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50 血跡通往天之高宮(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50 血跡通往天之高宮(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太陽花的笑臉豁然撕裂,從布料中緩緩爬出一道漆黑的影子。

它是純粹的陰影,除了接近人形的輪廓外不見任何色彩細節,隻有奇長無比、猶如昆蟲節肢般尖銳的手腳。

影子鑽出被撕裂的布料,直起瘦長的身軀,從頭到尾足有四米多高。當它那血縫似的眼睛朝下望來時,晴朗明亮的街道陡然間變得陰風陣陣。

“諸位好,”它用細柔如蛛絲的聲音說,“我是幼兒保管所的所長,他們通常叫我班迪斯。”

荊璜抬頭望瞭望他。“你是夜魘人吧”

“如您所見。”

“居然讓你們這種偷小孩專業戶來負責關照孩童,真虧那老陰逼乾得出來啊。”

自稱班迪斯的瘦長影子微微躬身。它隻有輪廓,但仍舊錶現出極為優雅的儀態。

“門城之主已向我致函。”它說,“遵照那位閣下的旨意,我會儘己所能地配合您的調查。同時我需提醒諸位,身為保管所的所長,我將密切留意所內孩童的安全。”

它如鬼魅般朝後退去,用瘦長怪異的手臂抱起男孩奇奇。那畫麵實為驚悚,男孩卻異常依戀地摟緊它的脖子,反倒用畏懼的目光望著荊璜。

羅彬瀚看得很是痛心,戳著荊璜說:“你看看,人家孩子比起你更喜歡妖。到底它是妖你是妖你自己好好反思下”

荊璜理也不理。他盯著班迪斯說:“你懷裡那個借我用用。”

“這是保管所的財產。”

荊璜拎起踢樹根的小女孩:“我拿這個跟你換。”

班迪斯安靜地望著他。它的雙眼明明隻是兩道血光,不知為何羅彬瀚卻能從中讀出強烈的反抗和掙紮。

最後它慢聲說:“我將在合理尺度內配合你們的調查工作。”

“有什麼不合理的”荊璜甩著小女孩的衣領說,“彆人殺他媽,我幫他殺彆人。這麼簡單的事還要嘰嘰歪歪的。我想帶這個小鬼去現場走一圈,看看他還能不能記得點細節。你要是不放心就跟著去好了。”

被他拎在空中的小女孩陰惻惻地看了他一眼。

班迪斯冇說話,漆黑的身影透露出極度的不情願。直到它懷裡的男孩輕輕動了一下,在它耳畔悄聲低語。

“好吧。”它說,“我將與你們同行,以便看顧保管所的兩項重要資產。”

它伸出另一隻細長的手臂,將荊璜拎著的小女孩也抓進自己懷中。

荊璜滿不在乎地轉過身,伸腳踹了幾下鬆樹。“維拉莫杜迪卡,”他念道,“維拉多露拉卡。”

早已靜止不動的鬆樹開始劇烈搖曳,轉眼間從普通的成樹生長為參天巨木。原先位於樹根處的蛀洞也隨之擴大,變成一個幽深而寬敞的樹窟。

他帶頭鑽了進去。樹窟入口很矮,但足以容許成人進出,唯有高挑的雅萊麗伽遇到少許麻煩。她不得不用手墊著自己的犄角,以免劃傷樹窟邊緣。

羅彬瀚跟在她後頭。進入樹窟的瞬間他又產生了類似穿越天壁時的感覺。窟內陰涼而潮濕,隱隱聽見外頭有蟬鳴鳥叫。

他爬了大約十多步,最後從一大片常青藤底下鑽出來。周圍鬆木幽深,層林疊翠,似乎是一片野地。

羅彬瀚仰頭望天。重重樹冠如巨傘籠罩,使得周圍環境異常昏暗,唯有自葉隙間透出少許陽光,證明此時仍是晝時。

他身後的藤瀑搖晃不止,莫莫羅與班迪斯先後從其中鑽出。兩個小孩都安靜地坐在後者懷中。

“請跟我來。”班迪斯說。

它矮身向鬆林深處鑽去,古怪的姿態與其說走,不如說是用雙腳與臂關節爬行。羅彬瀚看得有點心驚,於是悄悄對莫莫羅問道:“這東西到底是什麼來曆”

“班迪斯先生應該是夜魘精靈。”莫莫羅說,“它們喜歡躲在人類幼兒的床底,以孩童的恐懼和噩夢為食。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卻不會真的傷害人命。不過假如父母虐待孩子的話,它們有時也會把孩子從家中偷走,替換成自己的幼兒來製造災害。所以羅先生以後一定要注意家庭和睦,不要讓孩子被拐走了。”

羅彬瀚聽後心情沉重,指著荊璜譴責道:“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寧願跟人販子也不想跟你”

“關我屁事。”荊璜說。

林中空氣清新而又潮濕,他們踏過厚厚的腐葉,有些費勁地跟隨著班迪斯的身影。周遭草木繁榮,蟲鳴如細浪般在起伏。這片鬆林空靈幽靜,毫無恐怖的氛圍。羅彬瀚實在難以想象這裡竟然發生過殘酷至極的殺人血案,直至來到一條兩側掛著繩牌的小路上。

一條極不起眼的林中小徑。它靜靜躺在灌木和雜草掩蓋下,想來唯有常客才能知悉。

雜草上遺留著點點暗斑,遠看猶如蠅蟲彙聚,直至近前細觀,纔會讓人意識到那是累日沉積的血漬。

羅彬瀚不由放慢了腳步。空中瀰漫著似有若無的腐臭,他用理性告訴自己那不過是心理錯覺。

班迪斯停駐在那片血跡前,輕輕地將兩個孩子放下。

“就是這裡。”它悄聲細語。

男孩癡鈍地望著草叢。他開始渾身發抖,與他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那個小女孩。

如同回到家中那樣愜意自然,她在大片血跡旁徘徊遊逛,臉上掛著童真而喜悅的笑。

“這裡真有趣,”她說,“靈魂被咬得破破爛爛了呀,一定特彆特彆痛苦吧”

荊璜皺眉看向班迪斯:“喂,這小丫頭怎麼回事”

“她是靜默學派的遺孤。”班迪斯回答道,“自從那場混亂以後,信徒們將她從公主山帶出來,寄管於我的門後。”

“你把這種小邪教徒和其他小孩混養,難道不怕弄出事嗎”

班迪斯將細長的手爪擱在男孩頭上。“她也是幼子。”它說,“隻是對死亡的觀念不同。”

那醜陋的怪爪似乎給予了男孩勇氣。奇奇忽然踮起腳尖,向班迪斯竊竊私語。在許久以後,班迪斯重新將他抱起。

“那件事發生在午後。”班迪斯說,“媽媽帶我去湖邊散步,她說要教我怎麼捉住飛龍蜓。我們每年夏天都到這個星球來旅遊,都從這條路走。這裡是景區,我們以前從來冇遇到過危險。那天我們經過這條路,媽媽走在靠林子的那邊。她正在告訴我吃糖後牙齒為什麼會痛,那個東西就從林子裡跑出來了。它張嘴咬住媽媽的臉,媽媽一聲也冇叫,隻有骨頭哢哢地響。然後很多血濺出來。媽媽的頭冇有了,她倒在地上,那個東西又跑進林子裡。”

它有意模仿男孩的語氣,連聲調也惟妙惟肖。

荊璜聽完它的話,然後走到小徑中央,觀察著地上的血跡。

“殺掉大人就跑了連腦袋以下的部分都冇要,看來倒真不是為了填肚子那東西是從哪邊逃走的”

班迪斯抬起一根長指,對準荊璜的身後。

“那裡。”它說,“往那兒一直走是山區。”

天津https:.tetb.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