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60 舞象兒靈河逢青女(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60 舞象兒靈河逢青女(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自德音子塾中問教荊石,轉眼又過得兩年光陰。李釣、荊石俱已十二,而李家又添一口,今次卻是個女嬰,喚作李小笛。

李禾本來受得兄嫂打壓,不使成家分產,娶親已比旁人稍晚,及至得女,已然年近四十。雖是壯力不減,麵上難掩幾分滄桑,但見老三玉雪可愛,眉目翻似韋氏,卻是連日精神爽利,喜上眉梢。及至李小笛滿月,特讓李釣把荊石從塾中叫來,又去山裡釣魚摸蝦,擺來一桌酒菜相賀。

至得傍晚,李釣、李潭、荊石並歸。李禾在門口遙遙望見,乃見荊石手中尚還提了竹籃,內皆書卷,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待至眼前,瞪眼橫眉道:“小子!你來賀我閨女滿月,不拿禮金,倒帶些破書來,是恁意思?莫不是嫌老子閨女入不得你眼,連那幾個鳥字尚不如得?”

荊石道:“不是。”自往籃底一抄,掏來支白濯濯的小花簪,遞與李禾道:“此是賀禮。”

李禾既知他寄人籬下,平日用度,俱靠抄書掃院補貼,不想他當真帶得禮來,不免吃了一驚。定睛細看,才察非是玉珠之簪,乃用碎河貝磨得光潤如瓣,鑽孔纏絲,繞於木柄,定成個梅花形狀。其物構形雖甚簡單,卻也頗費心思手巧。李禾打量一番,不禁奇道:“你終日悶頭讀書,怎地還做得這般女兒家的小東西?模樣倒也精緻,莫不是哪家女娃送進塾裡,叫你瞧見打扮?”

荊石道:“不是。以前見過幾支,仿著做的。”卻不肯提是何處見得。李禾因知他本為南疆樂華國人士,料是當地風俗,亦不追問究竟,隻將簪子交與韋氏收了,留待李小笛日後使用。但想荊石平日木訥寡言,關鍵處倒通人情,畢竟是把己家掛著,心中亦感欣慰。到得桌上,倒了一底醴酒,推在荊石麵前道:“小子,你且試試這東西。”七八中文更新最快^電腦端:https:///

荊石低頭一瞧,推拒道:“我不飲酒。”

李禾道:“此非烈酒,我家老大十歲便能喝得半碗,你今也是個半大的娃娃。再過幾年,便是親也可成得,怎就喝不得一口?“荊石才一沾唇,皺眉道:“苦的。”

李禾哈哈大笑:“小孩家胡說八道。此酒釀得合時,又有哪裡苦來。”還待再給荊石滿上,幸得韋氏橫眼瞧他,方纔止罷。

至得飯罷,荊石隨了李釣,入後屋看李小笛,見是個繈褓裹來的圓肉糰子,也未如何長開。唯是李釣看了道:“是像阿孃多些。”

荊石應得一聲,問道:“為何叫做小笛?”

李釣聞言搔首道:“阿爹最喜提此事,倒不曾和你說過麼?”乃將李家夫婦結識始末娓娓道來。

荊石聽罷無語,臉上隱然有異,良久方道:“原來夫人本是山中人。”

兩人正說話間,韋氏正到門前,聽得李釣說起舊事,登時神色窘然,輕輕咳得兩聲方道:“阿荊,你且同我出來。”

荊石平素寡言,罕與旁人往來,同韋氏也未說得過幾句。今日忽得招喚,不知是何緣故,隻得應了一聲,同韋氏去往後院說話。行到院中,正是月色溶溶,滿地霜明,荊石借了月色端望韋氏,見其雖已生得三兒,年近四十,仍是眉目端秀,直似三十未到的青年女子。

正自凝思間,韋氏找他近前坐下,說道:“阿荊,你與我釣兒同讀幾年,平日雖不常來,實也似我多添了一個孩兒。如今你年已十二,想古時豳昭王隨父討黎,也不過和你同歲。你和釣兒、潭兒雖得同窗一場,實則是大不相同。他兩個不過鄉間燕雀,求個平安康順,便慰我夫婦之心。你卻是個有才之人,料是不會埋冇鄉野。今來尋你,便是問你日後打算如何。”

荊石應道:“尚未想明,請夫人指點。”

韋氏微笑道:“我也與你送得多年衣食,怎還叫得這般生疏!鄉間野婦,稱得一聲夫人,也不怕羞人。你既稱二郎為伯,喚我一聲伯母也好。我想你既是個文才,明年縣中初試,可去投名應考,若得進選,又有城中複試,至十名之內,可入國塾讀書,日後自然進得朝中府裡。此乃科進之法,本是那城裡子弟的門路,換了旁人,我定不做此想,但知你畢竟不凡,若去應試,多半能中。近年我家中順當,稍有盈餘,你途中資用,便可從我家出些,也不必顧慮許多。“

荊石聽她言語,默默思得片刻,卻搖頭道:“誌不在此。“

韋氏亦不驚動,又道:“你若心向隱逸,不願與世逐流,那便留在塾中,做個學士先生,也無愧得何人。“頓得一頓,方又微笑道:“其實我自生小笛,心中便有一念。若你意入仕途,既是留在鄉中,倒是不妨一提。”

荊石不知她所指何事,疑目相望,卻聽韋氏道:“你在此鄉無親無故,又不是好走動的性子,數來數去,竟不過同我一家交好。今我既得小笛,願且將她指你,待成年後成得一家,也是托得個可靠的。”

此話一出,荊石亦驚,連瞬幾目道:“不妥。”

韋氏道:“我今提來不過說個念頭,也未要如何立約定聘。畢竟你同小笛尚幼,娃娃說親,一半不成。將來若你同她另有合意,且將此事罷了便是。”

荊石仍是搖頭道:“我亦不留此地。今留四載,縣中藏書俱已讀過,聽聞東域有大川三,靈山十六,皆有玄奇之處。我想今後出鄉,親訪其地以驗。“

韋氏未想其人誌向如此,亦是愕然,良久方道:“你若性好山水,不妨入朝為仕,亦有機會遊得。“荊石仍是搖頭,卻不答其究竟。韋氏亦是無法,但想荊石年幼,來日方長,且不急一時勸說,便道:“今日已晚,你且同釣兒歇在一屋吧。”

荊石應聲起步,方欲離去,又複回首譫妄,似有未儘之言。韋氏見了便道:“阿荊若有想問,直與我說便是。”

荊石道:“我聞伯母曾是山中人。既從修道,何故還俗?”

韋氏怔怔一頓,旋即失笑道:“我本根骨不佳,又自潭邊逢了家漢,自此心思便難定得住了。阿荊你曾見得大修高士,以為修道便是好處。其實山中歲月清苦,尚不及你塾中日子。縱使得了仙人青眼,總是悟透的少些,熬不過的多些。若能得了道行,練氣化神的,俱是真仙神人,忘情絕性,自也瞧不上塵心。可我不過粗粗煉得幾天氣,實不配稱山中之人。”

荊石聽罷,靜立原地,少時點頭道:“原來神人無心,我明白了。”臉上神情雖如往昔,目中隱露愀色,對著韋氏躬一躬身,便進屋中歇下。

韋氏覺他反應出奇,還待上前追問,卻聽牆上細細有聲,轉頭望去,見是一匹毛油目亮的大貓,遍體幽黑,無見一根雜毛,不知是哪家養得。此刻坐在牆頭,冷冷望了荊石去處。其時民間風言,道是黑貓能通幽冥,韋氏見了也覺不吉,正待驅趕,那黑貓倒身一翻,落到院外,自往東麵山裡奔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