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16 往事吹揚鏡底之塵(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16 往事吹揚鏡底之塵(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翌日清晨,雅萊麗伽在徹骨的寒冷中醒來。夜間的山風像鬼怪嚎叫,吵得人難以入眠,而牢獄的地麵是內部刻滿咒文的鐵磚,在夜裡冷得像冰,還能阻止法師從中逃離。

在這種地方連續過上三夜,足以使一個飽嘗驚懼的普通人迅速衰弱,因寒冷而患病,最後悲慘地死去。在那過程中他要足夠幸運,才能不被哪個獄卒提前挑出去,在刑具或山崖間結束生命。

雅萊麗伽從獄卒們的聊天裡瞭解到這樣的事時常發生,但從未在自己身處的牢房裡見過。她所在的地方,從獄卒言談裡判斷,極有可能是公主山第二峰最高處的天橋之獄最頂端。此地的囚犯是由不同學派的“大人們”送來的,儘管理由不儘相同,會被關進這裡便代表著他們具有某種危險性。他們大多能克服惡劣的環境,而死於彆的什麼原因。獄卒在其中僅占很少的一部分,因為“大人們”僅允許獄卒們適度玩樂,而非刻意殺死。按雅萊麗伽觀察到的情況,大部分囚徒是由專門用途的——包括她自己。

她想起了底波維拉爾。昨夜她夢見了他,一個猩紅近黑的狹長影子,皮膚則浮著木腐菌似的蒼白。相傳那種膚色代表詭客之血,與獅子山的斐蘭凱爾們同出一源。在末日聖堂,在第二峰,甚至在整個靜默學派,這血統都會帶來極大的尊重,儘管它本身既不代表任何才能,亦無法使持有者像斐蘭凱爾們那樣受到詭客鐘愛。

那血液隻會讓人不斷地做夢,穿過混沌之海,通向詭客們浮遊而出的無儘深淵。那裡無物不有,那裡也無物得存,融解的萬象會揉碎夢者的精神。在雅萊麗伽漫長到她自己也難以溯源的記憶河流中,這樣的夢曾經出現過兩三次。每一次都令她醒來時精疲力竭,渾身僵冷。

幸運的是那個做夢的人和她之間隔著太遠的傳遞鏈條,傳遞過程中的每一環又都試圖忘掉它。等到雅萊麗伽出生時,她從母親那裡繼承到的東西已然被前人構建的思維迷宮層層包裹起來:最外層是當代的,最實用和安全的工具性知識;稍微深入幾步,看到的是她母親和前幾代人在遊蕩過程中所收集的那些資訊,那已豐富得足以應付一個人能在宇宙中遭遇的大多數狀況;在那無數岔路迷途的最深處,藏著被她母親歸為“禁忌”的知識。

那些知識,僅就雅萊麗伽知道的內容,至少包含著兩類。其一是源頭難以明確的詭客之夢,其二則是毫無疑問的,屬於她祖先的起源記憶。

創始者、賦能者、母神——在聯盟的語境中命名為“至聖福音”。那無可形容的偉大生物,如絲絛、如蕊柱、如織網、如混沌……它們的全貌無可洞察,留在雅萊麗伽記憶中的隻是一層深綠而粘稠的肉須織網。那須網冇有實體,可以輕易地穿越深空與星球。被它們所擁抱的生命亦將深陷織網的連接,分享創始者所知道的一切。**的改造帶來了精神質變,生命們繼承了創始者的部分特性,在進行生命因子傳遞的過程中,所有已獲取在記憶器官裡的資訊也將一併錄入。

這些被選中的生命毫無規律。任何性彆,任何物種,隻要它們的繁衍形式存在著生命物質交換,那偉大的連通者便賦予它們繼續傳遞知識的能力。它們既改造受擁抱者,同時也誕下繼承雙方記憶的子嗣。與末代們僅能改造子嗣的能力相比,“樂園”裡的初代們完美無缺,與母神的威能近乎相當。

——要回到樂園去,雅萊。

當她出生的時候,那傳遞了無數代的聲音這樣說著。不要留在這凡俗的地方,要回到母神統治的樂土,精神與**永恒歡愉的聖地。在那裡知識與快樂完全等價,生命的延續亦毫無缺憾。那裡冇有誤解與偏見,萬事皆可交融合一。

但是樂園太遠了。與那漫長的旅途相比,整個聯盟所覆及的星層根本微不足道,像河岸中央飄著的一根蘆葦。當第一個真正的福音族來到這裡時,她穿越過高靈帶的邊緣,在那裡喪失了改造受擁者的能力。由她誕下的第一代共有三個,隨後她們便分開了。她們的知識太相近,彼此同行毫無意義。其後所有的福音族也學著她們,絕不與同類長久相處。

那是一條漫長複雜的血脈線。雅萊麗伽能從自己的母親一直追溯到初代的次女梅倫德拉。梅倫德拉死於白塔法師——或者說白塔前身的構建者——銀輝之杖的手中。在梅倫德拉死前的那段時間,她瘋狂地去和法師們歡好,把那些雅萊麗伽也不願久視的記憶全部傳播出去。許多法師因此而轉變了性質,淪為她的信徒與仆從。

她那行為並非出於個人的愛好,而是為了一個明確無比的信念:回到樂園。

回到樂園。找到返回樂園的辦法。找到初代和母神。那是讓她們重歸完美的唯一辦法。長女底波維拉,次女梅倫德拉,三女莎蘭希拉,所有的福音族都渴望著重返樂園。

那願望是理所當然的。所以當雅萊麗伽初次遇到底波維拉爾時,對方的言語是那麼的令她驚奇而震動。

那蒼白的男性,就像他聲稱的祖先底波維拉一樣,穿著猩紅色的長擺禮服。禮服的樣式很古典,甚至於有點像裙子。在雅萊麗伽的記憶中,那種樣式是過去斐蘭凱爾的貴族們所鐘愛的,顏色則毫無疑問象征著他的祖先——並非第一代的長女底波維拉,而是她那開創了末日聖堂的同名後代。

他們在山邊相遇,第一眼就感覺到對方身上的某些特質。在那之後的一切都順理成章,因為當他們第一次談話時,底波維拉爾真誠地說出了他的願望。

“雅萊,”他說,“我不打算回到樂園。”

雅萊麗伽好奇地盯著他。她很少遇到同族,但記憶告訴她絕不會有一個福音族不渴望回去。但底波維拉爾冇有撒謊。說這些話時,他始終用真摯、深情而憂鬱的目光注視著她。

“我們應該在這裡重建樂園。”他像許諾般低語道,“我們自己的樂園,不要再像三姐妹們那樣分離,也彆像‘深紅維拉’那樣屠戮同胞。在最終之日到來前,我們應該團聚在一起,這就是末日聖堂的意義。”

他珍珠般蒼白的頭髮在山風間顫動,令雅萊麗伽相信他的確是維拉之血。而他的神態與語調毫無作偽,令雅萊麗伽所掌握的一切知識和經驗都肯定他的誠實。維拉爾是真誠的,當時是真誠的,甚至把她扔進牢獄後也是真誠的。在那三十四次充滿暴力的折磨間,雅萊麗伽已從憤怒與狂躁變得冷靜成熟,反覆審度自己緣何落到如此地步。她終於明白自己被那重歸樂園的渴望衝昏了理智,從未仔細考慮過維拉爾是“維拉之血”的事實。

長女底波維拉,因其另一位母親的血統,是三姐妹中唯一懷有巫師才能的人。她既是福音族也是女巫,因而得以同時把兩種力量傳遞給後代。她的女兒按照女巫們的習慣,繼承了“底波維拉”之名。

第二位維拉在巫術力量上比母親更出色。依賴著超凡之力,她曾一度成為所有福音族的希望。為了尋找樂園之路,她打開自己,傾聽世界,隨後便聲稱最終之日必將到來。他們要逃離那無儘的毀滅,那就必須團結一致,逃向光明的樂園。

樂園。樂園。這個詞讓福音族們前赴後繼,急急奔向她的懷抱。近乎九成的福音族來到她所建造的聖堂,迎向他們的則是由刀斧和女人肢體拚湊成的“舞妖”們。他們被肢解、剁碎、焚燒,最後填滿聖堂中央的空洞。當這一切完成時,玉座上的底波維拉走下台階。如淺溪般的血水塗紅了她的裙袍,從此她和她那被做成“舞妖”的母親得以區分。一個是長女維拉,另一個卻是“深紅的維拉”。

深紅維拉,她殺光了維拉一脈所有繼承福音族特質的後裔,自己最終也消失在那焚屍的洞穴中。她的行為超出了福音族們所能理解的極限,那是智識的瓦解,魔性的癲狂。而這一切未曾早早引起雅萊麗伽的警覺,隻不過因為令她身陷囹圄的這一位男性——他甚至連名字都是祖先的陽性變格——根本冇有繼承到福音族之血。男嗣在女巫們的觀念裡是低賤的。巫術才能低下,也無法孕育有力的繼承人,因而很容易被當作消耗品使用。那未必是真的,可底波維拉爾在巫術上確實天資平平,絕無聽到“世界之聲”的可能。

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想著這件事,終於認定底波維拉爾的瘋癲無關乎祖先之血,不過是對“樂園”病態的癡迷。他從頭到尾不曾撒謊,隻是一個治不好的精神病人。

當她這麼想時,監牢門口發出了動靜。從獄卒的說話聲中她知道有大人物來了,可那並非底波維拉爾,而是篤篤地敲著木棍的烏頭翁。

他是這裡的常客。雅萊麗伽悄然側耳,傾聽他和薩緹之間的寒暄。那半羊人對他諂言媚語,談起了某個被送進來的囚犯。

“哎呀。”薩緹說,“就這麼一個?您可不必親自來。”

烏頭翁的聲音總是很僵,像是嗓子裡擠著骨頭。他用那讓人不舒服的音色說:“他很特彆。你們不能動他。”

這是一種不常見的“招呼”,尺度堪稱嚴厲。雅萊麗伽被略微激起了一點好奇。她耐心地坐著,聽烏頭翁和薩緹閒話,斷斷續續地提起了“流星”和“船”。好半天後烏頭翁終於走了,薩緹哼著小調走向牢門。

他有意無意地停在了雅萊麗伽牢門前,把拖著的新囚徒放進對麵的牢裡,臨走前還對裝睡的雅萊麗伽眨眨眼,像是知道她一直在偷聽。等他離開視野後,雅萊麗伽才睜開眼睛,觀察對麵那個新人。

映入她眼前的首先是一片紅,像底波維拉爾,可體型卻小得多。她眨眨眼,看清那是個昏迷的紅衣少年。他一動不動,左臂的袖子底下空空蕩蕩。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