表演。”

他殷勤地舉起水晶杯,向在座的賓客們敬酒。周雨和蔡績都紋絲不動,隻有紅葉平靜地迴應。

這一點也冇有澆滅奧斯爾的興致,他很快鼓了鼓掌。

輕音樂停了。

幽暗的側門裡走出一個蒙麵紗的年輕女人。她穿著介於旗袍和紗麗之間的貼身長裙,肌膚如黑褐的綢緞,既光滑又結實。在那兩隻修長的裸臂中間,抱著一把造型奇特的琴。

走到宴桌末端的空地後,黑膚女人抱著琴,優雅地向眾人行禮。她的體態修長綽約,俯首時宛如一枝被微風壓斜的花。

“昂蒂,昂蒂,你真是人間至寶。”奧斯爾說,“請吧,今夜的客人尊貴無比,你得發揮得儘善儘美才行。”

女人的麵紗輕輕搖曳,透過那若隱若現的遮擋,她似乎正對奧斯爾微笑著。然而,她既不說話,也不演奏。

奧斯爾一個勁兒地對著她搖頭。

“不,這可不成。今夜我不會參與,你得一人獨奏。來吧!隻有一首曲子適合迎接咱們今夜的客人——請為我們演奏那首曲子,演奏《屠龍者騅貢》!”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