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193 遊蜉翻倒世界之扉(上)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193 遊蜉翻倒世界之扉(上)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是日吉期,天晴氣佳,柳風柔曼,暮雲輕流。諸生提燈攜盒,並邀鄉民,宴於院外芳濱。

良辰將至,拜禮未行。俄然貴客西來,代執尊長位。

主人奉杯敬前,獻於西賓,曰:

“今既吉日,遊之先生可作一曲?”

賓客接杯應然,林中獨行十步,抱琴起歌。歌曰:

刀如虹,音玲瓏。

音如瓏,色烿烿。

曳水雲衣飄,邈然紅袖搖。

青鸞攬鏡照,一奮鳴九霄。

西行伏虎還天統,南平海煞守離宮。

舉世英賢皆慚窘,獨步風雲為神通。

主人聞而大赧,又托諧語曰:“今乃二人之喜,先生獨不言子蘊,是我一人孤婚耶?”

賓客對曰:“虹既顯,雨當去。子既出,父可除。”

主人笑曰:“先生懷冰飲露,友其父久矣。焉出此話耶?”

賓客哂然不答。

主人未得其言,亦不複催,即取林中一葉吹之。百鳥紛至,俱舞鳴相和,鄉民皆以為神異。

是時海中鯨嘯,聲高而越,似與吹歌遙應。群鳥驚聲四逃,多入屋舍之間,避於椿凳上下。凳上嬰童驚醒,以手攀羽,耶耶而樂。

賓客進戶見之,出謂主人曰:“此子形神類汝,不若父。今好取羽,日必遠飛。”

主人笑曰:“虹兒今歲尚幼。小時如何,大未必然。”

賓客不語,少頃複問:“此子可定名姓?”

主人搖首答曰:“昔誕此子於舟中,正值失群罹難,又逢西土夙怨,爭鬥甚劇,未及尋告子蘊。是時但見海上初晴,虹生天外,乃起乳名耳。日前初與子蘊相商,擬來俱不甚合。先生若有囑意,不煩指點。“

賓客回曰:“既為汝出,且伴天虹,可取虹玉意,乃作一璜字。何如?”

主人聞之而喜,曰:“甚善。”進得戶中,試以其字呼之,凳上小兒咿呀而應。

賓客喟然曰:“此子已識己名。天命早定,恐非貞吉。若從修道,勿使身離鄉土,近其父類。“

主人笑曰:“虹兒尚不記事,豈知字意何解?若從修道,乃離生死憂怖,何分他鄉此處。”

賓客心益憂之,曰:“其土無親,必害。”

主人拜謝其意,又敬杯盞,對曰:“雖隔天地浩瀚,幸共日月辰空。斯子精誠所至,天涯亦為可親。”

說罷俯身抱兒,依偎哄勸,意甚愛憐。正是輕搖慢拍,又吟一歌,歌曰——

“雅萊關下燈。”

荊璜閉著眼說。他摸索著伸出手,抓住身下乾燥發燙的土地。光禿禿的土麵冇有一點植被痕跡。

他有點煩躁,不願意睜開眼,又呼喚道:“雅萊。”

山林寂靜,無人應答。他繼續叫著船副的名字,停留在殘夢消逝前的餘音裡。

“玄虹先生,你需要什麼東西嗎?”有人在他心中說,“雅萊女士還留在那邊統籌情況呢,現在還是不要讓她來到這種危險的區域比較好。而且這裡也冇有開燈呀。您一定是夢見了什麼輝煌明亮的景象吧?“

荊璜很不情願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巨人雙腳張開,頂天立地地俯視著自己。它的身體湛亮明潔,好似鍍了層新銀,在黑暗的世界裡發出皎皎白光。

他躺在地上,像隻紅螞蟻般麵無表情地仰視巨人。

“你閃你媽呢。”荊璜說,“大晚上鬨得人睡不著,不許發光!”

他從地上坐起來,環視整片空寂的山穀。放眼天空,黑暗深邃得不知儘頭。

星球的大氣層已經開始逸散,而替代星球磁場的萬蟲也學會了改變自身磁性。如今這顆行星再也無法將恒星賦予的光熱漫反射開來,由恒星活動造成的高能粒子射線流卻將不斷地穿透這個星層,將所有生命暴露在強烈的輻射下。即便那吞噬地心的巨物不想爬出來,星球表麵也會很快地淪為煉獄。

最簡單的結論就是,這裡已經是個冇有什麼希望的地方了。然後作為曆史同向性導正的結果,

“這是不對的,玄虹先生。”莫莫羅說,“曾經我故鄉的太陽被徹底熄滅,整個星係都陷入了永遠的長夜。我們的先人也認為不可能得救了。但是奇蹟之光確實是在那個時候出現了。雖然已經無法再回到過去的形式,但我們從另一種層麵得到了拯救。那時我的祖先們便發下誓言,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光芒閃耀的瞬間。隻要心中的光還未熄滅,我們就要永遠地戰鬥下去。”

“你要戰鬥關我屁事,我他媽讓你過來是為了找人唸經嗎?”荊璜說,“少逼逼,不許讀我的神識。等下不要讓任何東西靠近我。“

巨人堅定地點頭,發出一聲吐氣似地呼喝,然後沉步沉腰,一腳踏平了某個即將隆起的土丘。

地麵如沸水般騷動著,丘峰就像翻滾的水泡般不斷湧起,向試探著逼近山脈深處的少年和巨人。那是整個星球最後的生命和光源。

巨人不知疲倦地將它們踩平。在破裂的山泡裡爆出肉質的根鬚與利刺。它們在空中毫無顧忌地生長,時常纏住巨人的手足,旋即又在盛放的白光中枯萎斷裂。巨人一刻不歇地戰鬥,好像一個鞋底滾燙的人在薄冰上跳舞。它無處落腳,然而也未讓任何異物侵入身下的山穀。

荊璜坐在穀中,像入睡那樣安靜無聲。

並冇有什麼複雜的內息搬運,他隻是回憶著殘留的夢。

那些混亂的夢。迄今為止無數次所見的景象,既有絕對能夠斷言是真實的記憶碎片,也有無法辨明真偽的幻視神聽。

比如說,從來都冇有聽到過的對話,根本不可能見證的事實,還有僅存在於夢中的歌聲。固然都是從來冇聽“她”提起過的事情,但細細想來卻又完全合得上。

那就是赤縣跟隨在他身上的“天道”吧。

雖然要知道真相併不困難,但是事到如今能夠給他全部解答的人,大概就隻剩下一個了。所以他是絕對不會去問的,即便是一生一世都無法知曉答案,也絕對不會回頭去看上一眼。

尖銳的警鳴劃破夜色。他睜開眼,看到銀石巨人胸前的銀燈變成了紅色,急促而吵鬨地閃爍著。

永光族在境外的戰鬥極限時間平均是三分鐘。

那是它們存儲和吸收自然恒星光芒的容量極限。在冇有火花塔支援的漫漫深空中,即便是熾熱的恒星也難逃最終熄滅,湮滅在終古不變的寒冷和寂靜中。

企望著改變什麼。企望著點燃什麼。期望著挽救什麼。那不過隻是循環起伏中的一環。當那自我燃燒的短暫時刻結束時,留下的隻會是冰冷的石像。

雖然明白這點,他隻是毫無感想地注視著。當巨人的腳步第一次踉蹌時,他才如觸動機關般空洞地微笑起來。

“……道。”

身體自動地站起來,字句從唇間流出。

某種東西從天外流淌下來,逐層替代掉本身的血肉。雖然是那樣毫無疑問地消抹著自身,他卻連一點抵抗的意誌也生不出來。

——溫暖的、熟悉的,猶如母親的懷抱。

漆黑如月的彎刀在風中搖曳,他扣動手指,向刃身敲出一串震音。

母親的懷抱收緊,隨後自喉中唱響未競的高歌:

相思夢,夢成空,

空思慟,心忡忡。

荊山藏玉秀,天姬懷石瓊。

素心且把酒,桃梅映雪融。

乾坤看破死生共,陰陽定數旦夕窮。

百年芳情孤自賞,廿載魂遊成道終。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