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69 若將永世長眠(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69 若將永世長眠(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總之我就是這樣安排羅先生的婚禮的。”莫莫羅無比滿足地說。

他合上自己長達二十多頁的企劃書。坐在他對麵的雅萊麗伽開始搖頭,而荊璜仍然麵無表情地咀嚼著麪餅。

好一陣後他才嚥下食物,然後說:“你他媽在講啥玩意兒?”

“婚禮。”莫莫羅自信地說。

“誰的?”

“羅先生的呀。”

荊璜瞥向羅彬瀚:“你要結婚了?”

“啊?”羅彬瀚說。他已經走神半個小時了,根本不清楚話題在哪兒。

最後雅萊麗伽用三言兩語解釋了他們昨天去拜訪宓穀拉的經過,並指出隻有羅彬瀚收到了與眾不同的禮物。

“所以呢?”荊璜皺著眉頭問。

“所以他們要結婚了。”莫莫羅說,“相遇,單獨約會,送特彆的禮物,然後結婚——這就是普通智人種異**往流程呀!現在羅先生已經進行到第三步了!下一次就可以結婚了!羅先生,我可以當伴郎嗎?或者當主持人也可以!”

羅彬瀚張大嘴,茫然若失地看著他。

“那還不算是‘特殊的禮物’,”雅萊麗伽說,“如果他們準備結婚,那還需要更特彆一點的,取決於他們各自文明的習俗。”

莫莫羅有點失望,但很快又重振旗鼓地宣佈:“那我們現在就去買吧!羅先生故鄉的求婚傳統是什麼?項鍊?戒指?鎖鏈?還是鳥蛋?”

“鳥蛋?”羅彬瀚訥訥地說。

莫莫羅似乎把這當成了一句回答。他充滿激情地站起來,似乎這就打算出門購物,然後被荊璜一腳踹回座位上。

“你他媽搞啥呢,”他說,“那女的纔跟你們認識幾天?老子剛找出點眉目你們就給我整這出?結你媽的婚,那女的身中天絕,跑到外域絕對是九死一生,到時候怎麼辦?還是準備把她扔這兒守活寡啊?”

莫莫羅胸有成竹地昂起頭:“這點冇問題的玄虹先生!雖然現在的時機不適合讓羅先生過婚姻生活,但我們可以留下宓穀拉小姐的聯絡方式,等我們回來後再舉辦婚禮。昨天我已經計算過蓮樹星和外域已知航線的時間流速差,隻要我們不深入夢幻界,羅先生這邊的流速應該都比宓穀拉女士更高。就算真實情況比預估偏差值大一些,也完全在白塔可以把賬做平的範疇內!”

“……隨便你們吧。”

荊璜放棄了這個話題,毫無興趣地將下巴擱在桌子上。他的頭髮亂糟糟如同雞窩,從回到旅館開始就一直翹得厲害。

雅萊麗伽對著他端詳片刻,然後從背後抽出一把小梳子,一下下地幫他梳理起來。

“隨便梳幾下就行了。”荊璜悶悶地說。

這場麵終於令羅彬瀚回過神來。他瞪著荊璜說:“你這梳個頭髮還要人伺候?”

“少逼逼。”荊璜說,“我煩著呢。”

“你煩啥?梳頭都讓你親媽包辦了,你煩怎麼紮辮子呀?”

“老陰逼要找的那人在躲著我。”荊璜不耐煩地說,“好幾次都快抓到了,結果那人跟陰溝裡的耗子似的,稍微鬨出點動靜就往地底下鑽。我對門城也不算太熟悉,每次都是一線之差讓他跑了。最他媽煩這種不肯正麵過招的傢夥了。”

“那你估計多久能抓住他吧?”

“誰知道啊,不過肯定是比原先預計的時間要長了。下次絕對要把地形給封死了再下手。”

對於這件事羅彬瀚自覺毫無插手餘地,於是也不再理會。他用力地甩甩頭,把農場、藍髮女孩和永生花環統統趕出腦海。這時雅萊麗伽也已將荊璜的頭髮梳得服服帖帖,齊如黑緞。

這令羅彬瀚想起了一個先前的疑惑。他對荊璜問道:“你是哪個水平?”

“你說什麼水平?”

“你不是修真者嗎?”羅彬瀚說,“我看蓮樹星上頭也有一堆你道友,你在裡頭是個什麼水平?”

“他們是泛約律靈脩者,跟我的根底不一樣。跟他們冇什麼好溝通的。”

“那要是兩邊打起來死誰吧?”

“……他們靠的是靈能積累,我靠的是天地形勢。”

“所以他們比你獨立?”

“放屁。”荊璜冷冷地說,“兩邊都是求道追真的,你他媽非問我誰殺人比較強,嫌自己因果沾得不夠是吧?”

“草,”羅彬瀚說,“少爺,你心裡對自己就冇點數嗎?現在才從良還來得及?不過看你以前這麼橫,好賴是個元嬰吧?”

“什麼元嬰?那是靈脩丹道的東西,我要那種能量靈核乾嘛?”

羅彬瀚呆了一下:“那你怎麼算境界呢?”

“煉氣,化神,返虛,合道。我現在化神。”

羅彬瀚下意識地在心裡數了一下。

“這四個就完啦?”他驚奇地問道,“你們難道就冇更細的分法?”

“有什麼好分的。反正知道自己的視觀境界就足夠了,分那麼多吃飽了撐的?”

“不思進取!”羅彬瀚批判道,“你們這麼粗暴的分級怎麼當輕小說男主角?不到一百章就把級升滿了!”

他還想深入探討這個問題,荊璜卻已經跳下椅子。放在床邊的黃金夜鶯主動飛上他的肩膀。

“我繼續找人去了。這件事比預料得棘手,恐怕還要多耽一些時日。”

荊璜回過頭來,和雅萊麗伽對望了一眼,然後又說:“我們在這裡已經待得太久了,你們之後還是小心點吧。”

說完他便離開了房間。而剩下的三人也已用完早餐,準備出發去蓮樹星。

羅彬瀚又開始心神不定。他情願再對荊璜胡扯兩個小時的修真境界問題,好控製自己不去想那座蓮樹星上的舊農場。

坐上航天器後,雅萊麗伽又把他拉進了廁所單間。羅彬瀚原本準備無條件道歉,可他今天實在缺乏狀態。

“你不必真的在乎莫莫羅的話。”雅萊麗伽說,“婚姻無法列入你的短期目標,這是從你的人身安全形度考慮。另外我研究過宓穀拉的病,她隻是變體遺傳者,不是無法救治的原始天絕感染者。隻要她平時注意和約律帶保持安全距離,活到自然壽命終結並非難事——那可能要負擔一筆昂貴的醫療費用,不過錢對我們不是問題。”

羅彬瀚不禁對她感激涕零,但同時也嚴重懷疑她對自己使用了思想窺視術。

雅萊麗伽對著他微笑。那是種暗藏陰謀的魅力表情。

“不過你應該考慮一下。”她說。

“考慮啥?”

“你喜歡她。”雅萊麗伽直截了當地說,“她對你的態度也很特彆。也許現在不行,但是將來,在一切都結束以後,或許你確實可以回來找她。”

羅彬瀚趕緊擺手:“得了吧,就我老頭那德行,恨不得從古代閨秀裡選兒媳,結果我帶個外星女友回去,他不得活活嚇死?”

“那麼你可以選擇不回去。”雅萊麗伽說,“那座農場已經荒廢了,弄到它不會有多麻煩。宓穀拉很喜歡那裡,如果你想和她在一起,等我們返航後你可以把那座農場買下來,然後就在那裡和她生活。”

這是一個羅彬瀚從冇考慮過的選項。他一時間張口結舌,不知道如何作答。

雅萊麗伽用那雙金棕色的,屬於異類的眼瞳凝視著他。她的目光充滿穿透力,彷彿真能直刺人心。

“你已見識過更廣袤的世界。”她說,“它比你誕生的那一隅之地要精彩迷人得多,為何你還堅持要回去呢?”

“家人。”羅彬瀚條件反射地說,“朋友……”

“他們終將和你分離。即便你返回故土,你的父母會死在你前麵,而朋友也將有自己的家庭要看顧,那和天各一方又有什麼區彆呢?”

雅萊麗伽近乎無情地說:“你覺得自己擔負著某種長子式的家庭責任,但冇人真的離不開你。你的父母各有歸屬和人生,那麼你的位置又在何處呢?你願意如此空虛地度過短暫的一生,然後不留痕跡地死去?為何不選擇在你真正喜歡的地方陷入長眠?”

羅彬瀚呆若木雞地站立著。他感到強烈的狼狽和動搖,可在那之中又隱藏著一縷細若遊絲的懷疑。

“你,還有老莫,”他帶著幾分恐慌試探道,“你們兩個為什麼都不希望我回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