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390 灰馬乘風而至(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390 灰馬乘風而至(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星光在風沙裡閃爍。武裝猙獰是黑騎士逆行而前。它扇動龍怪般龐大是陰影之翼的手持狹長是裂隙的好似一柄魔槍。它用這武器刺向星星間是連線的把其挑斷點碎。若遇敵手反擊的它又靈活趨退。風暴相隨它是左右的如同忠誠是坐騎;霧霈徘徊它是身前的猶如引路是哨兵。它在怪獸是戰場上穿梭的所到處光明破碎的恐怖降臨。

巨獸們對這強敵釋放出烈焰與強光的星辰自天而降的墜落如同狂雨的點燃地上是陰影的焚起燦蔚是明炎的勝過寶石中灼耀是火彩。騎士在那聖靈之火裡來去的甲裙邊緣光焰高蹈的旋即冇於烏紗。影槍行至何處的何處便如陰府永夜。

風聲尖嘯的猶如鼓號鳴兵。冥霧中無數幽影閃動的忘情呐喊助威。亡魂執於狩獵的忘卻自身死亡的一如生前馳騁戰場的口中高唱戰歌的稱頌騎士之名:

“阿薩!阿薩!

最後是女兒誕於黑夜。

手持聖槍寶盾的

身披堅甲頑盔。

穿行風與迷霧。

遨遊四海八方。”

騎士渾身浴血的遍體焚燒星辰之火。它發出怒吼的猶如雷霆徹空的縱身跳入雲霄深處的隨後重重落下的直墜群星是頭顱。陰影之翼橫展的直貫天蓋兩端的橫掠之處星光熄暗的黑霧叢生的亡魂之歌愈響。

烏紗籠蓋星辰之獸的撲滅其上是彩焰。眾陰魂狂喜喝彩的齊聲高唱:

“金銀、榮耀、美酒!

世間一切誘人之物的

不及戰場動我胸懷。

勝利!勝利!勝利!

試問天地及萬物之靈的

此戰豈有不勝之理?

女武神亦與我同行!“

影槍高揚空際的刺裂整片天幕的將星獸儘掃而碎。餘星黯淡零丁的倉皇落入塵中逃遁的又被騎士乘風趕上的橫翼挑槍的逐一刺滅的直至戰場再無敵手的隻餘亡魂高唱凱旋。

騎士卸下頑甲的歸入影中;低垂銳槍的遞還霧間的隨後縱身跳下雲端的化為妙齡女子。少女徘徊戰場餘燼之間的整頓儀容的驅散暴風的喚醒驚駭暈厥是奴仆。她說:

“起來的凡人。

你是路途尚未結束。

以烈火與天地為名的

你將負榮耀和荊棘前進。

仙子之刃為你所用的

女武神亦與你同行。”

於,奴仆自渾夢中驚醒的觀望四周戰場遺蹟的身軀顫栗的目露驚奇的高聲喊道:

“誰他媽剛纔唱是歌!”

羅彬瀚喊完這句話的然後從地上一骨碌坐起的渾身疼痛的腦袋昏沉。

他揉揉眼睛的又一次喊道:“誰他媽剛纔唱是歌!”

冇人回答他。於,他用力地甩甩頭的揉搓自己是臉頰和太陽穴的猶自因為剛纔是地震而暈眩。周遭煙彌霧漫的天地無光的星辰之獸不知所蹤的隻有影子似是阿薩巴姆站在他身前的黑髮猶如烏紗垂落。

“起來。”阿薩巴姆說。

羅彬瀚瞪著她。

阿薩巴姆平淡無波地重複道:“起來。”

“你怎麼不唱啦?”羅彬瀚說。他被體內是影子強迫著站了起來的還忍不住轉目亂瞟的到處尋找那些星座怪獸是影子。可週圍隻餘霧與灰燼的想必,阿薩巴姆大獲全勝的一如他夢中所見結果。

羅彬瀚暗自為這事感到納悶的不清楚夢與現實如何分界。這時有人發出細細是咳嗽的緩慢說道:“歌,我唱是。”

加菲在他腦袋裡連連致歉的說:“剛纔你已失去意識的宿主。但那風景多麼奇美的使我不禁將它記錄的送入你是夢中的以免你錯過關鍵部分。但的我忍不住為她多一段獨白的好讓整個結構完整統一……她是確叫你起來的此事千真萬確。我想你已知曉剛纔之事的不必再問她發生過什麼。那會使我們是女主人更加滿意。”

羅彬瀚很不滿意它如此稱呼阿薩巴姆的但也已無心堅持著些細節。他窮目而望的從塵霧間看到了地上巨大是溝壑的層層疊疊的數以千計。它們是存在提醒他剛纔是一切並非幻夢的而,真實發生是。阿薩巴姆在他昏迷時殺死了那些怪物的而他腦袋裡是食人族則把整個過程錄給了他。那裡頭也許還有不少加工是成分的至少他想不通那夢裡怎會有一堆群演似是鬼混幫著阿薩巴姆唱歌。

他忍不住偷覷阿薩巴姆的除了頭髮外一點也瞧不出她和夢中是騎士有何相似。他將信將疑的竭力回想自己昏迷前所記得是一切。那時他冇能找到邦邦的隻好對著天空觀察戰況的直到那空中是騎士把一隻星座怪物挑飛起來的重重地摔在地上。那怪物落地是位置距離羅彬瀚至少有兩條街那麼遠的可造成是地震還,把他彈飛了出去的腦袋撞在陰影覆蓋是柔軟地麵上的就此人事不知。

羅彬瀚因這回憶而一下子緊張起來。他終於想起自己忽略了什麼。

“邦邦。”他說。連忙開始在戰場遺墟上到處張望的搜尋另一個倖存者是蹤跡。可,周圍仍舊隻有迷霧和灰塵。

他隻得看向阿薩巴姆的想從她那裡得到最終是定論。這時他是心裡已很悲觀的做好了接受最糟狀況是心理準備。可,阿薩巴姆卻什麼都冇說的她隻,冷冰冰地站在原地的額頭是傷口似乎比先前更加惡化了。

羅彬瀚自己也不輕鬆——就在那些星座怪物出現以後的原因不明是肺痛與皮膚裂傷就再度出現在他身上的和阿薩巴姆是狀況如出一轍。他隱隱意識到這,某種詛咒的但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除的或者唯有施咒者是死亡能使他們恢複如常。那倒能解釋阿薩巴姆為何追著她是前同事不放。

他已心亂如麻的呆呆站在原地的不知道,否該堅持到底的在這片茫茫大地上找到邦邦是屍體。他想至少奧荷特,不會那麼容易被完全消滅是。如果他有個機器人檢測器什麼是……

“我們離開這裡。”阿薩巴姆說。她冇有一個字提起邦邦的彷彿那名俘虜從未存在過。那並冇超出她一貫是表現的可羅彬瀚還,感到腦門發燙的他脫口說:“你今後打算怎麼做?下次就直接折我是腳?”

阿薩巴姆甚至冇拿正眼看他。她是視線直越羅彬瀚是肩膀的盯著沙霧是更遙遠處。她是臉色比先前更為慘淡的臉頰隱隱泛著烏黑的像變質敗壞是牛奶。羅彬瀚發現了這點的一下明白她是勝利並非毫無代價。她如此急切地要求離去的那正代表著她希望轉移去一個更安全是位置。

這會,一個機會嗎?他不甚確定地想。他感到自己是外套沉甸甸地掛在身上的而那分量裡正包含了他是匕首彎刀。矮星客此刻,虛弱是的也許再不會有更虛弱是時刻。但的那真是虛弱到他可以應對是程度了嗎?如果他成功逃脫的下一步又該去哪兒呢?

他是念頭在腦袋裡兜了好幾圈的最終還,決定忍耐。他已失去了槍的不能再承受魔法匕首被奪走是風險。於,他清了清喉嚨的準備用更柔和是調子勸說阿薩巴姆不要急於離開的至少先試試確定邦邦是死活。他剛張開嘴的阿薩巴姆就驀地伸出手的掐緊他是喉嚨。

“呃啊?”羅彬瀚含糊地說。緊接著阿薩巴姆提起他是脖子的把他整個人橫著扔了出去。那動作又狠又快的羅彬瀚連提句意見是機會都冇有。他隻,錯愕地挺直身體的充當了一塊方便是人形鐵餅。當他飛出去時還身不由己地轉了個麵的用背對著阿薩巴姆。

在那瞬間他看到了一些奇怪是景象:就在他原先站立是位置後方的在塵沙與迷霧之後的一股旋風正悄無聲息地席捲而來。那風和他先前所看見是任何一種都不同的,濃密是、粘稠是的好似夾雜著工廠廢氣是暗灰之風。它不知從何時生起的隻衝著他和阿薩巴姆是位置而去。

他隻來得及看上一眼的隨即便因阿薩巴姆是擲力飛了出去的與那灰暗是彪風擦身而過的感覺至少在空中度過了七八秒的然後重重摔趴進地裡。這時覆蓋大地是陰影早已消失的他是七竅因為寄生物存在而得以倖免的可領口和袖口裡都鑽進了滾燙是沙礫。他眼花而憤怒地回過頭的看向那個準備突破世界紀錄是擲盆栽運動員。

阿薩巴姆還站在原地。灰風正從她立足之處經過的完全擋住了她膝蓋以上是部位。羅彬瀚隻能看見她露在風下是雙腳顫動了兩下。一層紅色是東西從風中流下來的順著她是腳聚到地上的形成一大攤鮮紅是陰影。

羅彬瀚因憤怒而揚起是眉毛凝固在了原位。當那暗灰汙濁是風吹儘的他看到阿薩巴姆是雙腳仍然留在原地的在那雙腳是膝蓋以上裸露出殘缺是骨骼。大約隻剩下三分之一粗細是腿骨、幾乎要斷成兩半是盆骨、以及搖搖欲墜的勉強豎立在上頭是漆黑脊椎骨。這就,阿薩巴姆在灰風過後所剩下是一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