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400 蓮舟邁往獄火(上)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400 蓮舟邁往獄火(上)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阿薩巴姆的話使得羅彬瀚對這個話題興趣大失。他冇問她為何會這麼說,因為料定這矮星客不會回答。因此他也不再用嘴說話,而是在腦袋裡發起牢騷。

再完美的生物也得吃,對吧?他在心裡說。

加菲同意道:“守恒與循環是基本規則。”

羅彬瀚認為這要求很不合理。一個完美的生物,儘管完美,還得從不完美的外界去掠奪。他追問加菲是否有人構思過“不需要任何外界物質的完美生物”。

加菲沉思了一會兒後說:“我不知道技術從它是否能夠實現,但從理論上它顯然存在嚴重的問題。如果它不從外界索取,那意味著它也不對外界有任何關注的必要。任何感知外界的組織結構都將是冗餘……它需要智慧嗎?它會有情緒嗎?我想它也不必和彆的生物溝通,或產生興趣……事實上它能夠持續存活嗎?”

它難道不能又不吃不喝,又對外界感興趣?羅彬瀚堅持不懈地問。

“你是說,”加菲緩緩道,“像古約律那樣?”

“呃。”羅彬瀚說。又一次他對完美生物喪失了信心和興趣。為了不讓加菲繼續對古約律產生誤解,他友善地提醒這位食人族,古約律並非不索取任何外界物質。以羅彬瀚的經驗而言,它們會騎在你頭上作威作福,不但耗錢、耗外賣、耗電視、耗跑車、耗紅玫瑰,並且也和食人族一樣吞噬腦細胞。

“聽起來很像一種叫海老人的魔怪。”加菲沉思地說,“但我冇聽說它們消耗紅玫瑰。”

羅彬瀚賭咒發誓說那是因為它不曾見過真正的魔鬼。召喚儀式與祭品都毫無必要,你走在路上它們便會主動把飛船撞下來,種在你家的沙發上,躺著看完整整五十二集的《小魔仙》。它們絕不付你一分錢,也不做任何家務與勞動。給你遞廁紙的唯一原因就是嫌吵。如果油瓶倒了它們非但不會扶,還要踱步晃過去瞧熱鬨。他保證自己說的每一句都完全屬實,甚至還能用自己平板上的觀看記錄作證據。

“好吧。”加菲在最後總結說,“也許傳聞和事實有所出入……我的確聽說魔鬼們會故意製造謠言,傳播關於它們的錯誤認知。”

羅彬瀚一時心滿意足,暫且忘記了和阿薩巴姆的不愉快。這時他已不知走出了多遠。回首後方,巨幕已然消失在河霧深出。河上花葉愈發茂密,難以看清河底。霧幻千變,影搖光移,像有無數事物自他們兩側悄然滑過。它們的存在感那樣真實強烈,但卻寂靜而無形。

這怪異的氛圍很快便將羅彬瀚的歡樂消耗一空。他好幾次四處張望,甚至走向旁邊,去確定自己周圍是否存在彆的事物。阿薩巴姆對此隻字不語,而加菲則總問他為何這樣做。

“這兒有人。”羅彬瀚每次都這麼回答。

加菲告訴他冇有,而事實上他們確實一無所獲。可那種感受卻並未因此而遠去,羅彬瀚便漸漸煩躁起來。他沉默不語,儘量剋製自己去關注周圍,隻顧埋頭順著水流的方向前進。這時他又聽到霧中傳來隱隱約約的聲音。

“維羅奧。”有人發出呼喚。

羅彬瀚猛地衝向迷霧深處。他撞開蓮花與莖葉,依然隻看到空緲無儘的流水。當他就快承認是自己瘋了的時候,從遠處響起了一種模糊的歌聲。那歌聲極為空幻,難以辨清男女,歌詞也全然陌生,像由一些無意義的音節組成。它不像羅彬瀚之前所經曆的幻覺那樣一瞬即逝,而是長久地存在著,從水流的側邊傳來。聽起來又遠又高——像是從岸上傳來。

這絕不可能是某種錯聽。羅彬瀚決心把這事兒搞個清楚。他可以說是魯莽地朝著歌聲的方向衝了過去,結果隻走了三四步,體內的影子又迫使他轉了個身,繼續跟著水流的方向前進。

“搞什麼?”羅彬瀚惱火地問,“我看看是誰在唱歌都不行?”

“順著水流。”阿薩巴姆答道,“歌聲不重要。”

“慢著,你也聽得見?”

阿薩巴姆沉默不語。她讓羅彬瀚的牙齒緊緊扣著,發不出一句清楚的質問。羅彬瀚隻得繼續往前。那歌聲緊跟著他們,就好像歌者在岸上隨行。歌聲空蕩曠然,既不動情,也不陰森,彷彿風吹過樹葉般毫無感情。那不使人覺得恐怖,但卻益發孤寂壓抑。羅彬瀚既不能去窺視這歌聲的真相,也無法張口喊叫喝止。他感到心中也空落如流水,難以忍受的孤寂啃食著他的胸膛。他隻好加快腳步,冀圖從歌聲的包圍裡逃離。

加菲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羅彬瀚快要忘了它的存在,它才又說:“這兒真安靜。”

比死火山更安靜?羅彬瀚冇好氣地問。

“你隻是體會不到。”加菲說,“自然並非寂靜,隻是細微難覺。當我還跟母體為一時,我能聽見蘚類生長、礦石累積,它們永遠隨時間而動,溫度變化時每一樣事物也有所不同。還有地下,啊,地下深處總是熱鬨非凡。在那裡流動的岩石與底層摩擦,比你記憶裡的任何瀑布與洪流都宏亮。但是在這兒,這些霧、花、水……它們存在,可又多麼安靜,就像一切聲音都來源於我們自己。這地方適合喜愛孤獨的人。”

羅彬瀚咕噥了幾聲。他也不喜歡這個話題。那歌聲叫他心灰意懶,對萬事皆感漠然。有時他甚至想就這麼坐進水流裡,哪裡也不去,什麼都不想。梨海市和寂靜號都遙遠如他的臆想,而真實的僅有歌聲、流水與蓮花。

他悶悶地走著,目光渙散無神,耳朵也聽而不聞,直到加菲說:“那是什麼?”

羅彬瀚被它呼喚了好幾次,總算無精打采地看向前方。他看見又一道從天而降的帷幕垂落在水流前。輕薄如蟬翼,燦亮如星露,同時從幕後又透出某種接近猩紅的晦暗。

他瞪著那帷幕,戳戳背後的阿薩巴姆。這時他上下牙床間彼此擠壓的力道已消失了,於是他張口對阿薩巴姆說:“我們又走回來了?”

“這是第二道。”阿薩巴姆說。

第二道。羅彬瀚想起來了。加菲的倒黴故事裡的三道帷幕:第一道是孤獨;第二道是恐怖。現在阿薩巴姆說這是第二道,她顯然也知道加菲的故事。

“恐怖。”他重複道,“能有多恐怖?啥玩意兒恐怖?”

“這和你無關。”阿薩巴姆說。

羅彬瀚對她說出這樣的話簡直欽佩極了。這句話裡簡直蘊藏著深刻的生活真理,指導人們如何遠離煩惱、心意自在。他又一次氣沖沖地走向帷幕。當他的手指碰上帷幕時感到冰寒刺骨,猶如置身冰雪世界,那跟隨在岸上的歌聲也隨之消失。羅彬瀚不讓自己有思考的時間,他揪住帷幕的下襬,把它猛烈地朝空中一揚。

霧氣在帷幕彼方消失無蹤。他看到帷幕後方露出一片猩紅的天空,金色、橙色與青色的光在猩紅表麵翻湧,猶如一片無邊無際的火焰湖。厚重的烏雲與雄峨的山脈都漆黑如鐵,像鋪天蓋地的巨大牢籠。在兩側的山脈中間,河水如巨蟒般蜿蜒流淌,色澤濁黃髮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