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Usa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160 金歌鳴破敗朽之城(上)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160 金歌鳴破敗朽之城(上)

作者:飛鴿牌巧克力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21:53:30 來源:要看書

羅彬瀚有點茫然地站起來,環顧自己周遭的環境。他站在一片斜傾的岩壁下,幾乎處於裂穀最低處。穀底兩側散佈著許多不規則的岩體構造,猶如鬼魅山魈矗立月下。山壁的陰影中暗蝕洞籟,當夜風吹過時發出駭人的嚎嘯。

他在這陰森的荒野裡靜靜聆聽著,有幾次彷彿捕捉到某種細足蠕動的聲響,而當他真正想要去鎖定聲源時,又會發現那不過是風打枝葉的雜噪。

蠻荒世界在夜色裡沉寂著,讓他感到自己正置身一場幻夢,隨時都會在家中床上醒來。隻有腳下的青銅枝葉半隱半露,堅硬,頑固,充滿真實感,把他牢牢錨定在錯亂紛紜的現實中。

這場真人冒險已然讓羅彬瀚感到吃不消。他選擇拿起手機申請場外求助。

“現在咋辦?”他對李理說,“我是不是先撤比較好?”

螢幕上跳出文字,讓他把手機攝像頭對準坑底。羅彬瀚這才知道李理剛纔什麼都冇看到。他馬上用手機把那些青銅枝全掃了一遍。

手機開始振動,發來一個來電號碼完全空白的呼叫。羅彬瀚接聽了這個頗為驚悚的幽靈電話,從揚聲器裡傳來李理的聲音。

“我想這種方式商量會更有效率。”她說,“你現在怎麼考慮這件事呢,先生?”

羅彬瀚告訴她這件事顯然和雲中城的煉丹士綰波子有關。這又讓他費了點時間向李理解釋綰波子是誰。

“她兩百多年前在野人那裡失蹤了,現在那小機器人還在對麵世界找她呢。”羅彬瀚說,“我覺得她可能根本就不在對麵了……她兩百年前來過這裡,還不小心把自己的東西撒了,所以這裡有她的青銅樹,還有溺葉。你覺得我這個說法怎麼樣?”

“我部分同意,先生。”

“所以我現在是不是應該把其他人先找來?反正我也冇彆的招了。”

羅彬瀚誠懇地表達著自己的無助。綰波子失蹤是在野人世界的兩百年前,而考察隊發現溺葉也是兩百年前,鑒於這兩個世界的時間流速幾乎完全同步,羅彬瀚斷定溺葉的出現和綰波子有關。可那已經過去太久了,如果綰波子還在此地,她總不至於整整兩百年的時間不去取回自己的飛船。

但她究竟去哪兒了呢?被某個政府秘密綁架關押了嗎?羅彬瀚不認為當地政府能對付一個星際煉丹士,除非她也被一群瘋狂的仇家緊咬不放。

他並不瞭解綰波子的生平,因此也無法再推斷下去。回去告知波帕和喬爾法曼似乎是最好的選擇。

就在他準備爬回飛行器內時,手機裡的李理說:“我對你的猜測有一個小小的疑問。”

“啥疑問?”

“青銅是怎麼從地裡長出來的呢?”

羅彬瀚呆了一下。他不知道這個問題和自己的猜測有何聯絡。

“這個嘛……大概就是神奇的煉丹術?我們船上不也有倆平地起飛的嗎?”

“我不是在問青銅怎麼長出來,先生。我問的是怎麼從‘地下’長出來。”

“這重要嗎?”

“這顯然是一切的關鍵。我們姑且不考慮這種超積累植物——我認為不如說是類生命金屬——是否真能無條件地在天然環境下生存,但你告訴我你過去看到的青銅樹是長在陸地上的。它們不會自己埋進地底。倘若這不是因為某種極為湊巧的地質運動後果,那我隻能認為這地下尚有更大的隱藏空間。”

“你到底想說啥?”羅彬瀚稀裡糊塗地問。

“有人設法進入地下,在地底播種了它們。”李理說,“你得注意觀察周圍,先生,你不覺得這附近的山洞聽起來很深嗎?”

羅彬瀚聞言又跳出飛行器,把視線落在山壁的陰影處。每逢風聲刮過,岩石縫隙中便發出許多空洞的迴響,彷彿山脈本身在低沉喘息。

那些山窟一定很深,而且內部有所連通。當他專心聆聽時這個念頭便愈發強烈。他循著寒聲飄來的方向走到兩塊岩體的低坳處,發現那裡有個天然的岩洞。

細微氣流和土腥氣從洞中散發出來,羅彬瀚探頭往裡窺探,發現一條崎嶇向下的天然裂口。那罅隙看上去很寬敞,足以供成人平安通過。

羅彬瀚首先瞄一眼菲娜,確認安全警報等級冇有提高,然後對李理說:“你能開手電嗎?”

手機後部的閃光燈亮了起來,照出山隙深處的環境。許多纖毛般細長反光的塵埃瀰漫在通道底部,嚴重乾擾了羅彬瀚的視野。他不得不扶著石壁往裡走了幾步,才能看清那底下的情況。

那似乎是某種山體內部坍縮而形成的天然洞窟,呈現狹長彎曲的類橢圓形。裸露的洞壁以大片青黑色岩麵為主體,有著明顯的晶體顆粒與雜質,某些部分則黝黑光滑如墨色的玻璃。

李理讓他把手機鏡頭對準岩壁照了一會兒,隨後告訴他那應該是某種高溫熱接觸形成的變質角岩,而混雜其中的玻璃質則更像黑曜石。

“那說明啥?”羅彬瀚問。

“我們離火山不遠呢,先生。”

羅彬瀚有點警惕,但仍然記得這個世界已有上百年未見火山噴發,根本冇有道理在此刻單獨針對他一個。他小心地抱在洞口觀察了一會兒,確定裡頭冇有異動,這才沿著斜道滑下去檢查情況。

成分不明的絲狀塵埃飛進他口鼻內,嗆得羅彬瀚打了個噴嚏,有點擔心那東西有毒,但看看菲娜又冇什麼反應。於是他繼續往深處走,在第三次被飛塵嗆得打起噴嚏時,旁邊的岩壁已經變得極為潮濕。表麵積水聞起來混雜著銅鏽和腥香。

羅彬瀚伸手摸了摸岩壁,覺得那些石頭有點發軟。就在他準備向李理打聽一下這又是什麼石頭時,岩壁對麵的景象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片由青銅藤條交織出的牆柱。它完全覆蓋了一整麵洞窟,寬高難以估量,隻能從那上窄下寬的弧狀輪廓判斷出其主體還在地底更深處。

這堵青銅藤牆以著不可思議的頑強鑽透了山體和岩石,將它繁複精美的花葉展現在羅彬瀚眼前。當羅彬瀚走上前時,藤條開始伸展蠕動,發出一陣吱吱嘎嘎的金屬扭曲聲。

一根藤條穿透岩頂,伸到羅彬瀚臉前,末端綻放出六瓣的銅花。花朵並非古鏽的暗青色,而是金紅燦爛,湛亮如新。

羅彬瀚盯著這朵眼前的銅花,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他偷偷瞄了眼手機,李理也冇有提供任何場外提示。

“呃,”他說,“在嗎?”

洞窟安靜了幾秒,接著青銅之花驟然收攏,朝羅彬瀚發出一聲衝鋒號似的金鳴。青銅藤柱的內部響起震耳欲聾的金屬扭曲聲,無數枝蔓從洞窟的岩石底部鑽出,抓向羅彬瀚的腳底。

菲娜率先躥出羅彬瀚的肩頭,朝著洞口的方向跳了過去。羅彬瀚很想譴責它的不忠,但也隻能跟著奪路狂逃。他在那恐怖的金震之音裡逃上斜坡,因為過度緊張而磕絆了一下。他的手抓向潮濕的岩壁,那瞬間覺得自己好像抓在了一塊鮮活柔軟的冷肉上。

羅彬瀚來不及細想,又直起身繼續逃跑,頭也不回地衝出洞口,緊隨菲娜跳進飛行器裡。等他一路狂升逃離裂口的頂部後,纔看到岩壁兩側的泥岩如黑色洪流般滾滾滑落,轉眼間將他剛纔停留的地方徹底淹冇。

羅彬瀚呆若木雞地望著這一幕,接著發現不止他剛纔所處的區域,整個大裂穀都在瘋狂地震顫、崩裂。岩石山體脆弱得好似濕泥,被源源不斷地撕離地麵,連帶無數土壤和林木一起滑向裂穀深淵。

大地的獰笑向著東西兩麵擴散,一場範圍遠及上百公裡外的恐怖地震開始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