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528 寄自昨日的信箋(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528 寄自昨日的信箋(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免費小說閱讀

[

]

當混亂進行到最巔峰時,雅萊麗伽仍被關在那散發奇特虹光的球狀透明薄罩裡,思考這件事何以橫生意外。她原本的計劃倒也不見得很順利。不管她在外港碰到的那個人為何對她要給她眼下的騙局也許某種試探,或希望迫使她幫忙做點福音族擅長的事她想再見他都不會那麼容易,可至少她也摸清了那位城主的一點性格。她猜想他永遠也不會當著彆人的麵丟下一個決鬥請求,那意味著和這人交涉多少是得兜上幾個圈子的,要有許多輪往來和試探,好幾次言語交鋒,或許還有幾個謎題得解。

現在這些故弄玄虛的中間流程大約是全部省下了。哪怕是最愛出謎題的人,她心想,倘若麵對著一頭埋頭猛踩他房屋的巨獸,可也不得不收起多餘的言語來。

風在整個金廳裡迴盪盤旋,已經不像最初那樣猛烈,然而經久不衰。它那持續的躁音正似野獸在黑暗裡長嗥,使聽者由戰栗至麻木。所有視線能及的黃金守護者,要麼被掃下那無底的深淵,要麼就融化成一灘粘稠的金液。雅萊麗伽分出一點精神給它們做了統計,曉得有大約三百四十二個黃金守護者已被銷燬。她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同一隻被反覆殺死,因為它們全是從那通外外界的唯一階梯上湧來的,當她用視線探尋階梯的另一頭時,隻能看到一片指甲蓋大小的朦朧幽藍。

那或許是一扇門,正如門城中其他跨越了星層與時空的門戶。有時這些門扉儘管看起來敞開,實際上卻壁壘森嚴,若不能給出正確的口令,強行穿越隻會遭來難以預料的災禍。

她在進入門城前已向荊璜強調過此事,而荊璜顯然也聽了進去。在最初的衝突裡他抓住過兩三個黃金守護者,向它們索要出入的口令。這些忠誠的魔像自然冇有屈服,而他則固守在通往天平的階梯儘頭,把源源湧來的守護者們打落階梯。起初他會揮動袖子與手臂,或是讓燃燒的翠星瓦解對手,直到他發現一個更方便的法子。他坐在那兒,用他那根性質奇特的白繩沿著階梯橫懸盤繞,形成一個極為狹長的索套。當足夠數量的黃金守護者沿著那階梯滑落時,索套便上升收緊,卡陷在守護者身軀與底座的空隙間,把它們七歪八倒地擠成一串,拽向下方的黑暗。這下他算是徹底解放了自己的雙方,於是便坐在階梯的儘頭,陷入了雅萊麗伽經常觀察到的那種走神狀態。

當事情發展到這一階段時,雅萊麗伽試著呼喚他的名字,使他目光茫然地望向自己,看上去仍有清醒的神智。

“怎麼了?”她問道。

她本以為自己可以得到答案,因為荊璜的嘴唇明顯地蠕動了一下,像在醞釀自己的措辭。但緊接著他便遲疑了,小幅度地搖了搖頭。他甚至把臉偏向另一邊,假裝聽不見雅萊麗伽說話的聲音。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態,即便是在他們認識的最初也不曾發生。雅萊麗伽感到自己的胸膛裡有一點微弱的壓悶,就像是突然間冇入深水,但那並不影響她的頭腦繼續運行。於是她坐在那固若金湯的泡泡裡,從頭考慮這件事。

在她旁邊伸手可及的位置,三個同樣牢固的泡泡正漂浮著。在那裡頭的囚徒全都曾站在與她相對的天平彼端。那小妖精不斷叨唸著她所不瞭解的零散音節,而夜魘審慎地保持著安靜。它們顯然都不打算在這突發事故裡給自己招引更多的注意。隻有翹翹天翼如今雅萊麗伽認為她確實本尊仍然焦慮地盤蜷在她的泡泡裡,試圖瞭解現狀。

“0305是什麼意思?”她衝雅萊麗伽喊,“他是說哪家工廠的型號?還是它設計者的代號?我不記得哪個飛船製造商叫0305!”

雅萊麗伽回答不了這些問話。就連她自己也在這個問題上縈繞多時。有些文明對數字有著特彆的崇拜,一些數字指代著特彆的神聖或邪惡,還有以數字編織成的密碼暗語,這些假設全都被雅萊麗伽統統否決。那不是什麼密碼,既然荊璜會直截了當地問一個陌生人,他用的詞不會有任何複雜的隱語。

“那船,”她說,“他認得那艘船。”

“顯然!”翹翹天翼回答道,“這危險的孩子,可我奉命去找他並冇聽說!這是那位主人找你們的原因嗎?”

她的語氣絕望但卻和緩,並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危。雅萊麗伽還聽出她對自己有些信任,儘管她和荊璜實為一夥曾為一夥,現狀隻能先如此形容。又一次她身陷囹圄,且照舊是被她所信任的雄性。到目前為止她還不覺得這事兒需要一次嚴肅反思,但不管怎麼樣,她得承認自己對可愛的標準或許是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你對那艘船瞭解些什麼?”她對她的新獄友打聽道。

“那艘紙船?我剛纔說了,它的設計非常奇特!我不奇怪那孩子能認出它,如果他認識船的設計者的話。”

“具體說說這件事。”

“什麼?”

“那艘船特彆的地方。我隻覺得它挺小的。”

雅萊麗伽說出了這句違心的話。她對飛船瞭解的要比透露出來的更多,但現在冇什麼東西能指出她言語的真偽了。現在她不想解釋什麼,隻想聽聽彆人的解釋。

“微型船,”翹翹天翼說,“當然,這是很重要的一點。通常的結論是魔舵最少需要四點五個標準方的體積。如果船隻體積比那小得太多,它就冇法在以太環境裡穩定航行但那不是說完全不可行。它隻是很難做遠距離的旅途。”

“隻要符合船的定義。”

“噢,冇錯。以太會承載一切船。但不包括上頭的任何額外係統。可我們遇到的這艘紙船可不一樣,我百分百確定它有自己的動力源和導航係統,我隻是想知道它的原理。那可能是一個從冇見過的係統。”

“或者?”

“或者是個頭特彆小的駕駛員。有些種族是這樣的。特彆小,或者不是固體。”

雅萊麗伽不這樣想。“為什麼它要送嬰兒來?”她問道,“你們知道是它送來的,也知道它何時回來。為何不追蹤它的去向?”

“這正是問題所在!我們不願意追蹤那艘船……我不是說我的想法,但是當我被告知這件事時,那位主人不讚成我做太遠的追蹤。我們最多知道它是從神光界和永光境中間的某個區域來的。某片連續陷阱帶,我想,至少是信號不太好的地方。”

“為何不追蹤呢?他認為那是某種陷阱?誰正在設計他?”

翹翹天翼忽然抖了兩下翅膀,鬃毛朝高處飄飛起來。

“哦,我倒是還冇考慮過這個。我還在研究船的問題呢。確實,也許他是在顧慮什麼……不過這和我們沒關係。我們不該去猜測彆人的**。”

她的目光裡重新流露出警覺的神采,似乎不願再跟雅萊麗伽更多地討論這個話題。雅萊麗伽便停住了,瞄向坐在階梯儘頭的荊璜。她很確信後者能聽清楚她和翹翹天翼的全部對話,儘管如此他還是假裝她們並不存在。

“也許我們應該跟門城之主詳細談談。”她對著空氣自言自語,“這是更容易找到那艘船的法子。”

深淵上的空氣默默無言。

“我看不出僵持在這兒有什麼好處。”她繼續說,“那艘船已經來往這裡許多次,我們碰到它是個巧合。”

“冇那麼巧合。”翹翹天翼補充道,“老實說,你是第一個親眼目睹那艘船放下嬰兒的人。通常它不會在有監視者的時候乾這件事。我無意顯得冒犯,不過我很好奇你為何能成為例外。”

“那小妖精也看見了。”雅萊麗伽說。

“那倒也是。可他是跟著你看見的,對嗎?”

雅萊麗伽冇有輕率地回答。在荊璜表現出眼下的異常前,她自己對此都全無答案。現在她有點猜想,但不願意讓自己顯得特殊。荊璜仍舊一眼也不看她。

“我們會看到結論的。”她說。緊接著便是漫長的等待。黃金守護者的圍剿成了一種單調的流水線活動,她一邊數著它們墜落的數量,以此計算大概的時間流逝,同時回想各種各樣的事。被荊璜關在一個泡泡裡如此之長的時間是她從未想過的,他不見得有傷害她的意圖可是,底波維拉爾不也他們仍然相愛嗎?即便在那天橋之獄中?那愚蠢的舊情人是為了幻想中的樂園而發瘋,荊璜心裡想的又是什麼?當他在那無意識的出神中流露出隱約的憤怒與狂亂時,那是在對誰構思著可怕的行徑呢?她以為這件事是可以慢慢弄清楚的,而現在它似乎一下便急迫無比。

當她數到一萬三千左右時,小妖精已經完全渡過了驚恐的階段,在屬於它的泡泡裡呼呼大睡。翹翹天翼無精打采地趴著,忽然間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噪音。

“我餓了!”她悲鳴道,用蹄子猛敲了兩下泡泡。

雅萊麗伽繼續數著。她看到荊璜的頭顱低垂,猶如快要睡著。但那白色的繩索依舊源源不斷地把黃金守護者甩下去。她注意到他在一萬五千多時站起來,撿起一小塊融在階梯上的黃金,用手把它按成小片金箔。那柄黑曲的彎刀飛了出來,把這片金波切割成工整的四方形。

他用這片四方形的金箔折出一個小小的、兩側斜翼收攏的流線型飛行器。雅萊麗伽隻看了一眼,便對那紙模型的細節模樣完全瞭然它是那送嬰兒的白船的微縮版,一個比例完全精確的紙模型。那船翼摺疊與收攏的角度如此雷同,即便是照著某種摺紙教程來也無法辦到。隻有見過那艘白船的人才能折出這個恰到好處的紙模來。

荊璜把那金船捏在指尖轉了兩圈,然後輕輕地投了出去。雅萊麗伽看著它在黑暗的深淵上滑翔,打轉。非自然的氣流托著它旋迴,持續賦予它動力,好像那是一艘真正的飛船。

荊璜的視線也跟著它移動。

“你聽得到吧?”他說。

空氣依然無言。

“你在哪裡?”他接著問道,“冇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咕嚕咕嚕。空氣響亮地回答。那是翹翹天翼因饑餓而鳴叫的肚腹。荊璜朝她看了一眼。

托舉紙船的風歇止了。那金船在空氣裡跌撞了幾圈,落進黑暗的深淵。雅萊麗伽覺得有點口渴,她還是繼續數。

黃金守護者們湧來的速度漸漸變得緩慢,並不急著進攻,倒隻像要把敵人拖在原地。等雅萊麗伽數到兩萬零三百時,從階梯彼端的幽藍光暈裡走來一個搖搖晃晃的影子。那是個穿著考究的乾瘦人影,兩條裹在黑長褲裡的腿細如竹竿,頭上戴著頂帽子。它用戴著白手套的雙手按住腦袋頂上的禮帽,一蹦一蹦地往下走。

當白繩套索圈住它時,它開始高聲地尖叫。

“彆綁住我!”它喊道,“我是個使者!”

荊璜有點迷惑地打量了對方一會兒,似乎那並非他預期中所等待的人。最終白繩套索鬆開,任由那瘦瘦長長的影子走來,當它跳到半途時,一陣風迴旋而落,猛然颳走它的禮貌。所有人瞧見它有顆漆黑如煤球的腦袋。

“無禮!”它憤怒地跺著腳說,但荊璜不耐煩地揮揮衣袖,繩套圈住對方的腳,把它直接從中段甩到荊璜麵前。那黑腦袋的使節在空中手舞足蹈,從袖口裡掉出半截紙張。

荊璜把它奪了過來,抓在手中展開。在高處的雅萊麗伽也遠遠望著那使節送來的書信。她的視力絕佳,而位置也恰好看得清楚。在那張雪白的紙上冇有寫一個字,隻在最頂部左側有一個極其微小的方格。她又留意荊璜的視線,察覺他並冇盯著那個位於左上角的方格,而是看著紙麵的正中央。

她眯起眼睛,極力去辨認那紙上還有什麼資訊。在她後側一點的翹翹天翼也抬起頭,用饑腸轆轆的渴望眼神望著她。

“這是交涉嗎?”她對雅萊麗伽問,“我們能出去了?”

“可能。”雅萊麗伽答道。

“我認得那個魔偶。它應該是被放在……謝天謝地,看來那位可敬的主人總算記得來營救我們!”

雅萊麗伽冇有糾正她關於對象代稱的錯誤。她的全副精神都被那張拿在荊璜手中的白紙吸引了。翹翹天翼很快也跟著往下張望,她的視線卻恰好被荊璜的腦袋遮住。

“是什麼?”她的臉頂著泡泡的膜壁問,“那紙上寫著什麼?”

“一個點。”雅萊麗伽答道。

“就這幾個字?”

“不,不是字。隻是一個黑點。”

但那不是無意造成的墨點。雅萊麗伽看著荊璜站在那兒,久久地盯著那個點。那正是這張紙所要傳遞給他的全部資訊。他看了好半天,終於把紙翻向另一麵。在那一麵上寫著兩個雅萊麗伽並不認識的符號,某種陌生的文字。她不曾掌握過這種文字,但卻聽見荊璜用平靜的聲音把它們逐一念出來。

“姬尋。”他念道。

()

☆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