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52 奇子入墟悟塵意(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52 奇子入墟悟塵意(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話說那頭赫月道人未尋見巫族故地,便歸蒼莨宮去,方知東域水禍之重。而南疆雖亦雨勢連綿,但因峯迴嶺折,地勢居高,一時卻未成災。其雨初落,巫人皆未著意,唯是雪黎仰首瞻之,俄而乃對罍未曰:“你可知此雨來曆?”

罍未叩首答曰:“此為巫祖威能所化,連下百日,可使道人儘去。”

雪黎聞言則笑,告曰:“此水發於幽淵,內皆死氣。連雨百日,道人固儘去之,你等也無幸望。待得九界天地死氣聚成,便可為血祭泊舟,直往淵中。此世生化萬載,不過作她登天一階。”

罍未因知雪黎素無誑語,於其所言莫不深信。驟聽此話,不啻雷擊於頂,當下木然無言,麵若死灰。雪黎見他如此,亦不再言其他,卻看舍七手執骨針、香草,欲對三巫刺麵為記,以施逐族之罰。

雪黎止曰:“今既如此,不必逐他。“

舍七曰:“此三人私行叛逆,輕蔑王命,怎可不逐?便是天塌地陷,也先逐了出去,再圖應對。”便要捉了罍未來刺。罍未既是伏罪,亦無相抗之心,眼見針將著麵,雪黎忽地以目觀之,骨針皆化黑沙而落。舍七意更不平,回首討問緣由,雪黎答曰:“本來已是寡數,今若逐他,巫中更少能者,日後難敵東麵神通。”

舍七忿曰:“既是你在,何懼道人?”

雪黎不答,仰首觀天,冥思良久。旁人不敢相擾,俱在雨底相候,忽見其人閉目搖首,告三巫曰:“你等中道人計矣。”

三巫俱甚茫然,弗解其言。雪黎亦不置詞,卻令二部收拾行裝,另遷居處。至於罍未、多薺、仡兜三巫,皆獲輕赦,暫奪大巫之號,不行逐族之罰。雪黎既下此命,又與舍七曰:“你將餘下七部皆召至山上,我且有話要說。”

舍七領命從之。因是九部各有所居,平日少相往來,連耗數日,方纔將眾聚集,共往雪黎處去。此時各部大巫俱知雨禍之事,幾多議論,不知後事如何。

諸人到得山上,卻逢雪黎正自撫馬,眼觀北麵,神寧氣靜,無見半分怒態。待得眾巫上前見禮,方回首曰:“你等可知北麵是何去處?”

一巫答曰:“是道人之地。”

雪黎搖首曰:“再往北處如何?”

眾巫鹹不能答。當桑乃曰:“我等世代居此,不問外事。今若非瞳電、招風之亂,焉知外頭那等紛亂?”

雪黎曰:“雖是紛亂,亦有豐裕之處,你等心可往之?”

舍七即曰:“舊地本來甚好,何必理會外頭之事?”當桑、戎湖稱然,另有三大巫應聲,餘眾皆不作答。雪黎觀之,乃曰:“今是思動者多,思靜者少。”

餘眾不敢應之,罍未越群而出,拜叩陳曰:“既服王下,一切皆尊王令,不敢妄為。但世上能者居之,今王既無敵於世,何可令羊天子在位?所求者無非族人之利,請王思之。”

雪黎再搖其首,曰:“你等世代生息野地,再動機心,終究鬥不過道人手段。”

罍未因知自闖大禍,不敢強辯。但聽雪黎此言,心下畢竟不服,詰曰:“前日女道亦屬道人,聞其雖具神通,亦負於王。何懼之有?”

雪黎曰:“當懼者非那火心子。”便不複答之,隻以手指正北,告曰:“此行北去直至海濱,乃是一方冰天雪國,地頭廣闊。雖有酷寒,不乏諸般靈材豐物,亦是道人未抵之處。日後你等若逢急難,可往是處避之,以保性命周全。”此話說罷,便即翻身上馬,徑往空中行去。

眾巫見此皆驚,紛紛上前,攔駕問曰:“大王今去何處?”

雪黎答曰:“眼下天漏已成,死氣通海,無可挽之。東麵道人洞知此事,予我三計以擇。其下策乃遷東山,閉門絕世,與他道人共居一處,以圖苟存;中策乃西行越洋,至得海外異鄉,名喚白河幽州,其地古時天裂,墜落一城,自此便與天通。若至白河,可藉此天缺,遠赴九界之外。此二策我俱不喜,故今擇上策從之。”一秒記住【七八中文網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舍七問曰:“何作上策?”

雪黎曰:“此事既因巫祖而起,我今便往東海墟下,尋而殺之,可平災禍。現即起行,若久不返,日後九部複歸大巫治下。諸般要事,你等可自決之。若逢急難,便往北去,以圖周全。”此番話說罷,當下再不停留,輕牽韁繩,直往東北而去。

他獨行不出少時,身後獸嘶風鳴,卻是舍七趕至,告曰:“今既欲殺巫祖,便與你同去。”

雪黎直言曰:“此行凶險,難知勝算。你本非她對手,不若留於此世,派些用處。”

舍七曰:“便是倚多為勝,總強了單打獨鬥。族中今有十二大巫,多得一人不多,少得一人不少。”

當下二人偕往東去,過得片刻,身後聞人呼聲,乃是當桑、戎湖趕至。兩人到得近前,行禮作拜,當桑曰:“今隨大王同去。”

雪黎側視舍七,曰:“又少二人。”舍七應曰:“十人足矣。”

如是又行。抵至伏龍河,但見浪濤滾滾,惡氣沖霄,鳥飛不過,葉落難浮,是一天險地煞的關隘。三巫見而心驚,身下坐騎亦不敢前,唯靠雪黎在前引路,緩緩飛渡。正至中段,後頭又複來人,前為霜緱、珠娃、輪日足三部大巫,共是四人;後為鑿齒、吠蠻、瞳電、招風四部大巫,卻有六人。到得伏龍河外,齊向雪黎拜曰:“今願隨大王同往。”

雪黎久不得言,後謂舍七曰:“現下如何?”舍七亦無話答,隻作不聞。當桑見狀,出而勸曰:“今既王命已出,諸位自當遵從,且歸部中相候。”

話音方落,罍未答曰:“今是罪身,已無大巫之職,願隨大王同往,以洗前過。”又有珠娃部大巫妹娩上前告曰:“我部本以珠生,今已潛卵於穴,繼位得人,願同王往。”其言方畢,則有鑿齒部大巫銳方繼曰:“本部素尚勇悍,若落人後,必難服眾。王欲逐之,請先退猿取、瞳電二部。”十巫各有所言,皆成道理,當桑亦不能逐,乃謂雪黎曰:“諸族自意如此,我亦不得勉之,請王自決。”

雪黎寂然無語,忽而仰首觀天,又複俯望澤國。

舍七問曰:“何故觀天?”

雪黎曰:“今見淵路中開,劫火將落,狀若紅蓮。”

舍七又問曰:“何故觀地?”

雪黎曰:“今識世上之情,方知己命由來。”再不複語,卻引十三巫俱過伏龍河,直往東海之濱。

諸人到得海上,但見浪峰迭峙,雷霆裂空,天河傾落,其色黑濁如泥。海麵生一巨渦,浩瀚廣蔚,幾近城郭。渦眼深陷水下,湧得汩汩紅泉,直如血漫汪洋。

雪黎駐下黑馬,臨渦而觀。舍七與之共乘,亦望身下光景,唯覺渦眼幽邃深譎,久視則生諸般亂念,心中終是忐忑。但念得今日已來,終是振作精神,謂雪黎曰:“此渦形勢古怪,料想其下即為大墟。我等不知裡頭深淺,弗如由我先行一探。”

雪黎曰:“不可。”便自翻身下馬,欲得獨落渦中。方纔鬆下韁繩,卻聽天外一人呼曰:“巫王且慢!”舉目望之,見得天外風搖雲飆,色若流火,未幾奔至眼前,卻是一紅衣女道。其子手執靈燈,身遊刀劍,正是赫月道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