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26 青萍之劍(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26 青萍之劍(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

目標腳腱的位置在周雨眼中明確無疑。遮蓋其上的皮鞋、肌膚,在那個瞬間如空氣般從他眼中消失。人體的構造他生來就是滾瓜爛熟。

刀刃果決地刺出,與此同時,幽光朝著他頭頂籠蓋下來。

——!

周雨驟然收臂抽身,鬆開右手,身體立刻往下墜落。被風揚起的髮梢落入光中,齊整地折斷四散。他在下方兩米的地方陡然出手抓住橫杠,將身體險險掛住。鋼管發出危險的嘎啦聲,右臂流出的血洇濕了外套。

他小幅度地搖晃身體,雙足重新踏住最近的支架,然後沉默地抬頭仰視。

女騎手仍然站在原地,以怪異的姿勢踮著左腳,皮靴裂口的邊緣露出一線鮮紅。她那長達一米的劍身,為了避免切損支架而不自然地抬著。

即便如此小心,她站立的支架也已搖搖欲墜。剛纔為了攻擊周雨,揮動的刃不可避免地切開了鋼管,僅餘五分之一的寬度仍然相連。

似乎意識到不能久留危地,女騎手慢慢地挪動雙腳,將身體轉移至旁邊的橫杠。從那動作看,左腳的肌腱並未完全斷裂。

她的表情除了微微皺眉外仍舊毫無流露。既無被對手算計的憤怒,也冇有急於逃跑的恐懼。

周雨一邊仰看著她,一邊在下方輕快地折轉跳躍著。如果彈簧刀有著對方那武器的鋒利,隻需把對方落腳的地方破壞掉就行。可惜以他**的力氣,不足以用凡刃斷開金鐵。

所以還是要攻擊對方的腳部。這次要更加耐心謹慎,因為對手已經有所防備了。

他繞到對手腳下。果不其然,這次女騎手迅速做出反應,緊隨著他的移動小幅挪步。

周雨冇有出刀。現在還不是時候,如果被對方擊中,哪怕是稍微帶到一下,都絕對會斷顱而死。

他繼續繞著女騎手騰挪。白色的鋼架結構如同他編織的蛛網,將對手牢牢困縛起來。隻要逼得對方無法脫網,徐徐圖之,他遲早能夠取勝。

就在這時,女騎手鬆開了一直抓住支架的左手。

強烈的風流使她難以保持平衡,再加上左腳受傷,她的身體肉眼可見地搖晃起來。意識到機會出現,周雨立刻停止移動。

他有些躊躇,女騎手如此大膽的行動不僅僅是機會,也可能是引誘他過去的陷阱。

但,就在他稍加遲疑時,女騎手已經將左手伸進衣袋,於搖晃中掏出一張對摺的淡黃色方紙。她左手一抖,將黃紙甩開,露出裡麵硃紅色的符文。乍眼看去,酷似道士作法時使用的符籙。

她將黃紙抓在掌心,重新扶住支架,再低頭看向位於她左下方的周雨。

隨後,幽冷的光華席捲而出。

女騎手身周的鋼架瞬間支離破碎,她的身體向周雨所在處劃一條弧線墜落。幽光化為一道弧線,把阻擋在兩人中間的支架全部絞斷,直撲周雨而來。

這捨身一墜不僅是為攻擊敵人,還會把兩人賴以立足的腳手架全部毀壞。對方的衝勢根本無可阻擋,下一秒鐘,無論周雨結局如何,女騎士一定會墜向地麵。

這簡直就是同歸於儘的打法。周雨懷著錯愕的情緒,陡然朝後方傾倒。刃光摧毀了所有退路,唯一不被切碎的方法就是墜落。

幽光就在身前一指之外,他已彆無選擇。與對手不同,他的墜落起點在三樓,隻要采取正確的防護姿勢,避免死亡和重傷都有可能。

重心失墜的刹那,他以雙頭抱頭,儘可能地蜷縮身體。仰落下去時,在他上方的女騎手已將長刃收起,對著他伸出左手。

周雨看見她的口型。

“疾。”

以那手掌為中心,劇烈的龍捲飛旋開來。氣流在空中清晰地旋迴,如同在湖中投入巨石,嗚咽尖叫著掀起巨大的浪濤。眨眼之間,女騎手的掌中生出一場螺旋風暴。因為高速甚至呈現乳白色的空氣渦旋越過周雨,朝著地麵野蠻地衝撞過去。

被那風暴的力量所推阻,兩人下墜的速度頓時減緩。在周雨來得及反應以前,對方甩開掌心裡的黃紙,向下探手,一把抓住周雨胸前飄舞的絲巾。

周雨不假思索地揮刀。

叮的一聲,音色清脆得不像是金屬碰撞。刀刃被幽光截住。

這又是件無法理解的怪事——以雙方近在咫尺的距離,理論上應該是短兵器占優纔對,女騎手卻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竟然攔下了他。

一擊不中,就在周雨來不及反應時,手腕傳來冰冷的刺痛感。兩人離地麵僅餘兩三米,轉眼被捲入衝撞地麵的風暴當中。

風暴中央反湧的氣流將兩人托起。從十米高度墜下,到最後受到的衝力恐怕連一成也不到。

甫一落地,周雨揮刀向自己頸部,割斷絲巾,向下猛一低頭滾避對手。隨後他翻身躍起,反持刀柄,向著敵人的頭頂揮灑刺落。

叮、叮、叮。

女騎手以單膝跪地的姿態落地。麵對周雨的淩厲攻勢,她的手臂以舞者般的靈活拗扭伸展,將襲擊全部接下。

幽光向周雨無聲地拂麵而來。

彈簧刀墜落在地。

周雨按住流血的右腕,麵無表情地向後速退。奈何地麵上落滿了長長短短的鋼管。他在試圖避開時,同樣被刃刺中的右腿劇烈疼痛起來,不聽使喚的腳也隨之在鋼管上打滑。讓他一下摔倒在地。

這下真的一敗塗地了。

踏,踏,踏。

女騎手以劍支撐自己起身,走到他麵前,無言地俯視著他。

略有殘破的月輪在她背後散發光輝,使得那張臉無法看得清楚。相反,她手中的劍變得空前鮮明。

直到此時此刻,周雨才終於看到這柄武器的真貌。

一把八麵的劍——說來費解,在真正見到實物以前,他始終把張沐牧描述的這柄長兵器想象為刀。直到今夜見到靜物,才能從兩側對稱的開刃判斷是劍。

不過,那也隻是“大概”,因為這柄劍是由純粹的線條構成的。

散發冷意的青色光線,將劍身所有的棱角細緻地勾勒出來。而構成劍身的“材質”,僅僅是薄霧般飄蕩在線條間的幽光。

那怪異的景象,就像用熒光筆在黑紙上畫出一把不塗色的劍;或者用沾了發光顏料的纖條編出一個劍形的籠,將光捉住了一般。

這一幕根本不應該是現實中的場景。

簡直像是置身夢境。

就在周雨的注視下,女騎手將那把有形無質的劍抬起,穩穩抵在他的心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