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54 仙姝逝羽傳二姬(中)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54 仙姝逝羽傳二姬(中)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妙杏童子既去,昊陽真人合劍於懷,往眾巫處禮曰:“東海之亂暫消,諸位請歸故地。”

群巫欲待爭辯,卻覺其人步光履塵,初時尚在眼前,轉目則去千裡。而空際青輿亦返,穿雲過海,難覓影蹤。諸人莫能奈之,再望海中,雖是惡浪陰濁,怪魚遊徘,卻獨不見先時大渦。商議再三,當桑曰:“如今之計,唯得先歸族中,潛伏生養,以候大王。”七八中文最快^手機端:https://

銳方駁曰:“我王本來無事,是自道人來得,方成現下局麵。我等不與那道人論個清楚,卻似鼠兔逃穴,是何道理?今當儘起精銳,與他道人一搏。”

二巫言語來去,頓起爭執。旁人本意相勸,亦遭卷挾,唯是舍七獨坐,意甚冷淡。戎湖見之,竊問曰:“現下兩麵相爭,你卻如何作想?”

舍七曰:“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你等自去,我便在此處候之。”

戎湖勸曰:“王曾言若得大勝,三日必歸。而今未返,定生變故。但看現下雨晴,必是王勝,或真如那道人所言,需得多耗時日。我等皆有久壽,縱費百年,又有何妨?今且歸之,再圖後計。”百般說之,奈何舍七決意甚堅,竟奈何不得。

眾巫於海上又候三日,終無雪黎音訊,相繼返歸陸中,唯是舍七獨留,如此三月,孤坐晶峰,餐魚飲露,未嘗與人一語。待至一日晚時,舍七正自觀海,卻看西麵火星越空,抵至身前,竟是赫月道人。

其人紅衣豔容,昔如故貌,唯是霜發銀白,見得舍七在此,訝然問曰:“何故淹留?”

舍七曰:“候人。”便不理會。赫月聞亦無語,顧自乘雲而去,半晌複歸,手提瓢葫,內置醴酒,坐與舍七共飲。待得夜中,觀見海上月升,方謂舍七曰:“前我與巫王共入墟中,照見五方十徑,異獸無數,攜與克之。再往前,見一奇殿,晶瑩通透,直如水玉,殿中坐一女子。我待觀其容,便遭術相害,僅守心首不失,未知外事如何。其後醒來,便在蒼莨宮中。料是巫王相助,方得周全。”

舍七問曰:“可知他下落?”

赫曰搖首曰:“既得雨止,當是巫王勝之。但問我掌教師兄,隻言於墟下淵中拾我,未見餘人。料是他們爭鬥甚劇,流落域外所致。”

兩人各自無言,靜觀海上潮生。赫月心有所應,起作一歌曰:

“滄浪如巉兮,歲可平山嶽。

滄浪如嵐兮,時可變所趨。

月出皎其上兮,不能得常盈。

今待節氣遷兮,斯人胡不歸?”

終馭風雲而去。

其後數月,東域豳山媴姓因感天命,發檄天下,陳斥黎王十罪,便發義軍伐之。黎王乃請野中方士以害,則有青都煉氣士奉命相護,軍前佈陣鬥法,各施神通。媴姓屢屢得勝,及至中土粹秀關,卻遇巫士相阻。

原來眾大巫歸得族中,各部爭執不下,終是分道離心。猿取、霜緱、珠娃三部潛退荒內,後又乘戰亂北行,遷至冰塋關外。其餘六部乃以鑿齒為首,呼應黎王之請,受封天師聖號,隨朝武帥剿討豳山之亂。

其時青都眾仙遵受昊陽之命,伴引豳王,暗中護佑。初知大巫扶黎,嘗往勸歸,而遭陰伏,遂起爭鬥。道巫各有損隕,凡人死傷更重。烽連數月,昊陽、赫月皆隱不出,及至妙杏童子奉令出粹秀關,佈下大滅絕陣,方纔一舉蕩平巫禍。此後巫族南脈才俊凋零,日漸式微,終泯凡民,而北脈孤避寒野,匿跡隱蹤,不知居所。

當年歲末,豳師抵至黎王畿。百姓皆爭慶賀,相約起義,自城內暗降吊門,執棍奪兵,呼迎王師。黎王自知罪重,未等兵至王宮,便舉宗室**。諸仙因循民心天命,不便救其眷屬,乃施幻法,將一應宮人侍奴挾走,又擇宗室中非嬗姓而年幼者,暗中帶出火場,俱吹一風,送去四方鄉野僻地。

斯役既成,豳王遂封天子,又奉青都為天師正統,分封眾臣。輕徭賦,重法度,治二十載,天下複昌。

烏飛兔走,冬去春來。一日赫月獨坐冰磯洞中,正是元神周遊,渾忘物我,心中忽有所觸,遽然醒轉。出得關來一問童子,方知二十載光陰已逝,問及昊陽近況,童子曰:“先時掌教收得一個閉門徒兒,托在朱楊太師叔祖座下,便自坐關不出,年來亦有十餘載。”

赫月既聞昊陽收得新徒,追問來由,方知其為西域人士,天生異相,目有重瞳,號作“鬱離”。其性謙斂柔直,本為西土豪族之子,富可敵國,因從修道,乃棄諸般榮貴。雖為昊陽之徒,卻在朱楊座下管教。其人悟性超然,雖止修道十載,已逾眾人百年苦功,居家時又曾習武,因武入道,劍射亦為精絕。

赫月既知此聞,心甚奇之,問曰:“我等自先師始,少收西域門人,如今倒得一位。不知可往一見?”

童子曰:“鬱離師叔今在洗瑕洞中閉關,恐不得見。”

赫月怪曰:“洗瑕洞乃苦修思過之地,既非觸戒受懲,何故去那處修行?”

童子答曰:“此是朱楊太師叔祖吩咐,我等亦是不知。但聞鬱離師叔須得閉關百年,後出西海行事。而今乃為出行準備。”

赫月聞之,心中雖甚詫異,但知朱楊行事素來出人意表,亦不複詰童子。轉念思來,心曰:“而今師兄已收閉門弟子,料是合道將近。我今出關,亦可覓些門人。”

此念既起,便往蒼莨宮前,與守門童子囑曰:“今去雲遊,不知歸期。若逢掌教師兄出關,你等代為轉告,勿使牽念。”便出玉畿山去,先遊東海故地,初見碧濤滾滾,浩芒壯闊,出得百裡,逢一黑石礁島,上生參天巨木,今已枯死,乃她當初尋得金烏所在。又複迂迴折返,尋覓晶峰,終未所得,亦不知舍七去向。再複東行,則海潮水色漸暗,魔氣滋生。水族形怪而性凶,甚或生得翅足長鬚,高襲百丈,飛鳥亦不能逃。

赫月見之,料是當年雨禍遺害,陸上雖已得昊陽遍清魔氣,四海卻是廣闊無邊,難得拔儘。再行千裡,便覺法身震盪,心魂不寧,方纔折返歸鄉。

她飛至半途,恰逢驟雨,眺見海麵紅潮滾滾,初時道是魚藻積群,抵近觀之,才知水色如此。心甚異之,乃施避水訣,入海尋源。及至深處海溝,千孔萬穴,迂曲折勾,終不知其始。當下乃取須彌瓶,將赤水灌得一廈,複歸陸中。

她行本欲尋大巫舍七下落,終不得成,心中鬱鬱難解。到得人煙之處,變作一個襤褸老丐,穿井過市,踽踽獨遊。但看民生繁榮,方纔稍解愁懷,但看得街頭小兒,俱是凡根凡骨,靈慧不開,未見合意之材。偶逢佳資,則又年小戀家,斷不肯跟生人去得。赫月自幼成孤,亦不願勉之。如是數月,忽看城榜貼文,稱是南地諸國大水,需運賑糧,且限官道往來。

赫月聞此,亦思昔年南疆之事,心曰:“既生水患,且去助之,也瞧南麵有無可塑之才。”當下不走中土官道,照舊乘雲馭風,越得伏龍河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