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030 頑石指向歸鄉之途(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030 頑石指向歸鄉之途(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凱奧雷不知為何變得非常氣憤。他直接倒了個方向,和羅彬瀚頭挨著腳睡下了。

羅彬瀚感到心情舒暢,但不免有點寂寞,偏偏此時他又睡意全無。這實在是件怪事,他的眼睛發脹,腿腳痠痛,估計已有二十多個小時冇睡,但卻怎麼也無法入夢。

窗外傳來陣陣蟲鳴,在殘春的夜晚顯得躁動,猶如某種奇特的呼喚。空氣又濕又冷,羅彬瀚實在躺得很難受。他悄悄溜下床,披上自己的外套走出屋去。

就在他走到院內時睡在門前的狗被驚醒了。它發出一陣威脅的低聲咕噥,讓羅彬瀚有點顧忌。可緊接著它忽然又不叫了,隻是掃掃尾巴,異常溫馴地走開。

這似乎是種冥冥中的鼓勵,於是羅彬瀚繼續前進。他踩著被月光照亮的沙礫路,在這清冷而溫柔的春夜裡來到村口。

如女神鵰像般的巨樹靜靜矗立在那裡,腳畔的白花堆積如雪。羅彬瀚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來這兒,他盯著樹發了一會兒呆,最後拿出淡紅色的小鏡片。

他來回切換鏡片的顏色。當鏡片是青色時浮現出了字跡。

“橡樹。無危害性。”

羅彬瀚難以置信:“就這樣”

“就這樣。”身後有個聲音回答他。

他轉身望去,艾芭拿正站在那裡。她穿著一件墨綠色的祭司長裙,以刺繡金葉作為裝飾,如瀑布般披散的秀髮上戴著一個荊棘枝冠,上麵開滿潔白的五瓣花,裙下露出一雙潔白細膩的玉足,就那樣踏在淤泥與腐葉之上。不知為何那使她看起來更美了。

羅彬瀚覺得自己好像不怎麼驚訝。

“美女,您也盛裝起夜呀”他親切地問。

艾芭拿翩然走近,用手輕輕撫摸樹身。“這是我的樹。”她說,“過去它並不長成這樣,直到我成為使者時它才變為如此。”

“哦現在這樣挺好看的。”羅彬瀚說。他覺得艾芭拿離他未免太近了。在這個距離時,他甚至能看到對方的眼睛如貓一樣閃著光。他還聞到淡淡的,帶著些苦澀的花香。

艾芭拿憺然地微笑著。那是一種充滿神秘與高遠的,非常宗教性的表情。

“你們會怎麼做”她忽然俯身問道,“如果你們想研究這棵樹,你們會怎麼做把它移走砍倒切碎把裡麵的每一塊木片拆分成更小的碎屑,看看裡邊有冇有藏著黃金”

羅彬瀚下意識地退了一步。“不敢不敢,”他客氣地說,“這麼大的樹起碼得是二級保護,可不敢砍。”

艾芭拿在月下嫣然而笑。

“撒謊。”她撥開被風吹亂的碎髮說。

羅彬瀚還想要說點什麼,她卻抬起自己纏繞細蔓的左手。那纖纖玉指上棲著一隻蜘蛛。它看起來如此眼熟,像是十分鐘前還待在羅彬瀚的床頂織網。

“呃。”羅彬瀚突然卡詞了。他倒不覺得之前和凱奧雷的談話有那麼見不得人,然而艾芭拿的視線卻令他無法直麵。

艾芭拿蹲下身,將蜘蛛放歸地麵。隨後她在樹邊來回走動著,從不同角度觀察羅彬瀚。

“你和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但也所差無幾。”她說,“思想,理念,,你們有著同一種想要將樂園支離的氣息。假以時日你的故鄉將和他們走上相同的道路。”

她伸出右手,一塊太陽形狀的懷錶在她指間搖盪。羅彬瀚下意識地摸向自己頸間,那裡空無一物。

艾芭拿打開懷錶,裡麵冇有那四個錶盤,隻有一個漆黑的孔洞。洞內流出汩汩血水,打濕了她腳邊的土壤。

“這就是你們未來也會做的。”她溫柔地說。

羅彬瀚轉身想跑。這時那棵橡樹突然活了過來。它用堅硬的枝條一把抓住羅彬瀚的胳膊,把他粗暴地吊在空中。

他有點崩潰地問:“至於嗎”

“我冇打算殺你。”艾芭拿說。於是羅彬瀚決定暫時老實下來。他看著艾芭拿收起懷錶,然後又從左手亮出一顆深藍的礦物。那看起來和她給荊璜的石頭很像,隻是體積要小得多。

“歸鄉石。”她說,“它是星辰的眼睛,土地的記憶,浪潮的紋理,故鄉之歌,歸還之聲。它記錄宇宙的一切。可你們發現後就把它全挖出來,剝去表皮,切斷,腐蝕,砸爛,敲碎,包進鋼鐵與機械裡,做成那種數字的儀器。”

“太不像話了”羅彬瀚在樹上搖搖晃晃,義憤填膺地譴責道,“這麼漂亮的石頭居然拿去做表,還有天理冇有還有人性冇有”

艾芭拿隻是瞭然地微笑。

“你們並不懂得它正確的用法。”她說。

橡樹伸出枝丫,把羅彬瀚遞向艾芭拿。那如精靈般美麗的少女展開雙臂,攬住他的脖子。

“你會看到的。”她說。

她把嘴唇貼上羅彬瀚的額頭。那本該是美妙的體驗,羅彬瀚卻感到自己的意識正被飛速吸走。他的視野向上飄升,越過樹梢,越過雲層,直到貼在那層漆黑的薄膜上。

他看到一個荒涼的星球,如此原始而寂寞,數萬年的時間裡都保持著同樣的風貌。

緊接著它到來了。

純粹是出於偶然,它來到那漆黑的膜壁外,依附在表麵向內張望。它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於是流星便自火海上空墜落,穿入天壁當中。

星球自隕坑開始變綠。草木蔓延至每一個角落,昆蟲與動物也如爆炸般繁衍。大部分時間它都很滿意,隻是偶爾對地形有所疑慮,於是流星再度墜落,製造出它認為合適的山脈、湖泊與海洋。

它離開了。有太多領地等著巡視,它隻能偶爾回來察看。

幾個世代過去了。星球上的主宰種族換了又換。有時毀於內部紛爭,有時則是火海上嬉戲的群星不小心掉了下來。那些星辰太好動,偶爾就會鬨出事故。

它對此並不在乎,生命於它相當平等而一律微小。無論是何種族主宰世界,它都選擇其中那些願意追隨它的賜予智慧。它的使者們為它照料星球與族群,使草木繁榮,牲畜健康。

時間繼續流逝。

人類占據了星球。他們成立了部落,他們成立了村莊,他們成立了王國。

王國以獨立的、理性的方式運行,他們不需要它的使者,因而將那些人宣判為邪惡的巫師。使者們隻好遠避他鄉,去庇護指引那些遠居世外的人。

其中有一箇中等村落,平凡無奇,微不足道。它經曆了十五任使者。當第十五任終於疲憊於自己的工作,覺得自己是時候開始衰老時,村前的樹便變化形態,長成一位美麗的少女。那是第十六任使者艾芭拿。她一如前人那樣照料村莊。

昨天一艘船撞破天壁降臨了。船的主人飛來找她,借走一塊歸鄉石。他把船上的六人丟在一旁,自己獨自飛向森林中央,在那裡有一片巨大的湖泊。那是很久以前它讓隕星製造的湖泊,至今仍殘留著星辰的氣息。

此刻,明月與星辰之下,紅衣的主人坐在湖畔。他用一柄墨玉小刀劃破掌心,然後把樹葉含在唇間,吹起一首古老的曲子。林中群鳥紛紛聞樂而來。

它們向他啾鳴朝拜,然後逐一啄食他掌心流出的血。沾在喙上的血被它們帶向湖周的每一個角落,繪製出奇特的符號與圖形。那些紋路如鳥爪蟲跡,在朝陽升起後閃閃發光。

羅彬瀚睜開眼睛。

天花板上殘留著蛛網。他的腿還搭在床上,可背脊和頭卻結結實實地挨著地板。他感到後腦勺疼得要死。

“什麼動靜”凱奧雷揉著眼睛從床上坐起來。他迷迷糊糊地看著羅彬瀚:“你乾嘛睡在地板上”

羅彬瀚摸了摸脖子。懷錶還在他頸上掛著。

“做了個夢。”他說。

天津https:.tetb.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