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92 登南桑兮帝女焚天(上)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92 登南桑兮帝女焚天(上)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兩人到得村前,荊石卻不從正路走,繞道避了前頭僬民,從村後進得村中。瓏姬見此,笑問道:“子蘊何故捨近求遠?”

荊石平靜道:“僬僥本為世外野國,其民散漫放蕩,恐怕冒犯瓏真人,不如不見。”

瓏姬黛眉微揚道:“如何又這般呼我?”

荊石道:“我幼時不識禮數,但聽真人本為赩姓,便以赩仙稱之。如今思來,有失分寸禮度,不合身份進退。”

瓏姬失笑道:“你這般叫我許久,偏生今日才覺無禮,可也想慢了些。”轉口又道:“名姓尊號,本來俱是空幻,你想如何叫我,隨你自己喜歡便是。”

兩人說話之間,已然推門入戶。剛進屋中,便聞滿室香盈,幽然浮芳。瓏姬踱步桌前,將碗中梅枝握在手間,目望枝上紅花少時,將指頭輕輕一點花瓣道:“子蘊倒還留著此物。”

荊石緩緩合門,回身躬禮道:“赩仙所賜,自不敢輕棄。”

瓏姬似笑非笑,卻將花枝攀在手間,輕摩枝頭道:“子蘊自得此枝,可覺精神好些?”

荊石應道:“確有安神之效。”便往屋邊小缸舀水灌壺。他屋中之水皆取自東泉,自古冬寒不凍,四時不枯,但因離了水源,便無那股溫氣,冰寒難飲。當下便將泥壺架在牆腳小爐上,又引火折點柴。瓏姬倚坐桌前,半身斜斜倚在桌上,卻不理他舉止,顧自轉枝觀花。過得一陣又道:“子蘊近來夜眠,可做得何夢?”

荊石手上一滯,又複扇火添柴道:“許是偶有短夢,醒來即忘,不曾記得。”

瓏姬漫然道:“你正值盛年,竟無寤寐之思?”

荊石目望爐火道:“先前真人早有此問,我亦答之。何故舊事重提?”

瓏姬道:“是麼?我卻忘了。子蘊與那張家女郎交誼深厚,我看來實甚中意,便不禁再三催問。盼你枯木醒春,石上開花,少些鈍性。”

荊石取枝挑壺,提得滿壺滾水來至桌前,方纔道:“庸俗瑣事,不敢煩擾真人勞心。我與張氏女不過君子之交,雖互欽慕才學,未曾生得他念。縱然今世永不相見,亦無不可之處。”

瓏姬笑道:“子蘊這般言語,未免絕情太過,倒似生怕我將她藏了去。”

荊石道:“並無此意。”取過兩個小陶杯,放了島中摘得茶葉,注下滾水,推至瓏姬麵前道:“敝處簡陋,未有待客之物,還望真人涵諒。”

瓏姬探手執杯,將滾燙茶水捏在指間一聞,抿嘴淡笑道:“子蘊在此作試,倒還有心思入山采茶。”也不避燙吹風,便將滾水飲下。荊石定目看她喝茶,忽而道:“當年赩仙在露蘭宮中,素喜煮茶慢飲,如今卻似變了喜好。”

瓏姬握杯道:“此地既無用具,如何煮茶?再者本來人心易變,昔年如此,今未必然。”仍是一手握杯啜飲,一手斜倚桌上,執了花枝端看。荊石靜坐下首,觀其人仙容雲態,神情高緲,難測心思。

正無言間,瓏姬道:“昔年先師在時,門下師姐皆遭不幸,唯有一人與我同在修行,起居坐臥,俱不分離。本來世上僅我二人同儔,相依相愛,不曾起過半分口角。而今回首思去,竟成百年舊事。”

荊石應道:“未曾聽聞真人尚有師姐妹在。”

瓏姬靜默少時,說道:“昔年先師羽逝,我受命繼任神宮之主,另有一姐妹名喚阿玲,與我道行本領相似。但因她生來柔心,性易動情,到底境界難達。一日我於宮底赤泉處閉關潛修,海上忽生劇變,阿玲出而鎮之,至第三夜月升方回,竟是重負重傷。我百般施救,終歸無力迴天。她便自入紅浥殿中,閉生死關,求大徹悟,而終究不成。她羽化之時,海上暴雨三日,紅潮大漲,我宮中大桑樹葉儘落。此景至今思來,猶是斷腸摧心。”

她一番言語說罷,便望手中花枝,目中似喜非喜,似悲非悲,若有千言萬語,到底不吐一字。待得杯中茶儘,方纔側目荊石道:“子蘊雖為孤子,可曾有過兄弟姐妹之屬?”

荊石道:“我未滿一歲,便已見棄於父母,不知本來名姓,更勿論同胞手足。此事真人早已問過,想也是忘了。”

瓏姬卻搖頭道:“此事我自然曉得。尋常小兒,三歲前難得記事,若遭遺棄,成人後難得想起。但想子蘊生來異稟,記力算心遠超常俗,或許竟對身世有些印象,也未可知。”

荊石直言道:“實無半分記得。”

瓏姬應得一聲,將花枝搖得幾搖,又道:“你天資過人,恐怕父母中亦有智才絕頂之輩,不知你養父可知一二內情?”

荊石原本言語簡潔,多似委應,但聽她此問,卻不禁心有所動。稍一遲疑,仍是探手入懷,取出一團裹好的巾帕道:“此物或為我身世之證。”便將巾帕解開,露出裡頭數十碎玉子。

瓏姬倚身來看,略略打量幾眼,蹙眉道:“但凡良玉積久,內中必定陰陽分化,累藏精華。此玉空有美質,卻是個繡花枕頭,內裡無蘊無靈,實與頑石劣岩無異,又作何解?”七八中文更新最快^電腦端:https:///

荊石道:“先父生前曾在東域暫居,留有一處舊宅。他去世前,曾與我說知此事,讓我去舊宅內取些事物。此玉是為其一,據稱是隨我一併拾來。另有埋於院內的金器,是他祖上所留,擬供我日後生活資用。”

瓏姬輕咦道:“如此大事,你當年倒不曾與我說?早知如此,我自攜你去取先人之物。若是有資在身,總讓你過得好些。”

荊石搖頭道:“先父臨終前雖告知我舊宅所在,卻也再三囑咐,要我成年後再去處置。還說若覺生活合意,便是不去也無妨。我聽他當時意思,實是不願我去彼處。”

瓏姬聽罷此話,以指叩桌,沉吟凝想,少頃道:“如此說來,你父確知你身世來由,卻不願同你說知?子蘊便不曾問個明白麼?”

荊石應道:“既是先父不願直言,想必亦有考量。我對身世本無執意,不問亦無不可。”

瓏姬視他少時,問道:“既不欲知生身父母,何故將這碎玉子貼身而藏?”

荊石道:“是因一事不明。”便指碎玉道:“此物是我自先父故居中掘出,貯於金甌之內,另有先父遺書一封,說此物當初隨我一同置於野外,本是一枚完好的白玉球,被他不慎摔碎,才成如今模樣。若我要尋覓身世,需從此物入手,將其複原如初。但我試來多次,無一碎片能合,恐怕這些本來不為整物,也絕非先父所說玉球。”

瓏姬聞他此言,信手取來數枚碎玉子,試以拚合湊整,果然參差離錯,互不相吻。撿了幾枚不成,便對荊石道:“你父既說是玉球摔碎,可會是在收拾殘物時漏損了些?”

防采集自動加載失敗,點擊手動加載,不支援閱讀模式,請安裝最新版瀏覽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