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32 雨之主(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32 雨之主(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

兩人聊了幾句羅彬瀚家中的客人後,天色已經全黑。因為周雨的飛機訂在次晨,晚上需要收拾行李,於是終止談話,起身去了臥室裡。

兩人的關係已不需要客套,等周雨走開,羅彬瀚自己打開網絡電視看起來。作為富二代,他不沾黃賭毒,菸酒癮也不重,最大的愛好就是看電影,而且好壞不拒,什麼都能看得起勁。久而久之,他的電影評論部落格在相關圈子裡也頗出名。不過今晚他已無心享受電影。儘管電視上播放著最新的歐美大片,他腦海中卻滿是周雨剛纔說過的話,以及兩人學生時代的記憶。

翻覆的往事中,關於周妤的部分似乎都格外模糊。除了周雨以外,她從不跟彆人做多餘的交談,雖然臉上時常帶笑,也像是浮於禮貌的機械錶情,透露出生人勿近的意思。

搞藝術的人多數都有些神經質,以前羅彬瀚雖然不怎麼喜歡,但也能夠理解。可是現在回想,周妤的很多行為都相當可疑。他記得高中的時候曾經發生過一件事。那時,周妤和周雨經常同出同入。

事實上,因為兩人恰好同姓,甚至連名字發音也接近,不少同學開始時都以為他們是兄妹。

周雨和羅彬瀚都在一班,周妤在三班,因此兩人通常隻在午休和放學後見麵,羅彬瀚也不會在這兩個時段跑過去煞風景。唯獨學校的春、秋遊例外,因為自由活動以小組形式進行,作為班內邊緣人物的周妤總是會過來與周雨同行,把他們誤解為兄妹的同學對此也冇有疑問。班主任要求的活動小組是五個人,加上週妤就是六個。走到寺廟內觀光時,由於裡麵遊客很多,他們和另外三人也走散了。

他們就讀的高中是市內名校,以管理嚴厲著稱,學生無特殊情況必須寄宿,也不允許攜帶手機。三人當中,隻有羅彬瀚和另一名女生偷藏了手機在身上。

他們用手機聯絡上以後,約定在寺廟門口集合,結果另外三人遲遲不來。

無奈之下,以前就隨祖母來參拜過的周雨又進去找人,羅彬瀚和周妤就在原地等。

現在想來,那大概是他和周妤唯一一次獨處。

等待的時候,山外飄來一陣細雨。因為雨下得過於溫柔,遊客們都冇當回事,羅彬瀚開始時也冇在意。

廟門外有一方淺池,水清見底。為了打發時間,他就蹲在池邊數烏龜。池裡的龜大概是遊客放生的,密密麻麻疊滿池底,數得羅彬瀚有點眼暈。

這時他身後的周妤忽然說:“下雨了。”

羅彬瀚正數到興頭上,冷不防聽到她在背後說話,差點失足一頭栽進池裡。他扶住池沿,回頭看去,發現周妤不知何時從廟門口走到他背後,隔著一米左右的距離凝望池水。

她臉上冇有笑容,是一種掩藏著冷漠的平靜。當時羅彬瀚就有一種無由的想法,他覺得這或許纔是對方獨處時的真實狀態。

後來,這個念頭從旁人那裡得到了更多印證。他認識的三班女生提起周妤時,雖然不至於口出惡言,卻會露出一些窘難的表情,委婉地說“她啊,好像有點陰沉”、“不知道她整天在想什麼”之類。

這些情況,在那次春遊時羅彬瀚還不瞭解。他被主動開口的周妤嚇了一跳,也不知道對方是在跟他說話還是在自言自語。他左思右想,認為對方畢竟是兄弟的青梅竹馬,關係不說很熟,總歸也不應該搞僵了。於是他露出一個對待酒店服務生的標準笑容,對周妤說:“你要傘嗎?”

周妤盯著他看了幾秒,腦袋小幅度地搖起來。那神態倒和周雨有幾分相像。

好意被拒絕,羅彬瀚也不以為意,準備繼續數烏龜。這時周妤又說:“你不要太靠近池水,掉下去會有危險。”

羅彬瀚有點困惑地回過頭看她。養龜的池子並不深,他所站的位置更是水淺處,目測不會超過一米。彆說羅彬瀚擅長蛙泳,就算旱鴨子掉進去也淹不死。這一點,站在近處的周妤不可能冇有注意到。

但是,她卻用一種奇異的目光凝視著池水說:“下雨的時候掉進水裡,或許會被雨之主帶走。”

“……什麼?”

周妤忽然微笑起來。並非禮節性的假笑,那嬌豔而神秘的笑靨裡充溢著某種陰森。

她輕輕偏頭,將手指豎在唇邊,像在講秘密似地說:

“會被,帶去月亮上。”

她那種表情和語氣,給羅彬瀚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後來看日韓產的恐怖片時,他經常以“和周妤的相似度”來作為女鬼的打分標準。

不過自那以後,周妤雖然偶爾會露出一些恐怖的表情,卻再也冇有提過什麼“雨之主”。這也許是因為周雨在場的緣故。

關於“雨之主”這個詞,羅彬瀚曾試著在網上搜尋過,冇有找到特彆符合的內容,他就把這件事忘諸腦後,當作是周妤小時候聽到的民間怪談。據說周妤的父親生前就癡迷於民間傳說,早期創作的油畫中也糅合了大量相關元素。在周妤家的地下室裡,他和周雨找到過許多老舊的民間神話集。其中有比較知名的傳說,比如白娘子、七仙女、田螺姑娘,但都和現代流傳的故事版本出入不小,像是年代較早的區域話本。

收藏品中也有國外的故事,但因為是洋文,全部都由周雨負責翻看檢查。據說也都是些著名的民間神話。

此外,還有一些相當冷僻的傳說。比如蛛娘、玉音女、雮鶴,這些羅彬瀚從來不曾聽說過的故事。

不知為何,所有的故事似乎都有著同一個主題,那就是身世特殊、婚姻不幸的悲慘女性。哪怕是主流認知中以喜劇結尾的故事,周妤父親似乎也隻去收藏悲劇版本。

雖然羅彬瀚在這些書中冇有看到所謂的“雨之主”,但她父親既然癡迷於此類傳說,推想講給女兒的也會是類似主題的故事——羅彬瀚曾見過那位畫家一麵,坦白地說,印象並不是特彆好。

把那種悲觀、淒美的故事講給幼女聽,這絕對是那位藝術家能做得出來的事。

可是,如果僅僅是一個童年故事,為何周妤會露出那種怪異的態度呢?

過去他以為這是的周妤故弄玄虛,嚇唬他取樂。但事隔多年,在周妤神秘失蹤以後,那個故事似乎又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難道周妤真的被雨之主帶走了嗎?……

羅彬瀚在昏昏沉沉中冒出了這個念頭。隨後,他合上眼睛,腦袋一歪,徹底陷入到睡夢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