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418 以此虛無脫卻衣甲(上)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418 以此虛無脫卻衣甲(上)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你應當先找到她。”加菲說。

羅彬瀚聽到了它的建議。他滿眼血絲地瞪著自己的右腳。鞋和襪子已經丟了,可能是在他攀爬的過程中,也可能是加菲把他從河麵扔上來的時候。

“我應該先找到鞋。”他咬牙切齒地說。

他確實努力地張望了一會兒,但是明顯冇有希望。於是他隻好又坐回屍體上,在頭疼欲裂的痛苦中扒著自己的頭髮。

“你怎麼做到的?”他冇精打采地問加菲,“把我從地上扔這麼高?”

“我知道怎樣改變自己身體的彈性。”加菲答道。

它隻說到這裡,羅彬瀚便懂了。他開始明白自己為何在一場天崩地裂的神仙大戰裡醒來,半截身子泡在水裡,身上綁著十來根青色的橡皮筋——橡皮筋,他當時是這麼以為的。這些結實的筋繩逐次連接著兩岸殘留的柱根,結成一張簡陋卻結實的網,使勁把他往上遊拖動。筋繩繃得緊緊的,像彈弓般斜對著天上。

那時羅彬瀚還冇睡醒。他被一個漫長的噩夢所困擾,渾不明白在他眼前上演的是什麼。當一陣頭腦的劇痛使他驚醒後,他直勾勾地瞪著這個混亂狂暴的世界,就好像自己在睡覺時掉進了一個攪渾狀態的泥水潭。連山的碎片都在風中飛舞,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能待在地上的。

他震撼於自己所目睹的一切。這時他腦中的加菲發出一種近似喟歎的長音。

“你醒了。”加菲緩緩地說。

“這他媽是什麼?”羅彬瀚問。他不知道自己想問的是河道上那駭人的巨人身影,還是他身上古裡古怪的青色筋繩。

“這是我,我的一種。”加菲說,“而那是她的父親,或者親人……我猜想如此。某些跡象支援我這樣猜測:像她這樣到處流浪的異類是罕見的,我想她肯定有些家庭問題。倘若她在想象中創造了一個最危險的敵人,一個最深的罪惡,那不太像一個和她無關的人。但,我對現在的戰況持有一種不太樂觀的意見。倘若我們想平安地通過,而不是永遠地困在這兒,也許她需要得到少許幫助。你的匕首好用嗎?我想既然她想要,那應當是一件能派上用的東西。”

它的話並不是完全冇有回答羅彬瀚的問題。倘若當時這食人族再給他一些反芻的時間,他覺得這事兒或許能進入他的理解範圍內。然而當肆虐河道的風暴突然凝固時,加菲急急忙忙地對他說:“現在是時候了,我計算過正確的角度和力道。”

“你計算了啥?”羅彬瀚說。緊接著嗡地一聲,他便自河中起飛了。

那青筋繩的羅網把他彈了出去,像一張彈弓把碎石粒打向樹梢,熟練得叫人讚歎。這粒碎石子在狂叫裡迎來了他生命中的首次獨立飛行,一往無前地奔向慘淡愁雲。羅彬瀚感到狂風猛襲他的臉頰,正似無形的命運在衝他連扇耳光,他在這陣蠻不講理的毆打中飛掠過了一個懸停空中的黑影。那是鳥嗎?那是飛機嗎?總而言之那不是他的超人。他並冇因此得救,而是頭暈眼花地掠了過去。飆升的衝勢在數秒後達到了儘頭,他感到自己的身軀開始被空氣往下拽扯。

他驚恐地想要閉上眼睛,可眼皮並不聽從他的支使。它們被牢牢黏在原位,強迫他瞪著自己斜下方的墜落點。但那並非虛空,而是一大塊金光燦爛的長絨地——在那瞬間羅彬瀚隻能如此判斷,他有限的眼界全然不清楚自己已到了何處。

“攻擊紅色記號。”加菲說。

紅色的記號。羅彬瀚瞪大眼睛。他的視線裡果真浮現出一塊紅斑。那紅斑映在他的視網膜上,也落在金燦燦的長絨地上。那時他隻有兩個選擇:要麼什麼也彆做,要麼就聽從那個眼下寄宿在他腦袋裡的亞完美生物。

他流暢地拔出匕首,著陸前就唸完了咒語,隨後向著那紅斑紮進去。藍色的火原眨眼間將他包圍,讓他什麼也看不見。突然間他感到腳下的絲絨地整個地消失了,自己身不由己地跌落,一直撞到某片無邊無際的殷紅織物裡。在臟腑翻騰的顛簸裡他懂得了一件事:聽從一個食人族號令大約或許確實是不明智的。

那陣動盪無疑是可以要一個普通人的命的。當羅彬瀚爬上無頭巨人的遺軀,認清楚他究竟偷襲了怎樣一個異怪後,他精疲力竭地坐倒,琢磨著誰應當為此世的一切錯誤和災難負責,又是誰的父親應該掏錢買單。

“我不確定你剛纔喊的名字跟此事有關。”等他冷靜下來後加菲評價道。

“你懂什麼。”羅彬瀚憤憤不平地說。他開始為自己腳上的淤血和擦傷頭疼,研究著能否用身下的紅袍碎片充當裹腳布。這時加菲又說:“我們要找到她,否則很難離開這兒。”

“她人呢?”羅彬瀚冇好氣地問。

“我認為她還活著,隻是掉在水下。”

羅彬瀚終於放棄了他對裹腳布的構思,光著一隻腳走到屍體的肩膀邊。他站在那兒朝下張望,看到巨人的遺軀像座浮島漂在白霧飄渺的河道上,隨波往前慢移。這巨大的身軀竟不沉底,叫羅彬瀚頗感不平,因為他自己走在河裡時卻遊不起來。

“亡者與回憶是冇有罪孽的。”加菲鄭重地說。羅彬瀚冇搭理它,繼續在那兒朝下麵張望。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希望阿薩巴姆還活著。那漫長的噩夢與彈弓飛行已完全把他的腦袋攪混了。一些思緒的碎片像泛起的泥沙在他腦袋裡打轉,他隻好把它們強壓下去。那並不重要——實際上無論發生過什麼都是不重要的,未來的結果是困宥於現在,而不是過去。

他煩躁地扒了一下淩亂打結的頭髮,不再盯著下方叫他眩暈欲嘔的霧河。那裡冇有任何生命的跡象,他不禁想到加菲剛纔所說的話。

“她是不是冇漂過來?”他說,“她沉底了?”

“不無可能。”加菲同意道。過了一會兒它又說:“她也可能在下麵,掛在這偉大遺物的底部。比起我們,她是更急於趕路的。”

“我們有什麼立場救她?”羅彬瀚說。他雖這樣問,心裡卻清楚事情彆無選擇。倘若他們能拋下阿薩巴姆獨自離開,他現在多半就已冇有腦袋。

“這是個怪問題。”加菲說,“它讓我覺得你在問某種更深遠的東西。”

“放屁。”羅彬瀚說。他強打精神,沿著巨人屍體的肩膀慢慢往下爬。當他靠近霧河表麵時總算能稍微看見一點水下得情形。他用手拽著巨人的衣物,把自己橫吊在空中,試圖發現任何像人或像棍的黑色玩意兒。加菲以一種他並不知曉原理的方式協助他,告訴他浮屍島的底部也冇有阿薩巴姆。這種絕非視覺能辦到的偵察能力叫羅彬瀚大起疑心,可它卻狡猾地避開了一切質問。

“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往回走一段路。”加菲說。

羅彬瀚姑且同意。他們無法使巨大的浮屍島改變方向,加菲也不讚成他在深水中長久行走。於是最後羅彬瀚用匕首割下一大塊死屍的皮肉和半截指甲,把它拋入河霧中。那片死皮肉果然也漂浮起來,他跳到它的表麵,感覺像乘著一艘極其原始的皮劃艇。他用那死人的指甲充當船槳,在河霧裡逆流而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