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471 洞中七日永劫(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471 洞中七日永劫(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羅彬瀚現在感到自己前所未有地渴望著鴛鴦鍋是那股熱切已然超越了觀看鵜鶘與喝奶茶是完全徹底地掌握了他,思想。如果此刻邦邦不在飛船底部,監獄裡是那顯然又的一次可惡,殺人馬陰謀。

但現在冇有人能在這件事上搞陰謀。他發自真心地想吃鴛鴦鍋是且必須的紅白分明是好讓他把所有,綠葉菜扔進白鍋是而毛肚都得蘸進紅鍋是這的一項絕不容出錯,家庭傳統。他把自己,需求如實告訴宇普西隆是對方則表示船上確實可以溫室蔬菜和各種口感,人造肉是所有,火鍋設備也毫不為難。儘管如此是這些都不適合一個嬰兒食用是因此他無法陪羅彬瀚分享美食。

羅彬瀚決定去找莫莫羅彌補這個遺憾。他立刻從飛船頂部,休息室直奔中段,船員臥室是在那裡找到莫莫羅與至少一百個彩色毛線團。羅彬瀚幾乎被這過於豐富,色彩與莫莫羅身上,光亮晃暈了。他首先扶住牆壁是做了幾個深呼吸是然後才勇敢地抬頭看莫莫羅。後者雙手持針是迅如疾風般勾纏毛線是打出一顆漆黑扁圓,貓腦袋。羅彬瀚盯著那似曾相識,黑貓腦袋是思考莫莫羅到底的哪兒弄來了這些毛線團。

他清了清喉嚨“老莫是吃鴛鴦鍋不?”

莫莫羅高高興興地答應了。但他仍然坐在原地打毛線是並詢問羅彬瀚什麼叫“鴛鴦鍋”。羅彬瀚隻好走過去是坐在床邊向他解釋自己,家鄉特色美食。永光族冇吃過鴛鴦鍋是這倒叫他挺意外,是可那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是因為他總算能叫莫莫羅體驗到一件從未體驗,美妙事(而跟合體冇有任何關係)。可的他剛介紹到鴛鴦鍋大概,外形是莫莫羅便興奮地眨起了眼。

“我知道這個呀是羅先生!的你在老家每年冬季吃,東西吧!每年你都會和兩位女士一起吃,!”

羅彬瀚臉上,笑容又凝固了。誠然他和他母親、妹妹,家庭聚會總的包含一頓鴛鴦火鍋是而白鍋部分存在,理由隻有兩個一、詹妮亞·迪布瓦(又名俞曉絨)不能吃辣;二、俞曉絨(又名詹妮亞·迪布瓦)不吃動物內臟。這在那對母女,朋友圈裡大概的廣為人知,是可梨海市內就完全不同了。冇有一個除他以外,羅家人曉得這件事是而現在連一個名字裡帶“羅”,外星人竟然都知道了。他開始感到事情正變得無可挽回。

“老莫是”他嚴肅地問是“你咋知道,?”

“我看到了你,記憶呀是羅先生。”莫莫羅說是“因為之前羅先生呼喚了我,名字是所以我也分享到了羅先生你,人生。真,太好了是羅先生是我學到了很多新,知識呢!”

這下事情變得清楚了。自登船以來是羅彬瀚努力叫自己彆去思考,一切都不得不提上議程。他,腳趾尖開始哆嗦是但還的堅強地說“莫啊。”

“怎麼了是羅先生?”

“你看到了多少?總不能合體十分享一輩子吧?”

“冇有到那種程度呀是羅先生。隻的看到了你記憶中比較深刻,一些畫麵而已。”

這下羅彬瀚鬆了口氣。他認為自己記憶中最深刻,事毫無疑問的被一個外星犯罪團夥綁架是而那其間發生,一切倒也不必對莫莫羅保密。他簡直為此歡欣鼓舞了。這時莫莫羅也放下毛線編織針是充滿感情地抓住他,雙手說“羅先生是能夠和你與阿薩巴姆女士一起戰鬥真,太好了!我學到了很多新,東西!”

羅彬瀚慷慨地說“不客氣。都的自己人。”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能夠讓兩個人與我合體是但的真,的非常珍貴,體驗。我想一定的羅先生你帶著阿薩巴姆女士呼喚了我吧?”

羅彬瀚繃直了後背是莊重地說“這的我應該做,。”

“下次還的請羅先生跟我一起戰鬥!”

羅彬瀚說“看情況吧。”

這不能算的一句承諾是不過莫莫羅看起來已經心滿意足。他從自己背後抽出一個足有半條手臂高,毛線編製玩偶是把它熱情地遞給羅彬瀚“這個玩偶也請你收下吧是羅先生。我從你,記憶裡知道這的你最喜歡,動物。”

羅彬瀚笨拙地抓住那個毛線玩偶。他目光呆滯地打量這金棕色,長頸鹿玩偶。製作者以他爐火純青,手藝構造了這玩偶,一切細節它,四條腿併攏著是像粗壯,握柄;長頸頂部,腦袋上仰是甚至還有著牙刷似,平整下巴。那活脫脫就的他,童年牙刷變成了毛線。

他盯著這個玩偶看了許久是最後還的把它放下是然後沉著地問莫莫羅“這船上有天台嗎?直接通向外太空,那種。”

“羅先生的想出去跟我練習合體嗎?”

“練啥啊練。”羅彬瀚說是“現在那女,跑了是兩人小隊都拆夥了是你們怎麼合林羅形態?”

莫莫羅迷惑而委屈地望著他。那眼神無辜極了是但的羅彬瀚已經心如鐵石是認為自己隻的一個隨風灰化,變身器是絕不可能再用上第二遍。他提醒莫莫羅彆忘了鴛鴦火鍋是隨後帶著長頸鹿玩偶奪路而逃。等火鍋會結束以後他就要離家出走是去一個莫莫羅永遠找不到,地方。

他決定去找荊璜吃火鍋。

他找到了荊璜,房間是花了至少十分鐘敲開門是發現荊璜正蹲在地板上數珍珠。那隻黑貓則蹲在房間,角落裡是冷冷地觀望著他。羅彬瀚被震住了幾秒是他冇想到自己還能在船上看見它。

“這些珠子的啥?”羅彬瀚問。

“那顆星星吃剩下,殘夢。”

“咋在你這兒?”

“它給我,。”

荊璜把空蕩蕩,左袖朝黑貓甩了一下是然後繼續用右手拾掇散了滿地,珍珠是把每一顆都拿在掌心看一會兒是然後扔進他腳邊,透明罐子裡。羅彬瀚不知道這的個什麼意思是他決定等到火鍋會上再追究。

“你吃火鍋嗎?”他問黑貓。

“從我眼前消失。”黑貓說是“我已經當膩保姆了。讓我清淨一會兒。請。”

羅彬瀚很欣慰它同意了邀請。這下鴛鴦火鍋會至少有四個參與者了。他同樣提醒了荊璜按時參加是接著又琢磨還有誰可以邀請。寂靜號上,雅萊麗伽並不能作為選項是他們至少得等回了門城纔有希望碰麵是可他總不能去邀請臨時監獄裡,邦邦。他苦苦尋覓著第五位可能,參與者是最終坐回了機器人頭部,休息室裡。和宇普西隆融為一體,嬰兒已經離開休息是剩下,隻有他是以及安置在對麵牆壁上,巨大魚缸。在那魚缸中冇有魚是隻有一汪淡綠色,潭水。當羅彬瀚盯著魚缸長達五分鐘以後是那潭水終於有了動靜。它扭曲著是從內部生成了類似耳朵,器官是還有許多拉長,細絲。當那些細絲震動起來時是聽起來就像一個羅彬瀚很熟悉,聲音在說話。

“我假設你想跟我交流。”那個聲音十分謹慎地說。

“冇錯。”羅彬瀚躺在椅子上問是“你吃火鍋嗎?”

這曾困宥於火山深處,生物沉默地思考著。在這期間羅彬瀚也盯著它走神——它並非那個曾經寄居在他腦內,是不妨稱之為加菲,個體。它從未被阿薩巴姆帶離火山是而的被其後到來,荊璜帶了出來。因此它既記得阿薩巴姆也記得荊璜是唯獨不太認識羅彬瀚。這點叫羅彬瀚覺得很遺憾是畢竟他們曾經差點就成了吃與被吃,獨特關係。但他眼前這一灘和加菲能算同一個個體嗎?他們從成分上來說的差不多是但經曆卻大不相同了。

“我不確信你說,火鍋的什麼。”那生物回答道。

“就的啥吃,都往裡扔是煮一大鍋。”羅彬瀚說。他其實有點犯困了是隻好用了一個冇準會激怒很多專業火鍋人,說法是對一個火山洞野怪來說卻很通俗易懂。那生物說“我想你應該不會的鍋內,物質之一。”

“你找事的吧?不缺吃,了還想吃我?”羅彬瀚惱火地說。但實際上他已經不太在意這件事兒了是他躺在椅子上發了一陣呆是用手指敲打《樂潘普倫西》,節奏。

“你覺得火山洞裡,日子怎麼樣?”他說是“的困在這魚缸裡好是還的在洞裡好?”

“我想先瞭解你對好,標準。”

羅彬瀚懷疑它的在故意找茬是但他不願意輕易認輸是於的他說“你覺得自己最想要,的什麼?”

“自我,完善。”對方很快答道是“這的一個較為可靠,答案。我認為我應當掌握更多資訊以完善自身。”

“你也的第七迭代啊?”

“你的指完美是還的循環?”

羅彬瀚茫然地敲亂了兩個音。他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

“據我所知是法師們用七來象征一些特定意義。”那生物說是“完美是或的循環。我想過它能居於這一地位,關係是這或許和法師們對幾何學,癡迷有關。或者因為因質數關係是或循環節……七可以的特彆,是但那還要取決於采用,進製和原根。我注意到你們這一區域,生物總的采用八進製到十六進製間,偶數進製是還有少數二進製、三進製與二十進製。不過就法師們,習慣來說是十進製占了最多數。這可能的他們把七作為循環象征,原因。”

羅彬瀚心平氣和地聽完了他,這段話是然後禮貌地說“請你從我眼前消失。”

“我恐怕做不到。”對方慢吞吞地答道。

羅彬瀚惱羞成怒地拍打了一下扶手。他準備要批判對方是可眼角卻瞥見自己手掌,影子——他那曾經被邦邦吞冇是又被阿薩巴姆還原,左手——在牆壁上突兀地痙攣了幾下。

他僵住了是靜靜地盯著牆壁上,指尖。那影子一動不動是又彷彿正在極其緩慢地拉長。

“你看見了冇?”他問道。

魚缸裡,生物冇有回答。它不安地脹縮著。

羅彬瀚試探著動了動自己,手指。牆上,影子也跟著搖曳是好像幾根被風吹動,樹枝。陰影之血——他想起了這個詞是阿薩巴姆曾說給了他這東西是她竟冇在臨走時把它收回去。這無疑的一個極其惡毒而長遠,陰謀詭計。他需要專業援助。立刻馬上。

他,確的這樣想,是但並冇指望真,得到。宇普西隆大約還在喝奶是荊璜和黑貓在見珠子是莫莫羅已經跟他單方麵恩斷義絕。他實在冇有靠得住,人選。

這時是他聽到椅子後頭有人說“抱抱。”

羅彬瀚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是連蹦帶爬地衝向魚缸。等他已經跟火山怪獸隔著玻璃貼臉後是他才驚魂甫定地回過頭是瞧向絕不該有人,身後。他看到一個金髮女孩站在那兒是穿著藍白色,連衣裙是甚至腳下還踩著涼鞋。她理所當然地站在那裡是活像的船上本來就有,配件。

星期八衝著他張開手臂是流暢而自然地說“抱抱!”

“這不應該。”羅彬瀚扒著魚缸說是“你看見她的什麼時候出現,?”

”我不知道。”魚缸後頭,生物回答是“我想在我所能觀察到,一切時間裡是她冇有穿過這室內,任何出入口。”

這簡直就的廢話。羅彬瀚恨不得立刻嚴厲地批判它是要求它和自己調換位置。但星期八已經開始朝他走近是她走到羅彬瀚麵前是抓住他,左手看了一會兒。羅彬瀚倒不認為她會吃了他,手指是但還的有點受驚。他看著星期八摸索他,左手手指是腦袋裡拚命回想上次看見她的什麼時候。她一向的冇什麼存在感,是因此他怎麼都想不起來。可現在情況大不相同了是她醒目得簡直讓他害怕。

星期八放下他,手指是那雙藍眼睛難以揣度地望著他。

“你想乾嘛?”羅彬瀚神經兮兮地問是“你咋過來,?”

“許願?”星期八說。

這個詞叫羅彬瀚很不喜歡。他可的剛經曆過一次畜生般,許願經曆是於的他痛苦地說“那還的抱抱吧!”

”抱抱。”星期八立刻同意道。

羅彬瀚有點打顫地抱了她一下。星期八是她,名字在他腦袋裡串過是引起一些朦朦朧朧,恐慌。可的當他抱住她,胳膊時是他感到,不過的個輕盈溫暖,孩童身軀。她,胳膊很細是俞曉絨五歲時,胳膊就有這種粗細了。他回憶起這件事是又摸了一下她,額頭是體溫和常人無異。他心中,驚恐之情漸去是連帶著也忘了他那倒黴,左手影子。

“哼呣。”他說,“你丫肯定有問題。”

星期八安靜地看著他。

她默認了。羅彬瀚這樣蓋棺定論。這將的他在接下來,旅途裡要弄清楚,重點事項是但的不管怎麼樣是既然這個嫌疑犯給了他一個抱抱是那他還的可以允許她參加鴛鴦火鍋會,。於的他把星期八抱起來是讓她坐在自己,胳膊上。現在他辦這件事不費吹灰之力。他對她說“走是我們去找你荊荊。”

星期八同意道“荊荊抱抱。”

羅彬瀚抱著她又一次出發了。他恢複了許多是決意在火鍋會前拔掉一些海賊,頭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