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49 神人爭鬥進退難(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49 神人爭鬥進退難(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雪黎初見兩柄刀劍斫來,也未如何唸咒施法,隻將馬韁往旁一牽,化了幻影般移出三丈,曰:“既不喜歡食魚,倒也不必發火。”78中文全網更新最快

www.七8zw.cδm

赫月聞言,初道是對方有意尋釁,但觀其語態自然,殊無矯飾,卻不似裝瘋賣傻,倒像生得野地,不通人心。當下且不與之置氣,顧自提燈吹火,將那黑馬團團圍了。

雪黎初時亦不理會,待得火近衣衫,方纔以目相望,視處火色消隱,幽光舞動,粼粼如水波乍起。任是紅蓮肆狂,亦不得沾衣著發。

赫月見此神通,心下亦甚罕之,計曰:“這般奇技,卻是尋常大巫施展不得,此人當是雪黎不假。但觀其應對,全賴一雙奇目,倒和那女傀有得幾分相似,頗是可疑。且看他除了眼目,可有旁的本事。”

當下便念法訣,引得火海變化,作來一個離火幻心陣。隻見得:百朵金蓮由天降,千道瑞光漫空搖。赤樹藍花香浮動,白霧青煙翩蝴蝶。百八天女焰中現,尺二玲瓏掌上舞。曼舞輕歌恍心魄,華容婀娜斷人魂。

原來赫月乃是乾元親傳,除卻一身離火本事,諸般道術亦是學得。雖不若昊陽神通高絕,卻也未輸十二真仙。蓋因真火威力已足,不消旁的錦上添花,又是修行日久,漸悟返璞歸真、大道至簡之理,乃將諸般陣法、道術擱下不使,今日遇得強敵,難量深淺,方纔儘施本來手段。待得火中天女旋飛,將素劍呼來,使個碎影分光之術。

但見玉劍空中轉得一圈,化作百十小劍,蜂鳴四散,儘數落進焰幻天女手中。諸女手執寶劍,或叱或吟,或歌或挽,齊往雪黎刺去。又有朵朵金蓮飄落,俱為極陽真火;道道瑞彩扶搖,皆是銷骨極光;赤樹生藍花,中射雷霆紫電;青煙作蝴蝶,掀出罡風破金。不過彈指之間,便是祭出個神仙難逃的絕世殺陣,任是十二真仙攜來,十三大巫齊闖,亦難討得好去。

雪黎坐於馬上,望得漫天炫光彩影,縱有一雙通幽鬼目,總罩不得八麵周全,乃牽繩曰:“確是你手段好看。”

當下任憑黑馬騁躍騰挪,化了一道烏風,在那陣中閃躲。自己執韁安坐,卻不理會那炎刀火劍,隻把雙眼往赫月處一望。赫月亦知其鬼眼難纏,當即避目不視,又引來紅雲,將己身團團罩了。正想催得陣法變化,卻覺心魂沉沉,身骨浸寒,如落冰淵冬井。再看自己衣上,卻沾得粒粒晶沙,細如黑雪。

赫月修道千年,實已至返虛化境,但因根基受損,方纔滯步化神。其軀不比凡胎,早辟五穀糧,不受水火侵,一身硃紅裳,亦是靈法寶。今覺身軀寒墜,知是雪黎所為,忙是引雲疾飛,穿雲繞穀,以避鬼目。孰知衣上黑雪愈積愈重,終是侵得手足膚髮。

此物初沾皮肉,便是嵌筋陷骨,劇痛連心,勝似拿刀生剜。待過少時,手足俱覆其物,其苦勝於淩遲碾磨。赫月清定靈台,強自耐之,思曰:“此人巫術詭奇,竟得染我法身,確是未曾遇過的強敵。”試以焰心相抗,也止護得心首不害,彆處卻是驅解不得,一時彷徨無計。欲待催動陣法,先克雪黎製勝,卻覺元神木滯,運轉不靈,加之遠了陣眼所在,竟是指揮不得,唯得黑刀在旁護持遊走,時發振鳴,音聲急銳。如此熬得三刻,終是身寒徹骨,重不能移,迫得降下雲頭,坐地運功以抗。正在關頭,卻聽身後人曰:“原是一顆烈火心,難怪看去不清。”

赫月驚而回首,才知雪黎騎了黑馬,便在近處。其身片塵不沾,不知是如何脫得陣法,躡到一旁把她瞧了。她見對方如此,終知難得為勝,欲待止戈罷手,卻因下風在己,竟不知何能啟口。

正踟躕間,雪黎已至身前,曰:“今若不打,我便將你魂魄鬆開,你待如何?”

赫月答曰:“自不再同你為難。”

雪黎曰:“也不得燒了旁人。歌卻無妨,莫叫我唱便是。”當下又以目視赫月,瞬得幾瞬,頓時寒消雪化,複得法身自由。赫月一脫困縛,當即起身撤了陣法,召回素劍,還待上前相謝,又聽雪黎問曰:“可食魚葷?”

赫月大是茫然,不知他何故頻問此話,暗揣曰:“嘗聞他巫族逐水而居,又以水道喻應魂魄,可見其族崇水。而今屢叫我食魚,莫非他族中規矩,外客初來拜謁,便食魚葷,方得信賴?”她雖久不食人間煙火,但憑道心穩固,偶一破戒,亦自無妨修行,又唸對方身在主地,勝勢相饒,不便拂逆好意,乃曰:“如此多謝厚意。”

雪黎曰:“也無厚意,本煮得多了。”乃騎黑馬在前引路,赫月暗中觀之,見其神態一派天然,無得矯偽委蛇之狀,倒似嬰兒赤子,不識恩仇機心。心中千思百轉,暗曰:“掌教師兄語其通識幽淵,心性淡漠。如今看來,確然不假。斯人雖得一身驚世本領,卻也未行凶暴,恣性害人,料是生在野地,才得淳樸天真之性。”胸中怒氣乃消,亦生欽賞之心。

二人到得湖畔,舍七、當桑、戎湖俱在相候,迎麵見得雪黎無事,鹹露喜色。而看赫月在後,則皆心有餘悸,防備惕戒。赫月本非為鬥法而來,見狀故作不覺,上前見禮寒暄,又細說一路所遇埋伏,再觀三巫神態,俱是茫茫然不知其所指。正自狐疑間,雪黎遞一碗曰:“且食。”

赫月接碗相謝,試飲一嘗,不過尋常羹湯,未覺出奇。但聽舍七問曰:“那女道,你說道中屢遭埋伏,可得憑據?”

赫月亦知此事離奇,無奈黑鬚觸而化水,遺屍殘骸但得見光,也作飛灰湮滅,實無憑據可拿。正思慮間,便聽雪黎曰:“其言無謊。”

三巫既聞其語,知他素有辨魂識謊之能,便自信服。舍七乃曰:“既是如此,我等自去查個分明,不容此物在近侵擾。”赫月始才放下懸心,又將袖中竹筒付與雪黎曰:“此是我掌教師兄所書與你,今本為遞此信而來,幸不辱命。”

雪黎接得竹筒,因是上有三道靈符,開不得頂上封蓋。其人乃執筒身,以鬼目視之,俄而曰:“我曉得了。”便將竹筒還歸赫月,麵上不露聲色,難知喜怒悲歡。

三巫之中,舍七與他最近,平日相處,素無忌諱。見此情形,當即問曰:“書得何事?”

雪黎曰:“是族中事。”

赫月聞他此語,知乃其人族中陰私,昊陽既未相告,她亦不願竊得。正要尋個由頭引辭,孰知雪黎竟不避她,直言曰:“族中有大巫三人,勾連海外魔域,欲造天下大劫。那道人已知其名,叫我處置。現下無事,便去尋人。”

三巫聞言,自是駭之,赫月亦為所驚,當下消了離去之念,欲觀巫王如何收拾。卻見雪黎呼來黑馬,翻身騎上,緩往山外行去。舍七、當桑、戎湖在後,先叫族人收拾穀中,又取香草骨針,方纔各自乘了坐騎,追趕雪黎行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