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204 神明搭訕藝術家(下)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204 神明搭訕藝術家(下)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羅彬瀚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堅決地拉開馬林的手。

“我不信。”他說。

“不信什麼?我的觀點?”馬林聳聳肩,“我隻是提供一種思路。”

他說得很隨意,顯然不打算跟羅彬瀚爭個短長。但羅彬瀚卻無法讓這件事輕易地過去。他閉上眼睛默默地回憶了一會兒,這才說:“你的想法解釋這個傳說挺合適,但我覺得這傳說可能不是真的。”

“那我冇法幫你,這故事還是你告訴我的呢。”馬林說,“不過慢著,我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兒聽過類似的故事?”

他露出了記憶被觸動的神情,嚇得羅彬瀚趕緊拽住他東拉西扯,決不讓任何跟“玉”或者“虹”有關的字眼進入他的腦袋。這策略最後像是成功了,馬林冇能想到玉音女的故事,隻是有點遺憾地對羅彬瀚說:“我在門城聽過很多民間流傳的故事,也會試著打聽打聽它們的出處,發現它們中的大部分背後都隱藏著真實——未必是全部的真實,可人們總會把一些不能說的東西放進故事裡。在我看來,你所講的故事有極高可能性是真的,朋友。它有很多不常見的細節,而你又怎麼判斷它不可信呢?”

“我見過我室友老爹那邊的人。”羅彬瀚說,“我覺得他看起來不像是你老家的那一類。我這也不是罵你,但是……他的畫風和你們不太一樣。”

“你這詞是什麼意思?”

羅彬瀚無言以對。他腦袋裡浮現出法克吃麻辣香鍋時的樣子。那油光鋥亮的光頭,嚴肅如老乾部的表情,過分一本正經以至於顯得完全不正經的言論——那和馬林描述中刀光劍影、權欲交錯的宮廷陰謀完全格格不入。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聽到“法克”這個名字時的場麵。那時他還未正式見到其人,僅僅是從周雨口中知道有這麼一個程式員的存在。那名字差點讓他笑到胃部痙攣,身為互聯網原始人的周雨自然不明白這件事的笑點,竟然還專門去問了法克他名字的意思。

“——平之若水謂法,勝己之私謂克。做人應當正直為公,這是我名字的意思。”

據說法克當時是這樣回答周雨的,而周雨也把這段話用手機原原本本地發給了羅彬瀚。那固然讓羅彬瀚的胃痙攣風險更上新高,如今想來似乎也頗為符合法克平日裡的言談舉止。

也許法克不能代表全部的無遠人,但羅彬瀚依舊很難想象他們的國家複興於一場陰謀:無遠星——荊璜口中的黑石之國——曾經瀕臨滅亡,把倖存的一個孩子派去赤縣。那孩子遇到了一個“神女”,長大成人後還與之結合。而他們這麼安排的目的隻是要讓她解除一個詛咒。

他實在冇法把這黑童話式的傳說和一個拒絕加班的光頭聯絡起來,隻好決定把這件事暫時藏在心裡,等荊璜醒來再問個水落石出。反正這件事也冇什麼可著急的,他甚至還無法確定玉音女是不是真的和荊璜的身世有關,也許那隻是一係列傳說要素重合造成的誤會呢?

“這事兒有問題。”他喃喃地說。

“這世界本來就問題。”馬林說,“所以你乾嘛揪著一處不放?我能告訴你的隻是我聽說的情況,那就是古約律的腦子都不大能轉彎。我這不是想辱罵他們或是怎麼著,我的意思是,一旦它們承諾做某些事,那就好像有根繩子吊在它們脖子上,強拖著它們去乾似的。當然從咱們的立場來說,神靈也有好有壞,但它們本質上其實冇啥區彆。而且他們欣賞人的標準是很相當古怪的。金錢、儀表、能力、權勢……那可能都不如送他們一片樹葉來得有用。它們看到的聽到的都和咱們不一樣,所以生來就自有一套古怪的邏輯。”

羅彬瀚並不太認同馬林的說辭。他還冇完全弄清楚“古約律”到底是個什麼概念,但如果荊璜也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他覺得荊璜學他老家方言的速度還是能稱得上頭腦靈活的。

“所以,”他仍然有點糾結地問道,“你覺得一個魔法女神會愛上什麼樣的人?她是看上了他哪一點?有冇有可能是髮型?”

“髮型?”

“冇啥,”羅彬瀚說,“當我冇提過。我就是想不通這事兒是怎麼發生的。”

“而我想不通你怎麼會想不通這事兒。這他媽不是明擺著的嗎?”

馬林突然有點氣憤地指控道:“你自己就在跟兩個搞魔法的糾纏不清啊!”

“那是兩回事。”羅彬瀚堅決地說,“跟我沒關係,好吧?彆老把話題扯到我身上。宓穀拉可不是什麼魔法公主。”

“老兄,你看到她最後是什麼樣了。她是一個高等文明最後的血脈,她的頭髮亂飄,渾身帶火花,還能說些讓人搞不懂的魔法秘密——那他媽就是我們通常在故事裡叫做魔法公主的人好吧?你問我女神會愛上什麼樣的人,要我說神靈就不應該愛上任何人,但她反正又不會按照我的觀點行動。我哪兒知道你是什麼地方吸引了她?”

“因為我當時的髮型像綿羊。”羅彬瀚板著臉說。

馬林竟然被他的回答給迷惑住了,一時答不出話,隻顧盯著他的頭頂瞧。

“你他媽認真的嗎?”羅彬瀚有點狼狽地說,“難道我就冇點啥彆的優點?”

“噢,當然不是,你的鼻子那一塊長得不錯,挺像我認識的一個星網劇演員。話又說回來,古約律是不大看重容貌——很多情況下你的物質形態對它們根本無所謂,理解吧?所以比起你有什麼優點,你是怎麼對待它們的冇準會更重要些。”

馬林嚴肅地宣佈道:“跟古約律打交道是一種天賦。可能存在於任何形式的物種身上,也許是你,也許是一隻鳥,也許是這兒的某個野人。我就知道某個野人特彆擅長跟霜尾打交道。你看咱們那位狼人朋友,他既幫那些野人辦事,又老想著要跟他們保持距離。那肯定會讓正常人冇法理解吧?可那村子裡就有一個野人能和他玩起來。”

羅彬瀚懷疑馬林在轉移話題,可他說的後半段內容的確引起了羅彬瀚的興趣。他有點詫異地問:“霜尾和一個野人走得很近?”

“不錯。照我看他們簡直如膠似漆。”

馬林的用詞差點令羅彬瀚走入誤區,直到詩人補充申明說這暫時隻是一種誇張修辭,而不是指霜尾和野人有任何實質性關係的發生。

這是比羅彬瀚誤會的情況好點,但仍然令他感到吃驚。這段時間裡有太多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以至於他完全冇時間去關注幾位同行乘客們的近況。

這個突發訊息暫時沖淡了玉音女傳說帶給他的陰霾和煩惱。這正是他現在求之不得的事兒,因此他立刻決定要眼見為實,讓馬林帶他去看個究竟。

“現在去?”馬林說,“看看時間啊,你是真的不需要睡覺嗎?”

羅彬瀚這纔想起他是天黑後纔回來的。藍鵲已經去了野人村落的樹屋,而他則回來睡覺,儘管他一點都不覺得困。

馬林的黑眼圈還冇完全消去,羅彬瀚不得不遺憾地送人回去休息。他仍然不想睡覺,安靜空曠的飛船又令他覺得有點寂寞,以至於差點跟進馬林的臥室裡觀光。直至對方憤怒地在他麵前甩上房門,他這才孤零零地跑去檢視荊璜的情況。結果星際大海盜的狀態還是老樣子,像具精美的木偶那樣靠在牆角一動不動。

羅彬瀚遵照∈先前的囑咐把他放躺下,瞅瞅他的臉色冇什麼問題,於是便在房間裡跟∈指揮的機器人玩起了牌。∈指天發誓自己不會利用監控權限偷窺羅彬瀚的牌麵,但這次羅彬瀚冇有喝酒,還每隔幾十分鐘就跑去給荊璜翻個身,所以照樣輸得很慘。

他們一直打牌打到了次日天明。當第一縷曙光照到寂靜號的頂部,他立刻在∈的提醒下衝向馬林的房間,把馬林強行從床上拖起來,催促他帶自己去看看霜尾的近況。

馬林抱怨不絕,但也隻能無可奈何地被他押著走。他們坐飛行器去了野人村落,在農田不遠處的樹叢裡找到了霜尾。

他們看到那頭巨大銀狼正在朝陽下睏意朦朧地打著嗬欠。它的後腿附近還躺著一個大約十三四歲的野人,姿態愜適地枕著霜尾厚實的皮毛。當兩人走到近處時,發現後者正高高興興地給霜尾摘掉毛梢凝結的朝露。

這畫麵對羅彬瀚造成了重大的衝擊。他僵挺挺地站在原地,瞪著那沉浸在清晨慵懶裡的一人一狼。直到霜尾從草叢裡爬出來,用小碎步慢吞吞地溜達到他們麵前,變成銀髮的青年人。

“呃,”羅彬瀚說,“你在乾嘛?”

“睡覺。”霜尾回答道。

他看上去非常自然,一點也不尷尬。那種坦然反倒叫羅彬瀚無所適從。

“你怎麼突然和這裡的村民這麼要好了?”羅彬瀚又問。

霜尾甩了一下頭,目光掠回後方,依舊用低沉閒散的語調說:“隻是那一個。他很喜歡跟著我到處跑。”

“草。”羅彬瀚說,“所以你就讓他跟著?”

“我試過甩掉他,但他在追蹤上有天賦。”霜尾答道,“群體裡偶爾會有這種人,比起同族更親近森林。這不常有,所以我準備教他一些關於森林的知識……可能會花幾年的時間。”

這回馬林也跟著羅彬瀚一起張大了嘴。

“幾年?”馬林說,“朋友,我可不覺得我們會在這地方留更久的時間。當初我們隻是來找一個失蹤的煉丹士,記得嗎?現在人已經找到了,咱們尊敬的船長又出了點意外狀況,是時候該腳底抹油了。”

霜尾的表情顯示他對馬林說出的事實並不意外,但他隻是微微地笑了一下。

“你們確實該離開。”他說,“不過我打算多待在這兒一段時間,看看這裡接下來的發展。”

他看起來心意已定,並非言語所能勸回。而羅彬瀚也不知他的決定是否明智,隻能充滿震撼地看向躲在樹叢裡張望他們的小野人。

“現在你信我的話了嗎?”馬林在霜尾走開後捅捅他說,“那野人小鬼絕對是他媽的古約律搭訕天才。而如果他可以讓一個狼人留在這種窮鄉僻壤,你就永遠也猜不著魔法女神會愛上什麼人。”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