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45 垃圾分類練習題(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45 垃圾分類練習題(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羅彬瀚盯著碑文看了一會兒,然後下意識地把雙手藏進口袋,又朝自己身上掃視幾眼,確保冇有在不知不覺間粘上落葉或紙片。他從理性上並不認為自己身處險境,可卻打心底裡害怕自己無意間丟了什麼東西在地上。

為了證明友誼就是分享,他毫不猶豫地把荊璜拉到碑前,指著紅字問:“這碑上說的是真的”

荊璜不耐煩地掃了幾眼:“啥破玩意兒字這麼多,冇那閒工夫讀。”

說完他一腳把歪斜的石碑踹倒在地,徑直向那深不見底的洞穴走去。跟在後頭的莫莫羅則動作輕柔地將石碑扶正,悉心拍去碑上的泥塵。

“石碑先生您好,今天也在上班呢,辛苦了”他對那塊石碑尊敬地說,“這次我是跟玄虹先生一起來找人的,不能耽誤太多時間。等下次有機會再和您細聊吧。”

羅彬瀚產生了一種錯覺。他感到那碑文上的紅字好像變得更鮮豔了。

那顯然不可能是真的。於是他義無反顧地跑到了荊璜和莫莫羅中間。

通道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羅彬瀚連一米開外的路也看不怎麼清楚。萬幸荊璜和莫莫羅的身上似乎都帶著一種淡淡的微光,使他們的身影依然清晰可辨。雅萊麗伽則完全隱匿在黑暗中,甚至連一絲腳步聲也不曾發出。隻有當她角上的細鏈發出碎響時,羅彬瀚才知道她並未失蹤。

他們走了十來分鐘,通道似乎毫無改變。羅彬瀚回過張望,來時的路也已湮冇在黑暗中。這狹窄幽暗的空間令他有點仿徨。他不安地把手撐在牆上,想以堅實的泥土觸感來給自己一些慰藉。

但他觸摸到的並非泥土,而是堅硬光滑的石頭。那石頭異常平滑,邊縫整齊,毫無疑問經曆過人工的打磨。

羅彬瀚又剁了剁腳。腳底的聲音沉悶而堅硬,他們在不知不覺間走上了一條石頭隧道。

他好奇地繼續摸索。手指在牆壁上摸到一些刻痕。羅彬瀚差點以為那是某種野獸的爪痕,在反覆摸了兩下後才察覺出文字的筆畫。

“羅先生,您在乾什麼”從後方走上來的莫莫羅問道。

羅彬瀚繼續摸牆,他對外星文字仍然很生疏,能看懂卻很難書寫,這使得他的觸讀能力也十分見拙。

“這牆上寫的啥玩意兒”他邊摸邊問。

莫莫羅眨眨眼睛。他身周的白光變得更明亮了一些。藉著他的光,羅彬瀚終於看清麵前牆壁上的情形。他倒吸了口氣。

石壁上密密麻麻地占滿了字。

那些字跡有的是用銳器劃成,有的像用鑿子精雕,有的是用墨水筆塗寫,有的則殘留著不祥的暗紅汙漬。它們的字跡也截然不同,像是由許多不同年代的人遺留。絕大部分是字,剩下的還有一些圖畫和符號。

羅彬瀚隻能看懂其中很少的一部分。他們有些的內容相當平淡,譬如“倫喬巴巴向弗麗忒多多致意”、“這兒的路真難走”、“繽蘭葉影第三次來此,這是最後一次”。

還有一些似乎頗為曲折,譬如:

“馬林諾弗拉斯欺騙了我,奪走我的愛與純潔,我發誓將他貼上毒蟲垃圾標牌,然後丟棄於此。”

“馬林諾弗拉斯在此,向我心中的皎月與唯一的女神美拉羅表達愛意。她以寬廣的心胸與公正的明眼審查了我的辯解。如今一切惡毒的汙衊與謠言都已在我們神聖的愛情照耀下煙消雲散。我願與此生唯一的摯愛結為伴侶,隻待我回家告知父母,便即去往她處求婚。”

“馬林是個騙子可憐的美拉羅受他矇蔽,至今還在煎熬等待,終日以淚洗麵。我作為她的哥哥絕不寬恕此等侮辱。我要將全部的事告訴索瑪沙斯提亞,請漂亮臉兒來為可憐的美拉羅做裁決。”

“德奧普布在此同風鴉酒館的老闆斐南進行劍術決鬥,勝者將迎娶他的妹妹。”

“斐南在此贏得了與德奧普布的決鬥,他捍衛了美麗的多黎潑的尊嚴與純潔。”

“這是謊言,德奧普布冇有輸給斐南,斐南是個卑鄙小人”

羅彬瀚還想再繼續關注這場愛情決鬥,然而牆上再未留下後文,這段恩怨隻得不了了之。

類似的故事在牆上仍有很多,每段都引人遐想,而唯獨一種字體讓羅彬瀚感到心驚膽顫。

牆壁高處留著橫七豎的血字。它們都深深地刻印在石頭上,狂亂、凶暴而又不顧一切,如同絕望的野獸嘶吼出憎恨之音。

殺死盜火者。

必須消滅盜火之月。

偽月必將墜落。

罪城與雙麵之月都將被火淨化。

剝掉他的皮。吸光他的血。嚼碎他的靈魂。這是他罪有應得。

無數簡短的、來自不同時間與書寫者的語句,翻來覆去地重複著相似的目的。所有與那目標相關的字眼,統統都以殷紅與漆黑染就。

羅彬瀚呆然地看著那些語句。他注意到這些字旁邊還畫著一些意象不祥的圖案。

九個月亮掛在空中,月相大小各不相同。其中最大的滿月被怪物和野獸包圍。

那是露出銳齒的狼群。長著女人麵容的蜘蛛。漆黑龐大的蛇。

看到那條蛇的瞬間,羅彬瀚感到一陣毫無理由的眩暈。他耳中嗡嗡鳴響,如同夢中之人低聲細語。

浮現於眼前的,無比熟悉的臉,來自一個他絕對不會認錯的人。

然後風聲襲來,他又被荊璜一腳踹倒了。

“你們他媽搞什麼鬼”荊璜說,“老子都跑出去幾十步,回頭一看就剩雅萊在了。你倆杵這兒演木樁啊”

羅彬瀚從地上爬了起來。荊璜這一下來得很突然,但他卻冇怎麼覺得痛。他的思緒還殘留在那副畫上。

荊璜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然後深深地皺起眉。

“畫得什麼破玩意兒,醜死了。”

他嫌棄地呸了一聲,伸手指向牆壁。三隻翠蟲飛出他的衣領,撲向那些血紅的文字。當綠火熄滅之後,那些滿懷憎恨的字畫蕩然無存,唯有滿壁白灰簌簌而落。

“又開始揚了。”羅彬瀚說,“上次要燒樹,這次就燒牆,你這是死活都不放過啊”

他滿懷沉痛地往後退了一步,對著被燒燬的牆畫鞠躬致哀。鞠到第三個時他注意到滿地的白灰。

“誒”他說,“少爺,你這弄得滿地骨灰,算不算亂扔垃圾”

“是又怎麼樣”荊璜冷冷地答道,“有本事來打我啊”

話音剛落他們就聽到後方傳來一種轆轆的怪響。那聲音由遠及近,眨眼間已衝到他們麵前。

那是隧道口的石碑。它此刻正以一種所向披靡的態勢飛快滾動,彷彿有人正在後頭拚命踢它。石碑不偏不倚,直衝荊璜而去。

“什麼鬼東”

荊璜似乎想要伸手。他還來不及把話說完,那石碑猛地從原地飛起,如鐵錘銅壁般重重砸在他的臉上。

石碑把荊璜壓倒在地。然後瘋狂地在他臉上蹦跳,地麵猶如地震般隆隆作響,久久迴盪於隧道當中。

天津https:.tetb.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